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枕上甜妻:冷情老公太危险 沈麦麦 > 第八十八章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沈麦麦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那么的任性。昨晚她竟然心头一热,带着月亮就离家出走了。

    沈麦麦低头看着怀中熟睡的薄月亮,再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

    随便的找了个巴士,也没有问这里是哪里,只是在终点站下了车,看样子像是郊区。

    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吻着郊外泥土的芬芳,沈麦麦的心情也跟着明媚了起来,这一次,沈麦麦还闻到了自由的气息。

    抱着薄月亮,沈麦麦选择了一条小路,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爸爸,你吃这个馒头,这个可是我做的。”

    一阵稚嫩的声音在沈麦麦的耳边响起,沈麦麦不由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小男孩亲密的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笑看着田间的爸爸吃早餐。

    好不温馨的模样。

    “妈妈,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就在沈麦麦看的出神的时候,薄月亮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意识,沈麦麦低头看着薄月亮,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好长一段路,索性将薄月亮放在了地上,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面包和牛奶。

    “月亮先吃点儿东西,妈妈还没有想好去哪里。”

    “那是不是我吃完了,妈妈就知道了。”薄月亮一派天真的开口道。

    看着懵懂而又纯粹的薄月亮,沈麦麦点了点头,看向远方。

    其实哪里有什么地方是真的自由而又纯粹呢?

    沈麦麦忽的笑的有些苍凉,说实话,世界之大,可是仿佛却没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容身之处。

    福利院、薄家……

    沈麦麦将手放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

    “妈妈,我们回去吧,前面看起来就是树林了,我们去里面是野游吗?”

    感觉到薄月亮牵住了自己的手,沈麦麦看向前方,确实像是一片树林点了点头:“我们回去。”

    如果没有薄月亮在,沈麦麦觉得她很有可能放逐她自己,可是有她在,她却不能,她凡事都要先为薄月亮考虑的。

    往回走的路比来时的路有趣的多,薄月亮醒了,自己走走停停,倒真的像是出来野游一般。

    “妈妈,爷爷也有一辆那样的车,坐着可舒服了。”薄月亮忽的停下,指着不远处停着的车道。

    沈麦麦看了一眼,是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

    “好了,小月亮,我们赶紧过去搭乘巴士,不然午饭可就没有了。”

    “妈妈不要骗我,背包里都是我的零食。”

    沈麦麦笑看着薄月亮嘟嘴卖萌的模样,自然是听出了她的外之意,即便是不吃午饭,她也饿不着肚子的。

    “背包里不只是有零食,还有衣服,你看这么小的一个空间,可以装多少呢。”

    薄月亮定定的看着沈麦麦,瘪了瘪嘴,往前走。

    沈麦麦没有想到,她才刚上马路,劳斯莱斯幻影家长版的车门便打开了,但是沈麦麦并没有注意,直到从车子里走出的人,下车,叫住了她。

    沈麦麦回头望向叫住她的人,一席笔挺的西装,略带花白的头发,看起来像是个慈祥的长者。

    顿了顿,沈麦麦不确定的开口道:“你是在叫我?”

    男子打量着沈麦麦,点了点头道:“带孩子出来玩儿身边应该多一个人,这里毕竟是郊外,你一个女孩子家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儿,遇到危险怎么办?”

    沈麦麦微微一顿,虽然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好心,他说的也有些道理,可是这貌似不关他的事情吧。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先离开了。”

    “这里位置那么偏,你要去哪里?”男人皱眉,开口道。

    沈麦麦尴尬的笑了笑:“这位老人家,我并不认识你,似乎我的事情也不该你管。”

    男人蓦地冷了脸色,看着沈麦麦的神情变了变:“上车,我送你。”

    沈麦麦摇了摇头,将薄月亮往自己的身后藏了藏,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道:“我并不认识你。”

    “我不是坏人。”男人不喜欢沈麦麦现在看他的样子:“我不会伤害你。”

    薄月亮小心翼翼的从沈麦麦的身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道:“一般坏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的。”

    男人将视线从沈麦麦的身上移到了薄月亮的身上,冷峻的目光柔和了一些:“薄情的孩子?”

