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注视深渊 > 23.邓青妍参上

23.邓青妍参上

 好书推荐: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时分。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生有茂盛杂草的山坡向上攀爬。

    早在小半时辰前牧苏便来至擎天断山,于山脚下弃马不用,转而步行。

    见宫凌——薇的欲望驱动着他一路向上。

    选择越少越懂得珍稀。上个副本身边环肥燕瘦,美人如云,还有有dio的女孩子可供选择,牧苏自然不会很在意宫凌——薇。

    这回不一样。除了小七就是师爷这种货色,连屁股都是黑的怎么下得去手。

    又过了一炷香,牧苏勉强爬至山腰位置。牧苏抬头,不起眼的蜿蜒小道延伸向上,被绿植掩盖。

    【击杀青绿山土匪,功德+40】

    一条提示弹出,小七那边有动作了。

    牧苏神情一振,又回头看了眼追上十几米内的谢清白,拨动脚边石块。碎石哗啦啦滚下,谢清白不得不俯身闪躲,这一躲便拉开了距离,继续向上。

    在上坡对下坡和欠钱的对借钱的一样,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击杀青绿山土匪,功德+30】

    消息不间断弹出,牧苏痛苦并快乐着。

    透明桥:“看你坚持不懈做某一件事真是难得。”

    “我也这么觉得。”

    一番枯燥赶路时间,直到某一刻,系统提示一变。

    【击杀青绿山二当家,功德:400】

    ……

    喊杀声戛然而止,二当家被杀,山寨一众士气大减,抵抗登时减弱几分。

    木寨墙上,青绿山大当家惊疑不定望向这群身着朝廷盔甲,举止作风却和自己很是相似的官兵。

    他还没见过官兵会在杀了人之后扒衣服寻找财物。

    就在这时,‘官兵’中一道矮小存在,声音尖锐叫喊:“大家快上!老爷说了,谁若得到匪首的脑袋,今晚老爷就宠幸谁!”

    “杀啊!”

    “一个不留!”

    “为了老爷!”

    众手下一阵怪叫,将弩箭射完,埋头杀去。

    ……

    【覆灭青绿山山贼,功德+300】

    走完最后一段崎岖山路,最后一条提示弹出。

    当前功德:负三千八佰二十五

    评价:罪孽深重

    一个土匪窝给牧苏提供了不到三千的经验……功德。

    如果挑个人数近百的山贼土匪杀过去,牧苏一波就能完成任务了。

    只是还有必要找宫凌·哆嗦·薇吗?

    牧苏抬头看了眼天色,离落日还有些时辰,这时候无论回去还是继续都来得及。

    遇事不决问海螺,牧苏立在擎天断山横截面,边用脚往下踢沙土石子拖延谢清白,边取出魔法海螺:“螺螺,我是要继续还是回去呢?”

    【你开心就好。】

    牧苏感动的捂住嘴。魔法海螺……已经这么体贴了吗?

    那么它一定也能包容我当着它的面找其他女人吧……

    牧苏举起一块人头大石块,下方谢清白看得心头一颤,连忙躲至一块吐出岩石后。牧苏丢下后拍了拍手,一头扎入被绿意占据的断山山顶。

    时过境迁。擎天断山上外貌完全变化,四舍五入就是一千年的无人踏足,这里四处生长茂密大树,近乎将头顶空隙盖个严实。

    牧苏不认的路,只能凭大致方向往中心处走。

    灰头土脸的谢清白还远远跟在后面,若即若离。

    这一走便又是近一个时辰,天色渐暗日薄西山。入眼皆是青藤树丛灌木,不知道了何处。

    “大王叫我~来巡山~咦儿呀儿咦儿哟~~~”牧苏发间插着朵白色小花,拿着不知从哪捡来的木棍,一路蹦蹦跳跳抽打草丛。跑得远了还停下等等谢清白。

    不然他一个人赶路着实闷了一些。

    不用进食,累了休息一会儿就能恢复,谢清白就算有些武功也不是这赖皮的对手。他紧咬牙关,死死盯着几米外牧苏的背景,期盼他赶紧摔一跤崴了脚。

    正想着,忽见前面牧苏一声惨叫,脚下踩空便向下跌去。手上胡乱抓取紧紧拽住几根纤细青藤,紧紧绷直随时可能崩断。

    谢清白心中一紧,可不能看牧苏死在这里,便急忙上前几步想要拉住牧苏,青藤洽在此时崩断,谢清白勉强扑上前扯住牧苏手腕,让他没能掉进深不见底的洞窟。

    “快拉我上去!”

    “你快松手!”

    两道喊声同时响起。谢清白脸色难看,正不断被牧苏体重拖下洞窟。

    牧苏仰头大叫:“你可是官差啊!做官差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吗!”

    “反正你是恶人,也是死有应得!”谢清白银牙紧咬,却没有松开牧苏。

    “少来!你的指责是抓我又不是弄死我!”牧苏大声辩解。

    “少废话!”谢清白又往下滑了几分,半个身子近乎探出洞窟。他脸色涨红:“我快撑不住了!”

    牧苏环视一圈周遭,又低头瞄了眼脚下,洞窟不过茅草屋大小,边缘被灌木遮掩,底部深不见底。

    擎天断山山顶出现这样一处大洞,怎么想怎么奇怪。

    牧苏起了下去一探究竟的打算,嘴上仍说:“你为啥要对我穷追不舍啊。”

    “看你眼熟。”谢清白言简意赅。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牧苏唱了一句,觉得气氛gaygay的就闭上嘴巴,转移话题说:“你快撑不住了吧?”

    哗啦——

    灰土落下,谢清白又往下滑了一截。

    牧苏想了想,从脑袋上薅下一根头发,抬起手臂轻轻放在谢清白头上。

    “你做……什么……”

    谢清白艰难说道,满脸通红,那张姣好面庞也变成了包子脸。

    “千钧一发果然是假的啊。”牧苏神情失落。“放开我吧。”

    “绝不……”谢清白手指捏得发白。“我不会放开你的……”

    嗯……?

    嗯???

    牧苏莫名打个冷战。不要啊!上个梦境的设定不要带到这里来啊!

    他心想还没有自己作不了的死,心中发狠,突然抬手掰开谢清白的手掌,身形向下跌落!

    “不!”

    谢清白徒劳伸出手,看向那道逐渐下落的身影。

    突然间,无数记忆片段从谢清白脑海里闪过,最终,那最刻骨铭心的一张面孔与下坠的人重合。

    这是……

    谢清白呢喃,不知不觉泪已满眶。

    “我是谢清白……我是……邓青妍……”

    花了十世,他找到了他。

    却也失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