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克斯玛帝国 > 第四七四章 蛊惑【2】

第四七四章 蛊惑【2】

 好书推荐:
    “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但是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亚瑟吸了一口都佛给他的乐土,立刻意识到这可能是顶级货,因为他整个人都莫名其妙的放松下来,这样的乐土一支都要几百块。他虽然抽得起,可是像这样随手给别人一根,他做不到。

    都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非常非常有钱人家的孩子,一脸的轻狂,他微微扬着下巴,用牙齿咬着乐土,声音从牙齿缝隙中挤了出来,“什么做不到?你说我昨天和你说的?呵呵!”,听着他是在笑,可亚瑟听得出笑声中的轻蔑和鄙视,这让他想到了自己也曾经对待那些不如自己的人,顿时有些羞恼。

    不等亚瑟发作,都佛就继续说道:“你不信就算了,反正和你也没有关系。”

    昨天亚瑟偶遇都佛,都佛全场免费送一瓶酒,这种行为深深的刺激了亚瑟。觉得自己是欢场中最耀眼的亚瑟怎么可能甘于被人踩在脸上还不出声?于是他也全场每桌每个房间都送了一瓶酒,比都佛的酒还要好。接下来似乎就像是一场为了尊严和荣耀而战的史诗级战争,最后以都佛给每一桌免费送两个有技术的女人角逐出了胜负,成为了比赛的胜利者。

    本来亚瑟应该很生气才对,毕竟一个陌生人在他最熟悉的娱乐场所踩着他的脸成为了“大名人”,可莫名其妙的,他并不讨厌都佛,甚至有点“喜欢”他——不是那种超越友谊的喜欢,而是他终于见到了一个比自己更败家的败家子,这让他感觉像是碰到了一个难得的知己,忍不住就端着酒杯坐在了都佛的身边。

    约翰先生一直说他是败家子,说他不务正业,说他是个废物,说他连废物都不如。除了会花钱之外,他什么都不会做。但是今天他亲眼见证自己不是最垃圾的,因为还有一个比他更垃圾的人存在。这种同类才会有的味道绝对错不了,这也是一个垃圾,一个废物,一个败家子。

    两人臭味相投,说奢侈的生活享受,说如何挥霍金钱,说女人,最后他们就成了好朋友。喝酒喝到半醉的时候,亚瑟问都佛为什么会来帝都,都佛告诉他是为了他的父亲办一件事,联络一些人,顺便松一点东西。总之在亚瑟看来这个垃圾是真的比自己还垃圾,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出来,更让他惊出一身冷汗的是这位“乔”和他的家族,打算联系更多的资本力量从乔治家族身上啃下一块肉来。

    所以才有了今天白天发生的一切,亚瑟是真的急了,而且还有一种自己掌握了秘密的紧迫感。

    此时亚瑟瘫软在沙发上,傻乎乎的笑着,吐了一口烟雾,“本来想要和你说点事情,没想到你带了这个玩意,气氛都被你破坏了。”,他的语速不快,有点模糊,说完还笑了起来。

    都佛眼里闪过一缕清明,他手里这根乐土是经过加工的,只有最前面的两口是真的乐土菌丝,后面的都是烟叶。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纸烧起来了,亚瑟也不会注意到。

    “说吧,让我高兴高兴。”,从说话的方式和表情上看,都佛似乎和亚瑟一样,深受其害,连反应都变得满了起来。

    乐土能够让人产生快乐的情绪,让人忽略一些东西,让思维变得慢一些,可不会让人连思考和本能都丢失。亚瑟很快就按照他的台词和剧本向都佛诉说了他的苦恼。

    父亲卧病在床昏迷不醒,家里的兄弟姐妹都把心思放在内斗上,导致家族产业的业绩下滑的非常厉害,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很有可能家族产业会倒闭。

    他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家族中唯一正直的人,可就算这样他也有可能要流落街头。

    都佛听完之后问了他一句,“你爱你父亲吗?”