    沈麦麦越发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期然的,上一次她看电视,说是有人专门绑架富商和他的家眷,借以在生意场上威胁他。

    沈麦麦猛地将薄月亮抱在了怀里:“薄情并不喜欢我们。”

    男人皱紧了眉头,看着沈麦麦。

    薄月亮定定的看着沈麦麦,眼睛里开始蓄满了泪水,果然,爸爸不喜欢自己和妈妈,要不然妈妈也不会带着她离开。

    一想到这里,薄月亮无声的哭泣起来。

    沈麦麦看着薄月亮泪流满面的小脸,心疼极了,但是却也不能现在跟她解释什么,毕竟眼前的男人才是最危险的。

    “是因为你是福利院长大的孩子。”男人说的笃定。

    沈麦麦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人道:“你叫住我们,究竟想做什么?”

    男人深深地看了眼沈麦麦:“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们边吃边说。”

    “我不要!”沈麦麦断然拒绝,转身想要离开,却不知道何时,她自己的身后多了两个黑衣壮汉,沈麦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抱着薄月亮的手紧了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吃顿午饭。”

    沈麦麦一瞬不瞬的看着说话的男人想要判断他话里的真假,说实在的,依照现在的情景看,自己似乎除了答应,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沈麦麦不由顿了顿道:“真的只是吃顿午饭?”

    畅悦酒吧

    薄情怒气腾腾的到了酒吧的时候,原以为会看见沈麦麦,但是环顾四周,似乎除了店员,这里就只有林依依和闵允楠。

    “**”薄情忍不住开始咒骂,尽管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不再去管沈麦麦,可是尽管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身体却快了大脑一步,等到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四处寻找沈麦麦。

    薄情这才发现,他对沈麦麦的了解真的是少得可怜,除了福利院就是畅悦酒吧,其他的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哟,稀客呢。不过薄总这么忙的人,怎么有空过来,还那么早。“林依依一边说一边看了眼闵允楠。

    薄情面无表情的瞥了眼林依依,继而看向闵允楠道:“麦麦有和你联系过吗?”

    闵允楠神色一凛,直直的看向薄情:“麦麦?你什么意思?”

    薄情看着闵允楠的模样,看样子他似乎并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来的时候他有想过沈麦麦有可能是带着月亮去找闵允楠了,尽管生气,但是还不算担心,可是看着闵允楠仿佛完全不知情的样,突然间,薄情有些心慌了。

    “没什么。”话落,薄情转身离开。

    闵允楠望着薄情离开的背影,突然上前了好几步:“薄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薄情站定,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沈麦麦把我的月亮带走了,我在找她。”

    这句话是说给闵允楠听得,也是薄情自己说给自己听的。

    “什么?”闵允楠脸色一变。

    薄情倏然转身,看着闵允楠道:“我找她,不是因为我在意她,而是我薄情的女儿,不是谁想带走就能够带走的,就算是她的母亲也一样。”

    闵允楠眸光复杂,掏出手机拨打沈麦麦的电话,可是打过去却显示已经关机。

    “麦麦应该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会不会去福利院了。”林依依看了看面前的两个男人,一个明显的着急,一个又明显的口是心非,叹了口气道:“麦麦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她身边又有小孩,不会走太远,你们不用太担心。”

    “你知道什么?麦麦是不是不懂事的人,可是她更不会选择离开,除非是有什么事情把她逼急了。”闵允楠忽的拔高了音量道。

    林依依看着突然对着自己发火的闵允楠,没好气的道:“闵允楠你够了,你有本事就别冲我发火,合着我还成罪人了。”

    闵允楠移开了视线,恶狠狠地瞪着薄情道:“薄情,你最好祈祷麦麦什么事情都没有,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话落,闵允楠不作停留的,几乎是快跑一般的,离开了酒吧。

    薄情看着离开的闵允楠,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林依依忍不住冷哼道:“合着我这里就成了你们撒气的地方,薄总,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您还是赶紧走吧。”

    薄情目光森冷的看向林依依:“麦麦真的不在这里吗?”

    “哈?”林依依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样的反应了,怒极反笑道:“薄总,您觉得我和闵允楠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

    “既然很好,那你觉得麦麦如果在这里,我会骗着闵允楠吗?”林依依直勾勾的看着薄情,眼中、语气里都充满了嘲讽:“薄总,你真的是因为月亮才这么着急找沈麦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