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 0839章 优雅的傲慢·被唾弃的弑君者

0839章 优雅的傲慢·被唾弃的弑君者

 好书推荐:
    我一定要帮你化妆!

    一定要!

    这并不是人们认识的珊莎的口吻。

    以珊莎的性格,她应该说的是:我可以帮你化妆吗?

    但是珊莎说的是一定要。

    给出的理由是——她是艾莉亚的姐姐。

    没有人能反驳珊莎的理由。

    艾莉亚不能,威尔也不能。

    当珊莎的笑美如夏花,艾莉亚和威尔都更加为她担心。

    但是两个人都不能把这种担心表现出来。

    这种担心表现出来,是对珊莎的同情和可怜,这对珊莎来说,等同于第二次羞辱。

    她现在最不需要的,一定不是别人的同情。

    珊莎穿起了铠甲,保护心灵的铠甲。

    谁都知道珊莎会很疼,会丧失尊严,她的骄傲也碎如瓦砾片。

    但她找到了一副铠甲,把自己的碎片保护了起来,不给任何人看见。

    艾莉亚和威尔对视了一眼。

    威尔对艾莉亚点了点头。

    小鸡要获得新生命,是要自己破壳而出的。龙也是一样。龙蛋很厚,小龙无法破壳而出,就会死亡。

    珊莎也得破壳而出,她是史塔克,这是她人生的第一道真正的坎。

    每个人都会面对自己人生中注定的坎。

    这也是史塔克家族精心培育一个贵族大淑女必须付出的代价,当女儿长大,史塔克家族无法再庇护她如婴儿,女孩必须学会自己长大。

    温室里永远都不会有风雨,也不会有世界的真相。

    但是人必须要面对风雨,也必须去看清楚世界的真相。

    任何追求爱情的女子都会遇上同类的考题。

    不管她是平民还是公主。

    艾莉亚淡淡说道:“珊莎,我同意你明天帮我化妆。”

    “我不同意!”一个声音带着微微颤抖说道,声音里充满了呵护的力量。

    凯特琳夫人来了,她还想如母鸡一样的张开翅膀庇护住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温室花朵。她担心花朵夭折,无法面对真正的风雨。她还想保护珊莎免受伤害,而这保护,也许正是对珊莎最大的伤害。

    “艾莉亚,威尔大人,你们的订婚,我决定了,推迟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凯特琳说道,不容置疑和辩解。

    珊莎说道:“母亲,我可以的。”她从未体验过内心深处澎湃的力量,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崩溃的边缘获得力量,那种力量来自她心灵深处,以前从未被她发现过。那是一只沉睡的猛兽吗?因为某个契机,猛兽被唤醒了吗?

    可能这正是古老史塔克血脉能始终屹立于北境并号令北境群雄的秘密。

    史塔克的血脉里,流淌着坚韧不屈,顽强和战意,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你是史塔克,只要你的血脉力量觉醒。

    奔狼之血么?

    珊莎并不知道。

    凯特琳看着珊莎,她没有看见熟悉的泪光连连的珊莎,但她知道这不哭的珊莎受伤更重,珊莎是她最骄傲的女儿,名门贵族,大淑女,精通贵族女子该精通的一切,她本该获得一个非常美满的婚姻,而不是相反。

    “珊莎,到母亲房间里来。”凯特琳夫人的心也犹如刀刺中一般的疼痛。

    “不,既然你们都已经商量好了,我是可以被牺牲的,那么我接受。这就是我的命吧!”珊莎说道。她越是表现出镇定和抗拒,凯特琳就越是为她担心,她宁愿珊莎哭出来。

    但是珊莎不掉眼泪!

    珊莎不哭!

    “艾莉亚,威尔大人,请你们看在一个母亲的面子上,明天取消订婚吧,这是对珊莎的尊重,也是对史塔克家族荣誉的尊重。”凯特琳说道。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威尔。

    请给予史塔克家族荣誉的尊重!

    “好。订婚取消。”威尔说道。

    “我同意!”艾莉亚立即表态。

    “我不同意,因为所有的宾客都已经通知了,临时取消订婚,同样会伤害史塔克家族的荣誉。”珊莎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固执。她从来不会是个固执的人,说话也总是以探求、询问、委婉的语气,但现在她很肯定很明确,并且话语里展现出了强势的一面。

    这并不是人们熟悉的珊莎!

