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并州李义 > 0653:马超战关羽

0653:马超战关羽

 好书推荐:
    霸陵城下,关羽右手倒提着青龙偃月刀,左手不疾不徐的捋着胡须,微眯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太平军中的马超,和他刚刚出阵之时,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而在一旁,阎行的头颅就这么摆在地上,上面已经染满了灰尘,双目圆睁,似乎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不远处,则是失去了脑袋的身体,正往外不断冒着鲜血。他的那匹战马低垂着头轻声嘶鸣着,不时用大脑袋碰着阎行的尸体,似乎不明白自己的主人为何在一瞬间就变成这样了。

    战场上一片寂静,只能听到旗帜在风中摇弋的沙沙声。约莫过了一个弹指的功夫,李军的阵营之中才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声音比刚才太平军的欢呼更大、更高亢,似乎就连大地都被颤动了。

    太平军阵中,看着关羽依然保持着持刀抚须的模样看着这边,马超只觉得身体内的血液正在不断沸腾着。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虽然刚才关羽只用了一招就将阎行斩于马下,但就只是这一刀,马超就从中看出了许多东西。

    而一旁的黄三似乎感觉到了马超的异状,连忙开口阻拦道,“陛下,贼将武艺过人,陛下千金之躯,万万不可以身犯险啊!”

    “你觉得朕会输给这等长须赤面的莽夫?!”马超转头怒视着黄三质问道。

    “臣不敢,只是……”黄三闻言连忙请罪道,随后开口想要再劝,只是本就不善言辞的他,一时间却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劝说自家这位少年皇帝。

    而那边,看到太平军中一直没有任何动静,关羽终于忍不住高喊道,“马超竖子!如果怕了,就速速退军回长安,让张宁那妖妇好好安慰你这没用的竖子吧!”

    一句话,马超却是再也无法忍耐。将张宁一直当作亲母一般看待,甚至在马腾和张宁之间出现冲突后,毫不犹豫就选择站在张宁这边的马超,又怎么可能忍受别人侮辱张宁呢?

    “长须赤面的无名鼠辈!太平国皇帝马超马孟起在此,还不速速过来受死?!”马超高喊着,双腿一夹胯下照夜玉狮子,提着虎头湛金枪就直奔关羽。

    一旁,黄三虽然想要阻拦,但无奈马超这匹照夜玉狮子实在太过于神骏,他才发现马超的异状,这匹神马就驮着马超出现在前方数十步之外了。无奈之下,黄三只得带着身边的数名将领来到阵前为马超掠阵,一旦发现有任何险情,就准备立刻上前营救。

    毕竟,马超可是堂堂太平国的皇帝,要是在阵前单挑时被人杀死,先不提会不会让天下人笑死,单单黄三自己,估计也只能自裁谢罪了。

    而对面,看到马超急速向自己这边驶来,关羽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一种名为羡慕的神色。并不是为了其他,而是因为马超那匹照夜玉狮子!身为一名武艺超群的武将,又有谁不希望拥有一把神兵和一匹神骏呢?

    可惜,神兵不易得,神骏更难求,哪怕李义拥有整个并州的牧场,拥有的顶级坐骑也不过那么三匹。其中,以吕布的赤菟马为最,其余三匹分别给了童飞、高顺、典韦。当然,关羽胯下的枣红马也是上品,但显然和马超的这匹还是有着明显的差距。

    不过,这种羡慕之色在关羽的眼中只是一闪即逝,只见他双腿一夹,骑着枣红马就冲着马超迎了上去。虽然言语间充满了不屑,但关羽常年驻守霸陵,自然不可能没听过马超的名声,凉州第一猛将!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个名头既然能够被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得到,就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而且身在李义麾下多年,关羽可是充分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下之大,总有那么一些人,年纪轻轻就能够达到旁人一生都未必能够触摸到的地方。

    转瞬间,两马相交,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

    “果然是个莽夫!好大的力气!”马超调转马头,看着远处的关羽心中暗想着。从凉州到长安,马超和无数人交过手,绝大部分的对手,仅凭力气就足以将其击败。可如今,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力气竟然完全不是关羽的对手。

    而那边,关羽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异色,“这马超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力气,假以时日,成就必定不凡……”关羽心中暗想着。刚才的一刀,他已经用上了八成的力道,可马超竟然能够硬接下来。

    正所谓刀行厚重,枪走灵巧,用枪之人绝大部分力量都不会太强。嗯……除了某些人。

    想着的同时,两人再次冲向对方。不过这一次,两人却没有再次交错,而是选择了缠斗。因为不管是关羽还是马超,都非常清楚面前之人根本不是一两招就能够战胜的。

    却见场中,马超舞着足足六十斤的虎头湛金枪,攻势仿佛迅雷一般,冲着关羽的上、中、下盘不断攻去。却是马家祖传的枪法。

    而对此,关羽却也是不慌不忙,挥动着青龙偃月刀,刀影重重,一刀重过一刀。这是关羽这些年来自创的刀法,可以充分发挥自身力量和兵器重量的优势。

    兵器不断碰撞着,片刻间两人就已经交手了二三十个回合,不远处,黄三、鲍出、魏越等人看得是心惊胆颤。因为两人虽然一人使枪一人用刀,但招式却均是攻多守少,凌厉异常。

    这种情况下,天晓得会不会有什么闪失。可偏偏,他们又不敢轻易上前,生怕一个不小心干扰到二人,导致出现什么不想看到的结果。

    两人走马观花一般的缠斗着,不多时,又是五十个回合过去了。只是局面上,却依然是不分胜负。关羽虽然因为刀身过重,导致如今的攻势没有开始那般的凌厉。但正当盛年的他,加上多年在飞骑营比试出来的经验,却足以让他继续保持强大的攻势。毕竟,不管是赵云、张任还是童飞,可都是枪法上的高手。

    而马超呢?初生牛犊不怕虎,更何况马超本身就是虎。两人就这么又战了数十个回合,忽然再一次兵器碰撞之后,两人近乎同时向后方退了两步。

    “哼!竖子倒也不是徒有虚名!”关羽抚须看着马超冷哼道。

    “想不到你这长须赤脸的莽汉却也有几分真本事!”马超也毫不示弱的冷笑道。

    两人说话间,魏越、黄三等人纷纷赶了过来,显然,这一战是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见状,马超心声退意,随即看着关羽放,“哼!今日暂且放过你这莽汉,等那李贼抵达长安之时,我再来取你的脑袋!”

