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镇神图 > 第12章 围魏救赵
    此刻的李家一片寂静,他们的探子还在暗中观察着洛家人的动向,李家的高层都在议事厅中等待着自己派出的暗杀组能够给洛家沉痛一击。

    “报,”探子的声音从数百米之外传来,“报家主,三爷率领的暗杀小组在柳环巷遭到洛家的埋伏,全军覆没。”

    探子话音刚落,李家家主蹭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怒目大睁,这大家对他而言着实沉重了些。暗杀小组承载着他出奇制胜的重任不说,关键是自己的三弟也陨落了,怎能让他不气恼。

    李家家主大手一挥,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袖间传出,直接打在那探子身上。那探子的修为颇低,不过是习气境中期的实力,怎能挡住丹阳境后期强者的一击,瞬间身体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撕碎,当场陨落。

    在场李家其他高层当然能察觉李家家主此时的怒火,虽然对于杀死一位自家的探子颇有怨言,不过都不敢说些什么。

    “听我令,准备兵刃,出门迎敌。”

    李家家主似乎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将自己邀请的截杀党援兵、和洛家的实力差距统统忘在脑后,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决一死战。

    “家主,万万不可。”

    说话的是李家的一位门客,名陈玄青,在李家地位颇高,虽然并无实权,但在李家一直处于军师的地位,他的话在李家颇具分量。

    “家主,万万不可啊,”陈玄青走到李家家主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家主,我们与洛家虽然同为洛河镇几大家族,但实力却相去甚远,上一次之所以能大大削弱洛家的力量,全是因为截杀党的缘故,我们今日若是出门死战,必败。”

    陈玄青的话倒是让李家家主冷静了下来,议事厅中的其他高层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当然并不畏惧死战,但他们却知道,死战的结果无非就是以李家的失败告终。

    李家家主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喝了两口茶水,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军师有什么看法?”李家家主道。

    陈玄青往前踱了两步,转身道:“以在下看来,我们无法力敌,只可想办法拖延时间,等待截杀党的支援。”

    “有何高见,快点说来,我今天不想听你卖关子。”李家家主颇为不耐烦,倒是让陈玄青有些尴尬,他并非有意卖关子,只不过这样说话习惯了而已。

    他故意咳嗽了两声,算是缓解尴尬,继续道:“洛家今日倾巢而出,志在将我李家一网打尽,想必家中防守定然空虚,我们何不派出一队精锐,直扑洛家老巢,洛常青必然带人回援,如此一来,我们应该是有足够的时间等来截杀党的援助了。”

    “好一个围魏救赵!”

    “是啊,军师妙计啊。”

    在场的李家高层听完陈玄青这一策略,尽皆赞不绝口,李家家主思考片刻,也觉得此计可行,点点头道:“好,我看此计可行,老二,你带一百精锐绕城到洛家,什么都不管,只管对洛家发起猛攻,老弱病残,尽皆杀无赦,一定要让洛常青阵脚大乱。”

    李家老二领命,随即带着一百个精锐出门而去。

    ……

    洛常青率领的洛家精锐一路势如破竹,尽管李家在沿路设置了几层防守,但在强大的洛家军团面前形同虚设,根本无法阻挡洛家的军队分毫。

    此时的洛常青已率洛家精锐到了李家的府门口,气势如虹。

    李家对这一切虽然都看在眼里,然而对此却是毫无办法,为今之计,只有等,等洛常青率军队回援,也等截杀党能够即使支援。

    “李老怪,出来,出来和我决一死战。”洛常青此时已经在李府门口叫起阵来,“我知道,当年之事不过是你李老怪和少许高层所为,你们若能乖乖出来跪下认罪,我保证,你李家无辜之人不会有分毫损伤,但若你们拼死抵抗,那后果我可不敢保证了。”

    这话传到李府当中,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李家的老弱妇女纷纷想要逃离此处,但都被李家家主当场处决,毫不留情。

    “洛老头儿,别把话说得这么好听,当年之事我确与我有关,但你可知道,我身后是谁在帮忙吗?”李家家主此时想要搬出截杀党来,希望能多争取一些时间。

    “哼,你当初与截杀党勾结,趁我洛家毫无准备之时洗劫洛家,杀我妻子以及洛家无数精英后辈,怎么,你今日不但不以为耻,反倒引以为傲吗?”洛常青冷冷道。

    “哈哈哈哈,洛老头儿,此话怎讲,我有本事同截杀党大当家结交,能够借来截杀党的力量,那就是我的能耐,你洛家不知居安思危,难道这也怪我吗?”

    李家家主的话说得极为气人,就连一向沉着的洛天涯也有几分生气,拳头捏的咔咔作响,他怒道:“李家主,我现在给你十息的时间,要么走出家门,跪下自刎,要么,后果自负。”

    “哈哈哈哈,洛天涯,就算你天赋了得,但这里可不是你个小辈说话的地方,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的好,陨落的天才可算不得天才。”

    李家家主毫不示弱,他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如果等会儿交战,自己无论如何要先杀掉洛天涯,让他付出代价。

    “更何况,我李家虽然算不上什么铜墙铁壁,但凭借你洛家的力量想要突破进来,也得掉一层皮。”

    话音刚落,李府的外墙之上出现了一排整齐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早已满拉弓弦,只等李家家主一声令下手中的羽箭便会齐齐射出,制造一场杀戮。

    见状,洛常青随即命令军团中人筑起盾阵防御,在他心里,就算这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大战,但他还是想要最大程度减少牺牲,毕竟这些精锐是洛家立足洛河阵的基础,一兵一卒都十分珍贵。

    “李老怪,我劝你不要执迷不悟,你信不信,现在我一声令下,你李家马上尸横遍野?”洛常青怒目圆睁,声音洪亮无比。

    “杀!杀!杀!”