    “爱?”,亚瑟的眼神出现了短暂的迷茫,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爱他胜过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虽然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败家子,是一个废物,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垃圾,可他表现的还算不错,至少经常去庄园“看”约翰先生。

    而且在眼前这个比自己更垃圾的垃圾面前,他不能表现出自己还有人渣的成分,所以他很爱他的父亲。

    都佛抬起手压在了他的肩膀上,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的说道:“那很好,我也爱我的父亲。既然你爱你的父亲,那么你能够明白他现在的愤怒和痛苦吗?你应该帮他解脱这一切,无论是愤怒,还是痛苦。”

    接下来的时光都佛在一边玩的不亦乐乎,亚瑟却皱着眉头坐在了角落里,乐土也被他掐面后丢在了桌面上。都佛的话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魔音,一直在他的耳边不断的回荡。

    一开始他还没有明白都佛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是解脱,但是在他认真的思考下,他终于明白了过来。不知不觉的他脱掉了外套,并且感觉到了房间里的闷热。他走到阳台边上打开了落地窗,走了出来。

    巨大的霓虹灯就在他头上闪烁,周围的窗户里隐隐传来寻欢作乐的声音,他身上的汗反而更多了,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意识到,或许这是一个非常狗屎的主意,可又有一点吸引力。就像都佛所说的那样,如果约翰先生知道他以及家族现在的情况,一定是愤怒的,同时他有无法醒过来,只能在黑暗中痛苦的煎熬下去,去寻找一个可能永远都没有出口的尽头。

    让他如此愤怒痛苦的活下去,或许为他解脱是最好的方法。

    自己保住了一部分家族产业,以后还有机会重新振作,而约翰先生也不需要再痛苦了。

    他攥了攥拳头,随手将手心的汗水擦在裤子上。回到房间里之后他没有惊动都佛,直接出了包间的门,买了单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他枯坐在一层大厅的沙发上,没有开灯,周围一片的黑暗,这让他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都是充满光明的,他似乎觉得自己能够体会到约翰先生现在的感受了。面对无穷无尽将自己包围、淹没的黑暗,如果有人能够将自己带出这片世界,他会感激对方的。

    亚瑟默默的走到了从来没有在正事上用过的书房,推动了一个机关,迈步走入了隐藏的地窖中。他在简陋的地窖里打开了一个手提箱,里面有一套完整的订制手枪。子弹更多,威力更强,也更……好看。

    他熟练的拿起配件,默默的组装,当他把装有曜晶的反应仓推入手枪握把并且打开保险,感觉到手柄传来的热量之后,他默默的返回了别墅。

    在一夜漫长的枯坐中,在无穷的黑暗下,他迎来了第一缕阳光。

    他该去做点什么了。

    杜林得到了都佛的反馈之后就没有再关心这件事,他还需要坐镇奥迪斯市防止一些人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就像爱丽斯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座充满了犯罪分子的城市,只是那些犯罪分子在杜林的威慑力下穿上了正装,系上了领带,如同一个成功人士那样提着公文包上下班。可是一旦这些人肯定杜林无法在照顾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撕掉所有的伪装,变回原来的他们。

    规矩还没有立起来,他们还有机会。

    从刺杀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二十天,圣歌财团方面已经为杜林送来了几张相片,相片中那个被自己赶出办公室的家伙皮开肉绽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有多个角度的拍摄,并且在随着照片一起来的信件中卡佩家族的家主向杜林表示了深深的歉意。他在信里告诉杜林,那个破坏了他们关系的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希望杜林能够放下此事,并且再次谈及了赌场的事情。

    卡佩家族以及圣歌财团对赌场似乎志在必得,原本杜林还有点不明白,像这样势力庞大的财团已经不需要赌场来为他们添砖加瓦了,为什么他们这么看中这个赌场。

    后来还是杰克先生为他解惑了,圣歌财团需要赌场来洗钱,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牌照,才能够把自己的钱洗干净之后还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像帝国国内目前这些贵族财团手里有不少钱都是不干净的,至于为什么不干净,怎么不干净,杰克先生没有说,或许这就是他一直强调的行业操守。

    有了杰克先生这么一提醒,对于卡佩家族的家主亲自写信想要一间赌场的原因,杜林算是明白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连poker都只有百分之五的交叉持股权,凭什么他们就能够拿到一整个赌场?

    他随手把信撕碎了丢进了垃圾箱里,然后把照片收了起来,这些都是“罪证”。不管那个家伙是不是真的死了,他都必须“死了”。

    至于接下来该如何处理与卡佩家族之间的分歧,还得看对方怎么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