非主流中文网 > 枕上甜妻:冷情老公太危险 沈麦麦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母女的交谈
    花园里,沈麦麦一直很耐心的听着薄情和薄月亮的谈话,看着他们相处的自然而有愉快的样子,不由得想到了她们的父女天性,或许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她能够这么轻易的接受李东来他们的原因。目不转睛,而又有些呆滞的看着远方,沈麦麦觉得她的心里空落落的,没有着力点,其实是很难受的。但是她又不知道原因,只能任由这种情绪,在她的心间蔓延。

    “妈妈,你是在发呆,还是在伤心呢?”

    虽然薄月亮有一点儿小小的不愿意,但是她还是从薄情的身边离开,跑到了沈麦麦的身边,扬起了小脸,很认真的看着她。

    “嗯?”感觉到有人在拉扯自己,沈麦麦微微一愣,随即低头,看着已然站在自己面前的薄月亮:“看你的头上都有汗渍了,是不死累了,来坐在妈妈的身边。”

    “不是汗渍,是水!”薄月亮并没有坐到沈麦麦的身边,而是很为难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扭捏着开口道:“妈妈刚才都还在和我还有爸爸说话,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却呆呆的,闷闷的,是不是不高兴月亮了。”

    “怎么这么说?”微微一顿,沈麦麦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薄情,看着他对着自己耸肩的模样,移开了视线:“我什么时候不高兴月亮了。”

    “所以说妈妈并没有因为外公的事情不高兴?”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薄月亮顿时笑的眉眼弯弯,忍不住上前,用力的抱了抱:“我就知道,妈妈最喜欢月亮了,一定不会逼迫月亮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沈麦麦诧异的看着薄月亮,还来不及反应,甚至都还来不及说话,只见她一溜烟的酒跑远了。

    薄情看着沈麦麦惊讶而又吃惊的模样,无声的笑了笑,自若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柔声的道:“月亮是小孩子心性,不用太放在心上。”

    尽管薄情这么说,但是沈麦麦可没有他说的这么轻松:“月亮似乎并不愿意接受他。”

    “我不这么认为。”

    “嗯?”听到薄情的话,沈麦麦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道:“你别在那里说些话来安慰我,我有眼睛。”

    “你难道没有听到月亮刚才称呼爸为什么?”薄情挑眉,看着平时都很聪明很敏感的她,现在却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煞是可爱,忍不住在她的脸蛋上吻了吻。

    沈麦麦眨了眨眼睛,再次的眨了眨眼睛,呆呆地看着薄情,忽然危险的眯起了眼眸:“你是故意这么说,来占我的便宜。”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我可不是这样的人。”薄情解释道,只是他发现,沈麦麦看他的眼神依旧充满了质疑,不由严肃的再一次申明:“麦麦,其实你还是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一般从不占人便宜,除了你。”

    “哼!”

    “我一般占便宜都是光明正大的,不需要故意做什么!”薄情怕沈麦麦不相信,一边说,一边点头道。

    沈麦麦明显不相信薄情的话,审视而又狐疑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道:“不管你怎么说,但是你不可以再随便的碰我,要不然……我……我……”

    “你什么?”

    “我会逃的。”沈麦麦说的很小声,但是说的却是真心话:“我是真的没有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可以亲密到旁若无人随便的做一些亲密小动作。”

    薄情神色一凛,眼中的受伤一闪而过,很快的恢复了:“可是,有的时候我情难自禁。”

    “如果你真的打心底里喜欢我,觉得我是一个可以让你珍视的人,你可以的。”沈麦麦说的肯定,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开口道:“话说回来,你赶紧帮帮忙,让月亮接受爸。”

    薄情深深的看着沈麦麦,许久,才移开了视线:“刚才你或许是没有注意,她管他叫了外公。”

    猛然一惊,沈麦麦惊讶的看着薄情:“有吗?”

    “有的!”薄情想也不想的开口,缓缓起身,却不再看沈麦麦:“我要去书房处理一点儿事情,正好,这里就只有你还有月亮,你们母女间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月亮?”疑惑的看着薄情,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远处正在采花编花环的,不就是薄月亮?