    洛家精锐齐齐发出振聋发聩的喊杀声,整个漯河镇似乎都被震动得颤抖起来。

    李家家主镇定心神,道:“洛老头儿,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且不说你攻入我李家要掉一层皮,我现在一支号箭,也能让你洛家尸横遍野!”

    李家的探子此时已经前来禀报,李家老二带领的一支百人队伍此时已经埋伏在洛府四周,只等李家家主的号箭为令。

    这让李家家主及其他高层心里有了些底,虽然这等行为颇为下三滥,但兵不厌诈,更何况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更加顾不得这么多了。

    “你迅速前去告知二爷,现在就对洛府发起进攻。”李家家主低声对身旁的探子道。

    探子得令,借着夜色的掩护偷偷摸摸地离开。

    洛府。

    洛常熟率领着数百精锐掩护在洛府之中结成大阵,等候李家派出的精锐,当看到洛府外那些潜伏着蠢蠢欲动的身影,不禁露出些微笑。

    洛一语和洛峻峰也被安排守护洛家,此刻他们二人相视一笑,洛一语道:“小弟还真是厉害,料到李家之人必然会前来偷袭,所以让二叔带着咱们保护洛家。”

    “是啊,三弟不但修武天赋了得,用兵更是好手。”洛峻峰说着,心里满是高兴,他知道,自己和三弟比起来已经黯然失色,不过他不在意,只要洛天涯能过得好些,他什么都不在意。

    “来了,二叔,咱们可以收网了。”洛一语站在高处,望着府外那些偷偷潜行的身影。

    洛常熟点点头。洛一语微微一笑,弯弓搭箭,“唰”的破风之声传出,一支羽箭射出,之杀入夜色当中。

    就听得一声闷哼,李家的一名精英瞬间殒命。

    李家老二回头看去,心中一惊,知道自己被发现,当即顾不得其他,催动体内武力反击。那跟随在他身后的精英也各持兵刃,催动武力,朝着洛府发动猛攻。

    此时洛府当中羽箭乱射,喊杀声不断,而门外却是惨叫声不绝。

    一阵乱箭之后,洛府大门打开,数百精锐手擎火把冲出来,瞬间结阵,对李家之人形成包围之势,动作十分迅速,一看便知道训练有素。

    李家精锐在刚才一阵乱箭之中已经损失了四十多人,此时被包围,更是阵脚大乱,一时间不知所措。

    李家老二毕竟是李家的几大高层之一,面对这种情况,知道自己中了埋伏,迅速下令围拢一堆,防止被各个击破。

    此时天空之中一道红色身影飞出,跟随而出的还有两道火红的绸炼,那两道绸炼在洛一语的控制下仿佛有灵性一般,转眼间便将十余人击倒在地上。

    还不等反应过来,一道剑光紧接而至,法宝气息骤现,虽然李家不少精锐反应过来举兵反抗,但区区凡兵,在法宝面前毫无抵抗之力,三五招之内已经被洛峻峰杀了十多人。

    李家老二此时也祭出自己的兵刃,那是一柄大刀,虽然也只是一件凡兵,但他的修为远高于洛峻峰和洛一语,一招便将两人击退。正打算回首突围,但洛常熟早已经出现在李家老二面前,一杆长枪横在当下,气势十足。

    “李老二,受死吧!”洛常熟话音刚落,手中长枪已经突刺出来,带着狂暴的武力直刺向李家老二。

    于此同时,洛家精锐也仿佛得到命令一般,对着李家的队伍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此时李家的队伍已经失势,一个个战斗力也下降了许多,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一样,任人屠杀。

    洛常熟更是势如破竹,枪法凌厉,打得李家老二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十分狼狈。

    “李老二,我大哥说过,今日你若是自刎当前,可留你全尸,否则,斩首!”

    洛常熟手中长枪不断攻击,洛家修行之术集轻灵与狂暴于一体,虽然洛常熟主修的路线是狂暴路线,但是身法也十分灵活,而且灵力不断释放,声响震天。

    两位丹阳境强者的战斗自然气势非同一般,在李家那边也已经察觉到这边的情况。

    “什么情况?难道他洛家还有人?”李家家主见状,十分疑惑。

    “家主,洛常熟,还有洛一语和洛峻峰,他们都在洛家,我们中埋伏了。”

    那探子不知何时已经返回李家,听他报来,李家家主更加气恼,一拳轰在那探子身上,只留下一滩血浆。

    他当然清楚洛常熟的实力,若是放在李家,恐怕只有他能够勉强战胜,如今老二独自面对洛常熟,必然毫无胜算,而且老二也参与了当年之事,恐怕无法平安归来了!

    李家家主此时心情有些复杂,他有些懊悔,有些恐惧,但他知道,今日之事,必然无法善了,只能死战!

    我的身体里埋藏着炸药三顿,在昨晚,我岩石一般,炸碎了一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