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的极品兵王老婆 > 第605章 内幕!豪奢!

第605章 内幕!豪奢!

 好书推荐:
    方帼治开门见山。

    吴杰和唐筱相视一眼,欣喜不已。

    “要什么东西?当然是能杀人的啊!你能提供是什么呢?能搞到枪吗?”

    方帼治摇了摇头。

    “枪械弹药是不可能的,这艘游轮为了确保贵宾们的安全,对这一点,查得特别严!”

    “虽然安保人员,和部分高层股东的保镖,是随身携带有!”

    “但是每天会有交叉检查,每隔四小时还会抽验,非特殊情况下,弄丢一颗子弹,那都是重罪,本人不仅要被撵下游轮,给他担保的,也要受牵连!”

    “曾经海因特尔的保镖,少了一颗子弹,虽然没有贵宾伤亡,他却又解释不清去向,便被直接撵下游轮,海因特尔还被罚了五千万美金!”

    ……

    方帼治话没说完,唐筱就摆了摆手。

    “开个玩笑而已,明晚赌局上,肯定贵宾云集,人那么多,我俩怎么可能用枪?”

    吴杰瞥了一眼周围,低声问道:

    “邮票,可以搞到吧?”

    方帼治当即点头。

    “没问题啊!我就是管理毒-品的,多少都能弄!”

    “游轮上每天都有客人去欢乐世界,虽然严禁私自带走,但又没搜身检查,谁管得住?”

    “可问题是,昆峎希这家伙,太小心谨慎了啊!”

    “刚刚你们也看到了,整场比赛打完,一百多分钟,他都不吃不喝。”

    “我就算给你搞到了邮票,你怎么让他服用呢?”

    吴杰笑道:“怎么动手,你就别管了,我只要一片就行!”

    “这不废话吗?几微克都能让人疯疯癫癫,一片的量足够让好几个人迅速兴奋致死!”

    稍稍一顿,方帼治摸了摸下巴:

    “半小时后,我给你们送房间去。”

    “你俩也可以多想想,还需要点什么,反正枪支弹药和刀具,我劝你们别要!”

    “为了确保安全,在很多你们不注意的地方,比如走廊花盆、电梯门等,都有探测仪器!”

    “类似于机场火车站那种安检机,在你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已经对你们进行了检查!”

    “身上藏了什么,基本都一览无余,而金属有特别容易被探测,所以趁早断了这念想!”

    ……

    方帼治的话,也算是让两人开了眼界。

    经过严格安检进入了游轮后,看似可以随心所欲。

    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规矩和安全防范。

    穿过的门廊、搭乘的电梯、走过的过道……

    很多地方,各种精密探测仪器,无处不在。

    想要夹带武器弹药刀具之类的,是根本不可能。

    只能带一些极不起眼的小东西,而吴杰想要的‘邮票’,就特别合适。

    体积小、重量轻。

    密封贴合在衣服上,就像贴了一片纸,仪器根本无法探测出来。

    商量一番后,便分头离去。

    而赌球厅内。

    那些重金押注俄罗-斯队赢球的富豪富婆们,正恣意狂欢庆祝。

    衣服裤子都不到扔哪儿去了,宽阔的足球场地,反而成了他们战斗场所。

    吴杰和唐筱一路闲聊足球,还有不到二十四小时,又有三场比赛陆续开打。

    大毒枭昆峎希已经赌瘾发作,所以接下来必然是一场更加疯狂的豪赌。

    这一次‘爆冷’赢了昆峎希,纯粹是运气好。

    谁都知道,沙-特队输球的可能性很大。

    但俄罗-斯队又不是什么传统强队,都以为会打出小比分,甚至赢得很勉强。

    可万万没想到,沙-特队惨被‘屠杀’,被狂灌五球。

    所以。

    这次赢球,是因为昆峎希太骄狂了。

    他猜测三个‘胜算较大’的小比分,就很是豪气的,让吴杰唐筱多猜两个。

    要不是他的‘谦让’,嚷吴杰猜了四比零和五比零的比分,也不可能赢钱。

    而明晚……

    三场比赛的交战球队,都是实力相差不大。

    到时候的玩法,肯定会很多。

    有管家荷月在,吴杰两人当然是要好好聊聊。

    毕竟……

    昆峎希可是游轮股东之一,而这些管家,说不定就会泄露情报。

    两人热烈讨论,这事儿就是要让昆峎希知道。

    让他相信,吴杰夫妇俩对明晚赌局兴趣盎然,引-诱他应战。

    要是两人赢了一亿美金,就商量着要走,那昆峎希还怎么参加赌局?

    当然。

    训练再好,也藏不住真情流露,荷月那眼神里的羡慕是根本藏不住的。

    更何况,吴杰有系统。

    查一下,就知道管家荷月,心存嫉妒了。

    能量点还不少,嫉妒一次也居然有好几十能量点。

    看样子,在这游轮上工作的管家,都比什么都市白领更能赚钱啊!

    这时候。

    天早就黑了。

    从赌球厅返回套房的路上,经过一道观景长廊。

    苍穹之上,繁星点点。

    超级游轮灯火璀璨,像是一座移动的不夜城,匀速航行在这无垠的海洋上。

    俯瞰下面的一层层甲板,除了巡逻的安保人员,没看到什么贵宾。

    这个时间点,最热闹的地方,当然是赌厅、格斗场、死亡游戏厅之类的。

    荷月见吴杰两人停留不走,便微微欠身,柔声说道:

    “这个时间段,正是也是夜间娱乐最丰富的时候,一般很少有贵宾回房休息!”

