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四十章 消失的燕都

第四十章 消失的燕都

 好书推荐: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李阎深吸了两口气,裴云虎金丝眼镜后面的阴冷双眼,仿佛就在眼前。

    “今晚十三陵神道,我等你。”

    虎头大枪担在肩上,李阎右手五根手指往下一压,枪杆抽破空气,爆响出声。

    蹲在旁边的查小刀一抬头,好像听到什么,脸色阴晴不定。

    李阎恍然知觉,十一点半已经到了,但是……

    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指定地点在哪儿?真是明陵?”

    查小刀问道,看神色,他已经被忍土通知了指定对决的对手和地点。

    李阎刚想张嘴,耳边的声音姗姗来迟。

    “行走本次指定对决的地点为:明十三陵。”

    “你的对手传承为:魁。”

    “由于你的对手死亡,本次指定对决结束,你无法获得任何传承。”

    查小刀眨了眨眼。催促一声:“这还保密啊?”

    “裴云虎死了。”

    李阎脸色阴沉。

    查小刀先是一愣,随即喜笑颜开:“那我们岂不是……”

    他拉开阎浮事件内容。

    依旧是,不可回归。

    “这……”

    查小刀心中一乱。

    李阎的心中的滋味远比查小刀复杂。他跟裴云虎打的照面不超过两分钟。可是那张清秀又凶狠的脸,他却久久不能忘怀。

    相信对方也是一样。

    “接下来我的话,是针对一名叫做李阎的行走。”

    “我不会放过你。”

    “现在,我们两个都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看看我们谁先死!”

    呵呵……看来,是你先死了。

    李阎非但没有轻松,反而有些沉重。

    好像被来自四面八方,粘稠的黑暗紧紧包裹。

    世道二字,从来不是一人两人能盖得住的。

    不到最后关头,哪里知道鹿死谁手?

    身死名灭者如牛毛,角立杰出者如芝草,

    兔死狐悲,不过如此。

    他定了定神,对查小刀说:“既然我轮空了,那剩下的事就简单了,走吧,到了地方,你正面牵制,我偷袭。”

    查小刀古怪地看了李阎一眼。

    他对李阎的第一印象是凶悍,而接触下来,他发现李阎是个极为务实的人。

    务实得可怕。

    “我说李阎,你在咱们那里,是不是剑术教练?”

    查小刀试探地问了一句。

    “家传的功夫,我是做音像生意的。”

    “卖盘的?不太像。”

    李阎坐上摩托,冲着查小刀挥手示意,不料查小刀开口拒绝。

    “我自己能解决,你这么不放心那两个女人,就回去看看吧。”

    李阎搓了搓手掌,似笑非笑:“裴云虎这一死,我还真有点触头,你要是死了,我上哪找五千点阎浮点数去扣?”

    查小刀摇了摇头,叼在嘴上的烟卷上下抖动:“娘娘庙等我。”

    说着转身离开,嘴上的烟卷头忽明忽暗。

    显然,他也想到了某个悲观的前景。

    二十七个人,这是现在燕都城里,阎浮行走的数量。

    而今晚的指定对决之后,算上李阎,也只剩下了十四个。

    问题是,裴云虎死了。

    阎浮事件里“不死不休”的字样,却半点没有改变。

    如果找不到玉轴锦织,那么。这次阎浮事件,可能真的只有一两个人能存活下来。

    李阎一个转向,任凭道奇战斧飞掠过空旷的公路。

    忍土,怪奇,行走。

    杀死裴云虎的,无非就是这三种可能

    首先是忍土。

    看得出,忍土内部,也各有司职。

    指引行走,给出信息的忍土,可能连实体都没有,唯一的能力,是在行走的耳朵和眼前幻化出各种提示。

    而那部分有实体,具备强大战斗力的部分,则被裴云虎消灭殆尽。

    加上阎浮事件并没有被修正,那么,忍土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其实在这里,李阎也犯了个错误。

    裴云虎消灭的部分,是负责善后,调动资源的忍土,而真正的战斗部队。是被“任尼”消灭掉的。

    怪奇和镇压物,裴云虎死在白天,可能还是小。

    只能是行走了。

    李阎眼睛圆睁,怒啸的道奇战斧猛地刹车!

    “开什么玩笑?!”

    李阎眼前的外环公路,像是铅笔画被人轻轻抹掉似的,只留下了一片死寂的白色,像是肆意涂鸦。

    而车轮边缘,柏油路前面正是一片凄厉的白色,收费站,栏杆,冬青树,都被死白色肆意涂抹,李阎仿佛身在一卷不真实的画中!

    耳边,忍土的声音格外沉重。

    “行走大人,你发现了果实脱落迹象,已经上报,请行走立刻回避,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损伤。”

    “重复一次……”

    果实……脱落?

    ……

    娘娘庙,正殿。

    九翅苏都睁开眼睛,手臂枕着下巴。语气犯酸:“摄山女,你不是托山而生,直到消亡也不能离开摄山半步么?怎么跟着镇抚大人跑东跑西?”

    丹娘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不过这件事我不想再提。”

    她眉目含笑,又看向趴在蒲团上的苏都鸟。

    “我倒是好奇,你不敢睁眼,是怕李阎责怪你办事不力?”

    九翅苏都张了张嘴,她看着丹娘那张洁白的脸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早在李阎下香山的时候,九翅苏都就恢复了意识。

    当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鼻端是淡淡的甜腥味。李阎坚硬的发茬儿弄得九翅苏都鼻子发痒。

    自己的胸脯,正紧紧贴着镇抚大人宽厚结实的后背。

    后来三个人随着查小刀到了饭庄,她半睡半醒,大抵听到了“昏死过去,喂不进去。”“这样下去不行,她伤口会恶化。”

    这类的话。

    怀着某种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期待,李阎一次次把元谋枣塞到她嘴里,九翅苏都都死死咬着牙关。

    “……我弄碎了再喂她好了。”

    听到李阎这么说,九翅苏都才抱着怨念,不情不愿地把枣泥吞咽进肚子。

    等到意识清醒一些,反应过来的九翅苏都的心越来越凉。

    镇抚大人费了好大力气,把自己召唤过来,更把【龙皮灯】这样的宝物送给自己,结果呢,一个照面,自己就莫名其妙地身受重伤。

    非但没有帮上忙,反而拖累了镇抚,九翅苏都简直羞愧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万一镇抚大人他嫌弃自己怎么办?要把自己送回去怎么办?

    万一他对自己失望,觉得自己一点用也没有该怎么办?

    “老实说,我觉得你想多了。”

    丹娘揉了揉头发,看向九翅苏都的眼神,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她站了起来,给快要燃尽的香炉舔上香头,目光莫名幽深。

    “把话说在前头,我没兴趣跟你玩什么争风吃醋的把戏。苏都鸟千多年没有长进的脑袋,我不指望一两句话开窍,但是,别试图挑拨什么,更别试探我的耐性,老实说,出山之后的,我的脾气坏了很多。”

    “阿切!”

    门洞大开,丹娘目光一敛。

    走进来一个西装男人,留着鼻涕,抱着肩膀,打了好大一个喷嚏。他抽了抽鼻子,看见丹娘和九翅苏都,也是一愣。

    “这里还有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