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女装不是我的错 > 第128章 纠结
    这首诗虽然提到了花,却并没有写出菊花的模样,只能说勉强应题,诗中既无情也无景又无物,空泛无比,要不是格式还算押韵,说它是诗都有些勉强。

    所以,王艳和濯晴雯面面相觑,根本说不出哪里好来,姬语纯倒是没有生气,只是嗔怪的看了陆晓凤一眼。

    姬语纯没有反应,王艳却恼羞成怒,指着陆晓凤道:“这是殿下几分钟内写出来的,跟名篇佳作自然没得比,你说殿下写的不好,那你就在同样的时间内写出一首更好的来,让我们见识见识啊,要是写不出来,有何资格评价?”

    “我水平有限,自然写不出更好的。我只是以为自己眼拙,没有发现殿下所作的诗的妙处,所以向两位请教而已,怎么,难道你们根本没有看出来,只是在敷衍殿下?”陆晓凤冷眼看了王艳一眼道。

    实际上实在是这两个人无节操的吹捧恶心到陆晓凤了,相处了一个多月,陆晓凤和姬语纯也算得上好友,了解她实事求是的性格,不会因此生气,所以才开口打断而已。这种谄媚小人,陆晓凤是懒得结交的,得罪了就得罪了,也不在乎。

    姚丹晨和关兴就比这两个人有节操的多了,知道姬语纯这首诗的水平只是一般,所以两人才沉默不语,不贬低,但也不会昧着良心去夸赞。

    “胡说八道!我……我自然是看出一点来!”王艳有些底气不足的道。

    “哦?不知是什么?鉴赏给我们听听?”陆晓凤不依不饶道。

    “这……这……”王艳结结巴巴,求助的看向濯晴雯。

    不过濯晴雯低头不语,好像没看见一样,她虽然也捧了一下臭脚,但出头的是王艳,死道友不死贫道,同样说不出来的濯晴雯自然不会出头。

    “好了,好了,只是游戏而已,不要伤了和气。殿下这首诗虽然这是平常,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作出来也是难得,就算殿下过关了。我们继续。”姚丹晨忽然打圆场道,又拿了个酒觞,倒上酒,示意关兴开始。

    “如此盛会,我不跟你计较,失了身份。”王艳一挥袖子,愤愤的坐下,就此作罢,不过两人的仇怨算是结下了。不单单是陆晓凤让她丢脸的事,貌似还有关兴的缘故……

    又进行了几轮,除了陆晓凤外,其她人皆中了一次招,不知是不是给姬语纯留面子,她们做的诗大概也都和姬语纯一个水平。

    又一轮击鼓传花开始,酒觞在五人之间来回传递着,迅速而又稳定。

    “姐姐!姐姐!”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语气中充满了惊喜,陆晓凤不由自主的回过头去。

    只见就在十多米外的另一个凉亭中,张艺萌正兴高采烈的对着他挥手,在她的旁边还坐着齐腾云,也正看着陆晓凤的方向。

    原来她们坐到文曲亭了,自己正背着她们而坐,怪不得没有发现。陆晓凤想道,展颜一笑,同样向张艺萌挥了挥手,却没有看齐腾云一眼,齐腾云的眼神一下子失落下来。

    “快!到你了!接着啊!”一声焦急的催促响起,不等陆晓凤回头,濯晴雯已经迫不及待的将酒觞塞到了陆晓凤的手中。

    陆晓凤这才想起还在玩着游戏呢,关兴已经敲了很久,随时都有可能停下来,赶紧传到别人手中才是正理!

    然而还不等陆晓凤行动,‘咚’的一声,关兴停下了手指。

    姬语纯,姚丹晨,关兴全都期待的看着陆晓凤,王艳眼中则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八成已经开始盘算着等陆晓凤作完诗,怎么嘲讽他来了。

    “这个,刚才有朋友叫我……”陆晓凤讪笑一声。

    “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传到了你这里,可不能耍赖啊。”姬语纯拍了拍陆晓凤的肩膀,挤眉弄眼的道,她虽然不介意之前陆晓凤说她作的诗不好,但是互损一波还是很有兴趣的。

    “对,抽签,抽签,让我们看看陆大小姐的才华,不知作出的诗是什么样子的。”王艳迫不及待的将五张折好的纸推到陆晓凤面前。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只能献丑了。”陆晓凤无奈的道。

    将离自己最近的纸块拿在手里,拆开之后,只见上面赫然写着‘藏头诗’三个字,竟然抓到了自己的题目,让陆晓凤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是什么?”姚丹晨好奇的问道。

    “是藏头诗,这还是晓凤自己出的题。”姬语纯自然识得陆晓凤的笔迹,对姚丹晨道。

    陆晓凤有点为难起来,凭他自己的真实水平,就连姬语纯都有点比不上,所以,他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放弃,二自然是抄一首自己记忆中前世有名的藏头诗。

    放弃的话免不了丢脸,八成还要被那个王艳嘲讽鄙视,陆晓凤自然不想,但是要是抄的话,能被他记住的诗能差的了?一抄就绝对是可以流传千古的那种,碾压几人的诗十万八千里,就算他不想,也要大出风头。

    所以陆晓凤为难了,到底是选择丢脸呢,还是选择用别人的东西做假狠狠地装一波逼呢?

    “怎么?你不会作不出来吧?连这么简单的一首诗都作不出来,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混入诗会中来了。”王艳看陆晓凤眉头紧皱,纠结不已的样子,忍不住得意洋洋地道。

    姬语纯顿时不满的看了王艳一眼,可惜王艳完全沉浸在复仇的快感中,完全没有察觉到姬语纯的眼神。

    姚丹晨和关兴看着陆晓凤的眼神也渐渐失望起来,轻轻摇了摇头,看来这人的才名有些名不副实啊。仔细回想一下,那首满江红虽然气势磅礴,情感激烈,充满了感染力,但是词句间未免太简单易懂了些。

    在她们看来,诗词太容易理解,没有个好几重意思,就是不够高雅,不能算真正的好诗。

    “听说入学考核的时候,你还是诗赋科第一名?我说就你这水平是怎么考到第一名的?该不会是作弊吧?早就知道了学宫的题目,提前出钱请人写的诗?能买到这么好的诗,怕是价格不便宜吧?”王艳继续道,将一个比自己漂亮无数倍的女人说的颜面尽失,让她有种难以形容的快感,那是来自嫉妒的宣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