    等到沈麦麦回神,终于能够运转大脑的时候,看向薄情,只是身边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沉默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最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的走到了薄月亮的身边。

    “小雏菊,你这么漂亮,我把你采下来编成花环戴在我的头上,我们一起漂亮。”薄月亮眉眼弯弯的,摘采下了几朵小雏菊,准备转身的时候,不想正好对上了沈麦麦的视线,糊的睁大了眼睛,满满的都是慌张:“妈妈,你怎么悄无声息的就站在了我的身后,你吓到我了。”

    沈麦麦缓缓地扯出了一个微笑,看着薄月亮道:“你会编花环?”

    “妈妈,你果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编花环的本领还是你教给我的呢。”薄月亮嘟起了小嘴,看了眼沈麦麦,随即低头,专注的盯着她的花环。

    “月亮,妈妈和你一起编花环好不好?”虽然是在征求薄月亮的意见,但是沈麦麦已经自己坐在了地上,用着薄月亮花篮里的花朵,研究起了花环。

    “好。”薄月亮灿烂一笑:“妈妈,我喜欢小雏菊。”

    “好。”一边进行着手上的动作,沈麦麦一边试探性的开口道:“月亮,妈妈问你一个问题,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爸爸?”薄月亮皱了皱眉:“有的时候是好人,有的时候是坏人。”

    本能的挑了挑眉,沈麦麦诧异的看着薄月亮,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能告诉我原因吗?”

    “爸爸喜欢我的时候对我特别好,可是有的时候还是很忽略我,不过你们大人不都是这样吗?有自己的事情做,有自己的私事要忙,很自然的,像是我们这样的小拖油瓶看起来就很不显眼了。”薄月亮将她自己觉得不满意的花,捡出了花篮,眨了眨眼睛,抬眸看向沈麦麦的时候,发现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我的脸上是有东西?”

    沈麦麦移开了视线,缓缓一笑:“没有。”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尽管薄月亮现在有事情做,她自己也有事情做,但是沈麦麦本来心里就是有目的的,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平心静气,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她不由放柔了声音道:“月亮喜欢妈妈吗?觉得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妈妈,你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薄月亮不再编花环了,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沈麦麦道:“我喜不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

    不等沈麦麦开口,薄月亮继续道:“我要是不喜欢你,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就不会这么伤心,或许你都不知道,我都瘦了。”

    看着薄月亮委屈的小脸,听着她快要哭泣的声音,沈麦麦心中一疼,慌忙的伸手摸住了她的小脸:“你现在都瘦了,那么以前是?”

    “妈妈!”薄月亮生气的跺了跺脚,嗔怒的瞪着她:“你变坏了。”

    “好啦好啦,别生气,妈妈知道了。”将薄月亮抱在怀里,沈麦麦本能的在她的脸上吻了一口:“说来,有件事情,妈妈很想和你商量一下,我的月亮也是个小大人了,妈妈必须要尊重你的意见。”

    “好吧。”歪着脑袋,薄月亮想了想,睁大了眼睛看着沈麦麦:“我确实是大人了。”

    “你的外公,也就是我的爸爸,她……”

    薄月亮瘪了瘪嘴,瞥了眼沈麦麦,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谈话:“我就知道你要和我说这个。”

    沈麦麦一愣,她的意图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妈妈,其实有的时候你不聪明!”薄月亮认真的看了沈麦麦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外公我不是不喜欢,只是我不喜欢你那么快的就和他在一起,毕竟……哎呀,我也说不好,总之就是太快了!”

    “傻孩子!”看着薄月亮越说越苦恼的模样,沈麦麦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怎么会太快了呢?妈妈之前是什么样子,你应该最清楚,好容易才找到爸爸妈妈,虽然或许她们以前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是那毕竟是以前的事情,如今他们人也开始老了,倘若我还把多余的时间用到埋冤,愤恨上去,那么多浪费时间呀,是不是。”

    “妈妈,我的道理没有你多,但是我还是觉得不能这么快。”薄月亮伸手握住了沈麦麦的手:“外公什么时候知道你是他的女儿的呢?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了,为什么你受了委屈,都不来帮你。”

    沈麦麦一愣,下意识的认真而又仔细的看着薄月亮:“你这丫头,不仅想的多,做的也多,要不是真的知道你是个小孩,我都要以为,你长大了,是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