    “游轮上好吃好玩的地方很多,您二位要不要去体验一下?”

    荷月的意外之意也很明显。

    每人每天一百万美金,上了游轮那就尽情的去嗨皮,千万别停下来。

    算一算。

    一天也就八万六千四百秒。

    一百万美金也就是近七百万,折算下来在游轮上,每秒就得八十元。

    花费如此之大,怎么能用来睡觉(浪费)呢?

    “行啊!正好肚子有些饿了,去吃点儿东西吧!”

    唐筱身体痊愈之后,要持续恢复两三个月。

    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贪吃嗜睡,但每天饭量也不小。

    “好的!请跟我来!”

    荷月微微欠身,领着吴杰两人搭乘电梯,赶往游轮顶层。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来到了超级游轮的最高处,犹如登上了百米高楼大厦一般。

    顶层甲板之上,海风猎猎。

    露天餐厅经过特殊的围栏设计,改变了风向风速。

    可以让人在餐厅内,从容悠闲的享受烛光晚餐。

    虽然这烛光,其实是小台灯的暗红光芒。

    不过餐厅氛围极好,环境布置非常典雅。

    不仅柔和的钢琴音乐伴奏,还有极为奢侈的顶级美食美酒。

    比如肉质细腻、口感极佳的蓝鳍金枪鱼,口感爽滑、富有弹性的白金级鱼子酱……

    而且鱼子酱里,还特么真有黄金。

    纯天然无污染环境下生存的鲟鱼,生产下来的鱼子酱。

    经过打磨粉碎之后,与少量22K黄金混合,食用之后对身体极有好处。

    当然如此豪奢,一般都是欧洲中东皇室宴会上,或者超级富豪,才能得以品鉴。

    另外。

    还有个头很大、接近一米,只色彩斑斓的中华锦绣龙虾。

    重量超过两斤,蟹脚完整、体色淡黄、身体紧实有大量的蟹黄的五辉星松叶蟹。

    至于什么松露巧克力、神户牛柳、白松露之类的,更是应有尽有。

    不过……

    来这里用餐的贵宾,那都是非常优雅绅士。

    一边喝着顶级红酒和牛排,一边轻声细语闲聊。

    哪儿像吴杰和唐筱两口子……

    真是让荷月有些大开眼界啊!

    就跟普通民众吃自助餐似的,点了一大桌。

    三指宽的一小块神户牛柳,别人能切小了,一点点慢慢咀嚼品尝,吃上很久。

    可吴杰基本一口一个,唐筱也是毫不示弱。

    两人这是来干啥了?

    想要将每天两百万美金的费用,全给吃回本吗?

    不过,这些食材虽然名贵不菲,但那都是在外面高级餐厅里。

    像布仑号超级游轮,常年要提供这些,都是与供应商长期签约供货,价格相对便宜。

    想要吃回本,难度系数可不小。

    这不。

    吴杰和唐筱‘奋战’了许久,吃饱喝足之后算了算。

    就算按照市价衡量,也不过是才几十万美金而已。

    更何况,这艘游轮又不靠收保底消费赚钱。

    人家真正赚钱的,是赌场、格斗场等。

    就像今晚的赌球,抽成都赚不少了。

    嗝~

    一个响亮的饱嗝后,吴杰忍不住掏烟点着。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唐筱斜靠着真皮座椅,微昂着雪脖,眺望远方。

    辽阔的大海,无尽的星空。

    “怎么感觉,咱俩像是土包子进城呀?”

    吴杰扫了一眼桌子上,一摞摞的餐盘,忍不住笑道:

    “不过过日子,就得这么实在。”

    唐筱轻笑道:“对啊!什么斯文礼仪,都不过是虚头巴脑的排场而已,吃饭就得吃饱!”

    “以前在部队都是三三制,吃饭三分钟、洗漱洗澡三分钟,不喜欢细嚼慢咽、磨磨蹭蹭!”

    美眸偏转,唐筱瞥了一眼周围。

    “哎,你到底想好了没?明晚到底怎么动手?”

    “昆峎希他太小心谨慎,不吃不喝,还有保镖持枪贴身保护!”

    “我真是烧死N多脑细胞,也想不到该如何干掉他,还能全身而退!”

    吴杰弹弹烟灰,笑道:“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明晚见机行事!”

    “实在不行,把方叔叫走,哥想办法把这游轮给炸了!”

    唐筱一愣,讶然失笑:

    “开什么国际玩笑?知道这游轮上有多少富豪名流吗?”

    “你要真炸了,绝对会引起世界混乱,你就不怕被满世界的追杀吗?”

    吴杰哼哼笑道:“怕什么?只要你高兴,哥愿意得罪全世界!”

    唐筱红唇轻抿,眼神柔情的瞪了吴杰一眼。

    “讨厌啊你!说这么肉麻,人家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是吗?来,让哥摸摸看!”

    “滚滚滚!”

    唐筱赶忙起身躲开。

    这时候。

    荷月毕恭毕敬的走了过来。

    “请问您们还需要什么?如果不需要的话,我带您们回房,方总监说带了一位贵客,想要拜访您们!”

    吴杰摇了摇头,捻灭烟头起身,笑看了一眼唐筱。

    眼神交汇,两人心意相通。

    方帼治到底在搞什么?

    不是让弄‘邮票’吗?带什么客人来拜访?

    带着疑问,两人一言不发跟着荷月下楼。

    出电梯搭乘电动车直奔套房,隔着很远,便看到方帼治和一个身穿和服的老女人,正等候在套房门口。

    看到吴杰和唐笑,那老女人很远便九十度深鞠躬。

    乍一看,似乎是个曰本艺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