    艾莉亚和凯特琳都为她更加担心了。

    威尔淡淡说道:“明天取消订婚,不会伤害到史塔克家族的荣誉。梅丽祭司,我需要你的小帮助。”

    “威尔大人,请吩咐。”

    “我会在天没亮之前和丹妮莉丝骑着龙和狮鹫离开奔流城,到绝境长城去。请告诉宾客们,长城有紧急事务出现,需要我回去处理。订婚礼暂时取消,但威尔和史塔克家族的婚约不会改变,威尔已经在心树下发誓,威尔是史塔克家族的一员。”

    “是,大人。”

    “明天早餐后,你和培提尔·贝里席大人,辅助罗柏·史塔克大人安排军务,下令各处贵族,按照半年内的时间先后顺序逐一向北境进军。南方的兵马先动,最重要的是粮草的安排。我希望罗柏能在颈泽预先安排下第二道防线,如果凛冬来临,绝境长城失守,整个北境无险可守,颈泽的沼泽地是阻止尸鬼南下的第二道军事战略要地。”

    “是,大人!”

    “珊莎!”威尔庄重的看着她,“你是一个美丽有才华的女子,我不相信你会被人生的第一道挫折击倒。记住,今后我们也许都会面临更加艰难的选择,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你都是史塔克。而史塔克,不是一般人,史塔克血脉的女人,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史塔克不会被击倒。”

    这些话的每个字都犹如小刀的锋利,珊莎心中只有更加疼痛。是的,我美丽有才华,我也不是一般的女子,我是高贵的史塔克,只是不管我有多么的优秀了不起,你始终瞧不上我。

    “威尔大人,我会照顾好自己,我知道我是史塔克。倒是你,因为在最前线,所以更需要时刻小心一点。你以前只是威尔,现在你是史塔克家族中的一员了。别给史塔克家族丢脸,也别对不起艾莉亚·史塔克。你已经伤害了一个史塔克,我不希望你再伤害第二个史塔克。”

    珊莎的话犹如利剑,反击威尔,不再留情。

    她修长的脖子笔直的立着,挺直脊梁,并拢双腿,神情孤傲,她就是一只把优雅与傲慢完美融合于一体的白天鹅。

    *

    0839章之2 被唾弃的弑君者,永远的背叛者的化身

    夜风越来越冷。

    只要是往北,就越来越冷。

    每飞行一段路,气温就下降得非常厉害。

    到最后丹妮莉丝都感觉到了手脚的僵硬。

    冷风吹在脸上如刀的感觉,丹妮莉丝第一次体会到。

    “我是在陪着你们私奔吗?”丹妮莉丝笑道。她的笑声却在冷风中无法传远。寒冷也是一种力量,有如实质,并比温暖更令人难以承受。

    “不是。”威尔在狮鹫背上说道。

    “我们已经取得了母亲大人的同意,我们不是私奔。”艾莉亚大声告诉丹妮莉丝。寒冷令她感觉到更舒适。即使是在北境,在夏季,也并不缺少冰雪。艾莉亚更喜欢寒冷的感觉。

    “那今天的订婚礼怎么办?威尔大人逃走了,只剩下珊莎一个人。凯特琳夫人同意你们在一起,那么珊莎呢?那么多的宾客呢?”

    “推迟婚礼!”威尔说道。

    “好主意”丹妮莉丝紧紧的趴在黑龙的背上,以便让自己更暖和一些,黑龙的身体源源不断的发出热气,抗衡着这利刀的寒气,“威尔大人,你是如何说服凯特琳夫人和珊莎小姐的?”

    “很简单啊!”威尔丝毫没有因为寒冷而觉得有什么不适,“实话实说。丹妮莉丝,实话实说是最强大的力量。”

    “我学习到了,威尔大人。”丹妮莉丝拍拍黑龙的背,让黑龙和烈焰狮鹫靠拢飞行,好方便她说话。

    她不能如威尔和艾莉亚一样对寒冷的力量完全无视。她发觉自己说话用大力气也无法像威尔和埃利亚一样从容。

    这该死的寒冷,好像只针对她一个人。

    “威尔大人,我要你对我实话实说。”

    “好!”

    “告诉我关于詹姆的一切。你不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你也不会因为詹姆杀了瑟曦而袒护他的,我相信你,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詹姆加入守夜人,并让他做了你的一把剑?实话实说,威尔大人。”

    “好,我会告诉你詹姆·兰尼斯特的一切,包括他如何成为弑君者的。我也会告诉你关于你的父亲,你的家族,你家族的王国是如何覆灭的。”

    “我在听着!”

