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 0207章 美女刺客·无垢者·总督与龙母
    潘托斯城,正对狭海对岸的君临港口,两个城市之间的贸易是最活跃的,许多其他城市的贸易也往往通过潘托斯港口和君临城港口航线进行贸易。

    詹姆·兰尼斯特随着人流,无声无息的靠近目标。

    目标在亲王的轿子旁边,身着绫罗绸缎,锦绣服侍熠熠生辉,十根手指头上都戴满了宝石翡翠珍珠和玛瑙,脖子上也挂满了珠宝。这是一个富态而年轻的贵族,长而直的胡须被染成金色,在下颌编成了数十根小辫子,辫子尾端挂着珠宝做成的铃铛。

    这是一名潘托斯总督,众多的总督中的一个。

    他的身边有两名高大的双眼毫无情绪波动的卫兵,头戴无垢者著名的尖刺盔,头盔上一根长长的青铜刺,身穿青铜甲。

    一根青铜刺,表明这是无垢者普通士兵。

    无垢者是被阉割过的奴隶战士,他们在阿斯塔波接受残酷训练,绝对服从主人和面对战斗无所畏惧,他们在自由贸易城邦是众多总督,亲王,贵族和骑士们的警卫。他们一百人起卖,从不抢劫,纪律严明,跟其他任何佣兵相比,他们当然更不会强奸。

    詹姆·兰尼斯特并不担心自己一击必杀后,如何摆脱这两名无垢者,因为他们绝对不会放弃追杀詹姆,除非他们已经被干掉。

    这稍微有点棘手,遇上无垢者警卫,谁都会觉得有点棘手,因为他们不怕死,绝对忠诚,还精通枪术和剑盾。

    但是只要他们无法找到人,再精粹的忠诚也会无处安放。

    詹姆确信自己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能轻易藏身,就好像鱼儿躲进了水里。

    詹姆看向队伍中间的亲王,亲王坐在象牙和黄金做成的轿子上,这是个可怜虫,游街结束后就会被处死,献祭给被詹姆唾弃的丰收之神。然后,另一个倒霉鬼将在潘托斯的四十个显贵家庭中产生,经过所谓的公平选举。

    在潘托斯,亲王只是各种盛大的节日仪式的主持人,仅主持会议和节日宴会。一种没有任何实权的空官衔。也许是唯一的好处,就是每年的元旦,将为献祭给这块土地和海洋的处女**,但当战败或者粮食歉收,或者是贸易生意下滑,天灾降临,这名亲王就会被游街向神祈祷,于广场上被亲爱的人们割开喉咙。

    詹姆隐藏在帽兜里的脸浮现出一丝微笑,他已经学到了布拉佛斯无面者的无面秘密,但是内心,并没有认同那千面神和死神,神就是神,怎么有空来关注区区一个凡人,凡人什么时候都以神为唯一,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就好像太阳光,照射下来,管你是乞丐还是王子,阳光一样照射,在詹姆的理解里,神意志就好像太阳光。他并不倾心迷信千面神,还是一样学会了那黑暗玄秘的易形术。——太阳光照射下来,绝不会先睁开一只眼睛看看你是乞丐还是王子,小偷或者英雄。阳光不会区别,是凡人自己在区别。

    比如现在这位端坐在黄金和象牙轿子上的脸色如土的潘托斯亲王,就是被凡人们以神的名义区别出来的倒霉蛋。

    詹姆稍微用力,就挤到了那目标的身后,仅仅隔着两名侍从。这名总督的侍从不是无垢者,从后面进攻是最好的位置。詹姆解下剑带,让窄剑自动滑动,掉在地上。人流越来越拥挤,得手后,挂在腰间的窄剑反而是一种累赘,大街人流中杀一名总督,最好是飞刀吹箭之类,但是詹姆喜欢近身剑刺进血肉的感觉,而且,更刺激。

    他已经学会了各种各样的暗杀技巧,用毒,易形伪装和潜行术,但他依然选择了最危险最笨拙但却最刺激的一种,虽然总督的身边有两名绝对无所畏惧并会死追到底的无垢者士兵。

    詹姆是兰尼斯特,他是狮子,狮子是百兽之王,狮子本就无所畏惧。

    詹姆一动,手肘机括弹出,短而尖利的钢刺滑落手中,就好像一根纤细如针的手指,也好像一根手指长出了一截。

    “嗨!”詹姆亲热的拍拍身前总督侍从的肩膀,那名侍从转身,瞪起了眼睛,却看见了帽兜下一个精致女孩的脸在对他微笑,这名侍从的满腔怒火顿时消失,这名美丽的女孩子的脸虽然帽兜遮掩着,却依然肤光如雪。