    “哼!希望竖子到时候可不要被吓得不敢出城!”关羽眯着眼,面露不屑的神色冷哼着。

    说着没有营养的对话,双方各自返回阵中,不多时,关羽就率军缓缓退入城内,而马超也率军向长安城退去。

    “陛下,等到那李贼抵达长安之时……”黄三看着马超那冷峻的面庞,忍不住开口劝道。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马超给打断了,“我明白,我如今连那关羽都拿不下,更何况吕布、李义等人!”马超冷声说道。他的语气中透露着强烈的不甘,显然对于今天的结果很是不满。

    “陛下不用如此,毕竟陛下还年轻……”黄三见状连忙劝说着。

    而另外一边,关羽入了城之后,脸色就变得无比阴沉。待看到杨修快步迎来后,他的脚步忽然顿了下,随后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道,“传我命令,从今天起,如果再有敌人前来挑衅,一概不要理会!”

    “诺!”闻言,杨修连忙应道。他知道,这番话是关羽专门说给自己听的。

    “另外,德祖你等下将今天的事情写成战报送于主公,一定要注明,因为我面对敌人的挑衅没有忍住,不顾德祖的劝阻强行出城迎战,最终导致折了两员大将!”关羽顿了顿,又再次说道。

    闻言,杨修忍不住劝说道,“将军,虽然今日折了程校尉两人,但却也斩杀了那阎行。听闻其在凉州之时就已经是马腾军中的大将,深得张宁等人的信任……”

    “有功,不代表就能抵过!”关羽淡淡的说道,随即就像自己的宅邸走去。看得出,他的心情并不是太好。

    另外一边,在马超回到长安之后,就立刻被张宁招入宫中询问情况。虽然马超打算蒙混过关,可惜却完全瞒不住张宁。

    “还请母后赎罪!孩儿……孩儿再也不敢肆意妄为了……”马超跪在地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求饶着。这副样子如果被其他人看到,恐怕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吧?

    “唉,孟起啊……你虽然尚未到戴冠之龄,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怎么也应该成熟一些了!可你倒好,出兵挑衅敌军也就罢了,竟然与对方将领阵前单挑?!你可是我太平国的皇帝啊!”张宁看着马超叹息道。

    “孩儿错了……”马超闻言连忙再次说道,语气中竟是有一丝撒娇的意味。

    见状,张宁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叹息道,“这样吧,就罚你面壁三日。这三天,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宫中读书,少给我添麻烦!”说到最后,张宁的语气不自觉的变得严厉起来。

    闻言,马超虽然还想继续求饶,但看到张宁那严厉的眼神,只得委屈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在张宁的示意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待其离去后,张宁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王异问道,“君奇,元武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回母后,根据传回来的消息,大将军已经亲自前往羌人单于的住处,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率大军赶来支援。”王异恭声回答着。虽然已经身为皇后,但情报等各方面的大事,基本还是由王异来掌管。

    “嗯……那张鲁呢?”张宁点了点头后又问道。

    “没有回音。”

    “哼,看来那刘璋倒是有些手段啊……”张宁闻言冷哼道,随后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反正本来也不打算指望他。”说到此,张宁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再次问道,“那个叫做轲比能的胡人呢?有消息没?”

    “回母后,他们自从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传回任何消息了。不过根据其昔日和……所说的话,想来只要找到机会,他就会出兵袭击并州后方。”王异恭声说道。

    “嗯……”张宁闻言沉吟了片刻后,随后摇了摇头叹道,“看到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只有那袁公路等人了。”

    “母后,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吗?”王异闻言忍不住问道。

    “呵呵,国不可一日无君,可现在国没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有想法?”张宁闻言冷笑道,“或许有些人担心舆论会捧出新的汉帝,但君奇你觉得,谁捧出来的新皇帝会得到天下诸多势力的承认呢?”

    说到此,张宁忽然摇了摇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叹道,“说起来,我倒是错看了那李子康啊……以他的声威,如果立刻另立新帝的话,天下群雄就算心中不服,却也未必敢有什么意见……”

    “母后的意思是……”王异有些震惊的看着张宁,因为她从张宁的话中,听出了一个她以前根本未曾想过的可能。

    “呵呵……皇帝之位啊……谁不想上去坐一坐呢?李子康……汉室忠臣……呵呵……哈哈哈哈……”张宁说到最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十一月。

    李义率领大军进入弘农郡,同时也收到了关羽送来的战报。

    “唉……云长啊……”看完之后,李义忍不住感叹着,不过心中却也忍不住庆幸起来。因为虽然折了程银和李堪两人,但最少魏越没事……虽然没见过马超,但凭其历史上的表现,李义就明白魏越绝对不是马超的对手。

    “倒是这个鲍出……”李义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是真没听过这么一个人。

    就在这时,一名骑兵从远处迅速赶来,“赵公,郭司马的紧急书信。”

    “哦?”李义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这名骑兵,不过还是飞快的接过书信拆开看了起来。只是没看两眼,他就长叹一声,随即挥了挥手,就骑着小白继续向前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