    伊耿历283年,因为雷加王子在河间地拐走了莱安娜·史塔克,莱安娜的哥哥,外号“野狼”的布兰登·史塔克——他是史塔克家族的顺位继承人,也是现在艾莉亚的母亲凯特琳·徒利的未婚夫,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好兄弟闯进了王宫,讨要自己的妹妹莱安娜,并要雷加出来决斗。

    结果是他被伊里斯·坦格利安国王命令金袍子逮捕了。

    丹妮莉丝听得目不转睛的看着威尔。

    伊里斯·坦格利安就是她的父亲,人称疯王。

    伊里斯国王写信给当时的北境之主瑞卡德·史塔克,要他来君临城领会自己的儿子,于是瑞卡德·史塔克来了,然后,连同公爵的所有侍从,国王都一起逮捕。并且没有经过任何的审判,国王下令杀死所有人。

    瑞卡德·史塔克不服,要求比武审判。国王同意了,他命令把瑞卡德吊起来,吊在火堆上烤,因为他说他派出的代理武士,是火。

    瑞卡德如果能战胜火,那就饶他性命。

    丹妮莉丝听得扭转了一下头。她看了一眼艾莉亚,艾莉亚的眼睛却是看向渐渐发亮的东方。

    国王把布兰登·史塔克的脖子用铁链锁起来,在他的前面放了一把剑,只要布兰登拿起这把剑,就能砍断吊着瑞卡德的绳子,救下公爵。

    于是在火焰烧得瑞卡德惨叫的时候,布兰登拼命伸手去抓面前的剑,但是他脖子上的铁链的长度不够,最后,布兰登为了救父亲拼命向前,他把自己活活的勒死了。

    瑞卡德最后不堪忍受火焰的烧烤,更不堪儿子惨死,他跟着咬舌自尽了。

    丹妮莉丝的眼中有了泪花。

    她再次看艾莉亚,这桩惨案,艾莉亚可以名正言顺的向她复仇!如果史塔克拔剑向她,她不该不该反击?

    跟随史塔克前来王宫的还有河间地的大贵族,谷地的大贵族,很多无辜的人,被国王下令全部斩首,仅有一个谷地的骑士被丢进了黑牢幸免于难。国王需要他的嘴去告诉世人,他比武审判赢了瑞卡德公爵,这是他的荣耀。

    丹妮莉丝忘记了寒冷,她全身都发热。

    “艾莉亚!”她喊道,“你会接受我的道歉吗?坦格利安家族对史塔克家族的道歉!”

    “我不会接受!”艾莉亚淡淡说道,“永远都不会接受,所以你无须道歉。抗击异鬼之后,艾莉亚·史塔克不会臣服坦格利安,艾莉亚·史塔克的这一票也不会投给坦格利安。”

    丹妮莉丝默然不语。

    天亮了,空气中只有两只狮鹫和三条龙的翅膀扇动空气的气流声。

    “你还想知道詹姆弑君的真相吗?”威尔轻声问丹妮莉丝。

    丹妮莉丝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伊里斯杀了史塔克父子和所有随从,还有一些无辜的大贵族后,向谷地领主琼恩·艾林发出命令,要琼恩·艾林交出劳勃·拜拉席恩的人头,交出艾德·史塔克的人头,劳勃和艾德是琼恩的养子,当时在谷地。

    琼恩把劳勃和艾德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他违抗了国王的命令,决定起兵反叛。消息传开,国王立即命令大军进攻谷地,杀光谷地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幼,全部杀光。

    消息传开,北境,河间地,风息堡纷纷起兵反叛。

    后来的结局就是,王族军大败,雷加从多恩的极乐塔赶回来,在红叉河和劳勃决战,被劳勃杀死在红叉河里。当君临沦陷,伊里斯命令御林铁卫詹姆去杀掉他的父亲泰温公爵,杀掉瑟曦,杀掉提利昂。同时,伊里斯命令火术士首相,去点燃埋藏于君临城下的野火,把整个君临全部炸掉,当时君临城内,有数十万无辜的百姓。

    火术士首相立即去传达命令,詹姆拦住了他的去路,并杀死了首相。当伊里斯国王继续命令其他人去传令炸掉君临的时候,詹姆违背了御林铁卫的誓言,他杀死了国王。

    他从背后杀死的国王,因为他愧对心中御林铁卫的忠诚誓言,不愿意面对国王的眼睛。

    从那一天起,詹姆每天都要承受全城人民的唾弃和辱骂,他成了人人厌憎的弑君者。他救下的几十万君临百姓,每一个人都轻贱他,瞧不起他,当面叫他弑君者。他成了百姓口中一个背叛者的可耻化身,也被所有骑士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