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回到明末玩淘宝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挑动内乱

第六百六十四章 挑动内乱

 好书推荐:
    方原继续说道,“老三,对付没有节操的关宁军阀,一是银子开道,一是武力威胁。双管齐下,吴三桂是必降无疑。若向满清投降,满清能给吴三桂、关宁军什么好处?无非是开些空头支票,而我能给的是白花花的银子。”

    景杰迟疑的道,“老大,若我们要逼迫吴三桂的关宁军投降,改编,而满清可以令他们保留军队,也难保他们会投降满清。”

    方原冷笑道,“若吴三桂、关宁军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们的白磷弹就派上用场了,呵!”

    玄甲军的白磷弹只在征讨山东时使用过,西征李自成却未使用过。在这一年时间,常熟兵工厂一直在加班加点的生产白磷弹,已造好了三千颗,这是一份方原给满清鞑子准备的厚礼。

    景杰是心知肚明,方原是准备对满清鞑子下狠手了,当然,吴三桂若不知情识趣,可以先给关宁军赏上几百颗,看关宁军躲在山海关里能撑多久。

    “是!谨遵老大的旨令!”

    景杰已赞同了方原出征山海关的决议,身为副帅的赤古台也拱手道,“摄政王怎么说就怎么打!”

    宋献策出来说道,“摄政王,我还有一计,可供参详。”

    方原还是相当看中宋献策的计谋,之前假道灭虢之计确实起到了成效,至少崇祯愿邀请方原率军前去京畿勤王,对抗满清了,忙问道,“献策,快快说来!”

    宋献策捻着胡须道,“满清鞑子最大的隐患,其实不止在朝鲜国,或是玄甲军,而是在内部,只要我们煽动满清的内乱,再出征讨伐,必是事半功倍!”

    方原自言自语的道,“若说内乱,在皇太极刚刚过世,多尔衮与豪格争夺帝位之时,或许还可以善加利用。但,大明打了五年的内战,多尔衮早已摆平了各种反对势力,甚至将皇太极直属的正黄、镶黄、正蓝三旗,还有代善的正红、镶红二旗的牛录大肆削减,五旗的牛录加一起才100个。”

    “而单单是镶白、正白二旗,就有180牛录。还不算支持多尔衮的济尔哈朗镶蓝旗的30个牛录。再加上增加的蒙八旗、汉八旗,全是多尔衮亲手提拔的。在满清国内,已无人能撼动多尔衮的位子。”

    方原这些年从未停止过对满清的情报渗透工作,虽然满清各旗的牛录数对外通常是保密,云遮雾掩的。但无论是满八旗、蒙八旗、汉八旗都划分了特定的地盘,锦衣卫通过对满、蒙、汉八旗境内辽东商人的渗透,也可以轻松掌握各旗的牛录数。进而对满清国内政治势力的划分,有着充分的理解。

    宋献策神秘兮兮的摇头笑道,“满人,是必须血战征服,容不得投机取巧,这点毋庸置疑。我说的是,离间辽土的蒙古人、汉人。民族的矛盾,岂是满人区区二十年的经营就能弥补的?蒙八旗也好,汉八旗也罢,都是以苍狼白鹿,以华夏衣冠为荣的,岂会真心屈服满人的统治?如今蒙古人、汉人的顺从,不过是不得不顺从。只要我们一挑动,甚至给予投降者以财力、物力的支持,必然会彻底动摇满人的统治根基!”

    方原是不得不配合这个宋献策是目光如炬,一眼就找到了满人的七寸所在。

    民族矛盾,从满清入主中原,到最后灭亡,也是满清统治下最主要的矛盾。满人统治了两、三百年都解决不了,皇太极、多尔衮不过二十来年的经营,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不过是被强行压制了而已!

    只要能挑动辽土的民族内讧,灭亡满清确实是事半功倍!

    方原大赞道,“献策,此计大妙,大妙!李自成竟不识美玉,而取牛金星那个瓦烁,真是天亡之也!”

    宋献策笑着摇头道,“摄政王谬赞!这点浅薄之计,大明朝廷人才济济又岂能见不到?不过是大明朝廷实力不足,野战能力几乎没有,纵然看到满清的七寸也打不中而已。也只有兵强马壮的摄政王,才有能力真正的打中这个七寸。我,不过是贪天之功为己有,借着摄政王而成事罢了!”

    宋献策所言倒也不是完全的恭维,方原和满清,就如同两个最强的拳击手,势均力敌,任何一方稍微露出破绽,另一方就可能一击而中,直接KO获胜!

    而明廷与满清相比,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和泰森打拳,泰森纵然露出了破绽,大学生也是缺乏这个实力KO泰森的。

    所谓一力压十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是扯谈,就是这么个理。

    方原问道,“献策,你说该怎么在辽土挑动内乱?”

    宋献策想了想道,“我这些日子编了几句琅琅上口的民谣,可以派细作去辽土散播。”

    方原见他果然是有备而来,早做好了功课,而不是明朝官僚的做派,只管在朝堂上扯谈,具体实行的措施全是崇祯的事,忙问道,“献策,什么民谣?”

    宋献策开口道,“蒙归蒙,汉归汉,不给满人流血汗;灭八旗,诛额真,抢了钱粮抢美人。”

    “哈哈哈!好!好!”

    方原听了这两句言简意亥,琅琅上口的民谣,是捧腹大笑,连声叫好。

    宋献策这个从底层磨练出来的举人果然比那些考科举出身的进士、腐儒要强上百倍,对底层百姓的文化水平是了如指掌。给那些大字不识的百姓宣传什么忠君爱国,什么家国苍生的大道理,什么引经据典,根本没用,这些百姓也听不懂。

    只要稍稍对比一下共党的军歌,和国党的军歌便知晓一二。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国党的第一军军歌: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一个是真正能让战士们听懂歌词,琅琅上口传唱的,能起到振奋军心的作用;一个是文青写来给高层军官自HIGH的,那个年代当兵的十个里有九个都是文盲,连一二三都不认识,谁知道汉终军,班定远是什么人?这种大部分战士听不懂的军歌,振奋军心的作用几乎为零。

    百姓提着头跟着你干,无非就是看眼前的些些利益,抢钱抢田抢女人。宋献策这几句民谣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满人之前抢了蒙古人、汉人的银子、良田、女人,如今煽动蒙古人、汉人一同起来抢回满人的银子、良田、女人,自然是人人乐意。一旦满清统治基础稍有不足,必然会出现蒙古人、汉人大面积对满人的反噬。

    方原冲着马一山道,“老马,民谣可记下了?令锦衣卫指使辽土的商人细作,去散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