    女孩子的纤纤手指向前一指,精致红唇向前一努,侍从回头,女孩子的手在他肩头一按,人就如大鸟一般借力飞掠而起,人轻轻落在总督的马背上,手中钢刺寒光一闪,刺进了年轻总督的后颈。他的另一只手抱住了总督的腰,红唇在总督的脸上轻轻一吻,留下一个唇印,等两边的无垢者发觉不妙,女孩子已经从马背上飞掠而下,挤进了汹涌的人群……

    一切如梦,如电光,如火影中摇曳的虚幻影子——梦幻而不真实……但是年轻的总督开始摇摇欲坠,喉咙咯咯,嘴里冒出黑色的鲜血……

    行进的人群锣鼓轰鸣,亲王轿子前面的修女修士们的歌谣依然美妙而响彻云霄。

    “抓住他,灰袍人!”一个具有维斯特洛大陆口音的男子声音用通用语大喝道,“有刺客,刺客杀了巴奈特总督。”

    易形成女子的詹姆在滚滚人流中如一片漂浮的树叶,树叶在水流中打几个旋,彻底消失不见。

    年轻而富有的巴奈特总督从马上跌落,鲜血涌出他的口鼻,一名无垢者跳下马,伸臂扶住主人,另一名无垢者抽出短刀,举起盾牌,站于马背上非常冷静的四面搜寻凶手,总督的侍从们惊呼大哗,队伍开始混乱。

    潘托斯的总督可不少,为了势力均衡,四十个掌控潘托斯城的显贵家族选出了二十多位总督,今天,向丰收之神献祭潘托斯亲王,所有的总督都随行在亲王的轿子前后,全部都在,也包括狭海对岸的情报总管瓦里斯的密友总督:伊利里欧·摩帕提斯。

    瓦里斯在狭海九个自由贸易城邦做小老鼠的首领的时候,伊利里欧·摩帕提斯是一名顶尖杀手。小偷老大和杀手结盟,一个偷取情报,一个兜售情报,很快发了大财。

    伊利里欧·摩帕提斯发财后就金盆洗手,在潘托斯做起了贸易生意,他有瓦里斯的情报系统来为自己的贸易生意增色,很快就摇身一变,成了潘托斯的超级富豪,捐钱修桥补路为修士和诸神们修建辉煌庙宇,自然而然的成了潘托斯的德高望重的名人,顺理成章的竞选成为了一名潘托斯总督。

    而瓦里斯,也因为情报能力出色,而渡过狭海,成为了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的情报主管,从此一身天赋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名正言顺的位置。

    巴奈特总督被刺客杀害,消息传开,总督们震惊,队伍大乱。混乱中,一个女子声音清越美丽:“乔拉·莫尔蒙爵士,不要去追刺客,保护好韦赛里斯。”

    一个粗暴声音仿佛在诅咒:“我会自己保护自己,丹妮莉丝,我的剑可不是吃素的。”

    “大家不要混乱,马上就到丰收广场,祭神仪式结束后,我们会查明真相,抓住刺客和幕后真凶。”一个身材十分肥胖,同样每根手指上都戴着宝石戒指的家伙骑在马上大喊,他的声音充满了威严。他有一口非常夸张的充满油污的黄色分叉胡须和一口参差不齐的大黄牙,也许那些黄牙全部都是纯金。

    ——这个肥胖不堪却威信极高的总督,就是大名鼎鼎的伊利里欧·摩帕提斯。在他的身边,一圈无垢者把他和丹妮莉丝,韦赛里斯保护了起来,无垢者刀剑出鞘,盾牌护身,冷漠注视着周围喧哗的人群。

    人群不远,詹姆恢复了男儿身,帽兜遮住了他的脸,他的目光落在乔拉·莫尔蒙的脸上。

    詹姆·兰尼斯特认识乔拉·莫尔蒙,并且印象非常深刻。

    乔拉这家伙是在葛雷乔伊叛乱时,第二个冲上城墙的英雄,第一个是红袍僧索罗斯。后来劳勃国王在兰尼斯港举办了庆祝征服铁群岛叛乱的比武大会。在那里,乔拉遇到了琳妮丝·海塔尔,为了吸引琳妮丝·海塔尔的关注,乔拉赢下了一场又一场几乎不可能的比赛,并最终获得冠军,然后加冕琳妮丝为爱与美的皇后。

    正是那场比武大会,詹姆·兰尼斯特对乔拉·莫尔蒙印象深刻。

    詹姆的目光看向乔拉·莫尔蒙身后不远处,那里有个女孩子,模样跟当年的琳妮丝·海塔尔几乎一模一样的美丽……这很有趣,因为詹姆听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名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