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的史前文明 > 第二十章生意兴隆
    王国伟一直领人到药膳馆试菜,瞿若并没有收钱,只说等开张以后再补。

    “放心吧,瞿大夫,等开张后肯定让你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的!”

    王国伟安慰道,宣传的更卖力了!

    终于到了开张的日子,瞿若吩咐梅姨只准备三十份儿的中药,将它们放在药罐里煮着,以备不时之需,免得客人们来了手忙脚乱。

    虽然是开张之喜,瞿若并没有打算多卖,饥饿营销的道理他还是懂得,每天限定销售数量,客人们肯定珍惜来之不易的药膳。

    十二点整,瞿若到门店外面燃放了炮竹,药膳馆正式开张。

    只是。

    往来于门前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进来吃饭的人却一个也没有。

    “小老板信心十足,客人们并不是很多,该不会没有人过来吧!”梅姨心里疑惑,手里的活慢了下来。

    知道药膳馆开张,殷灵也跟着过来了,有些焦急的说道:“怎么还没客人过来啊!”

    她也是食用过药膳的,这几天走路都是轻飘飘的,同学们都以为她是见男朋友当了老板心里高兴,只有殷灵自己知道是因为吃了药膳身体越来越健康的缘故。

    “瞿若的药膳做的这么好肯定有人来捧场的!”小丫头倒是很自信。

    十二点二十分,第一批客人到场,方泰格父子带着四个同伴进入药膳馆。

    远来是客,瞿若急忙吩咐梅姨将滋补烩面、一份排骨汤、一份羊肉汤端了上来。

    他闲着无聊,拉着殷灵坐在大门口的一张桌子上,他耳聪目明,无意间听到了几人的对话。

    “爸爸,你不知道,瞿若这小子也不知道在饭菜里添加了什么药物,我们吃过后都明显的感受到了药效,身体状况有所好转!”方泰格压低了声音道:“我想请您和几位药剂师过来掌掌眼,如果学了他的方子用到药品生产上,鹏济药业又会多几种畅销的保健品!”

    方泰格说话的时候迫不及待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羊肉放在嘴里,羊肉酥滑娇嫩,相比上次中药味道淡了不少,似乎有所改进。

    方父并没有动筷子,他对这件事情很重视,不过因为不懂得中药将所有希望全部放在几个药剂师身上。

    “这......”

    四个药剂师有老有小,年纪最长的大约五十来岁,他资历最老,也是跟着方父一起发家的老人,尝尝了羊肉又和了一口汤水,沉吟了许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老药剂师将目光转向其他同行,得的到都是否定的答案,一个年轻药剂师支支吾吾说道:“老板,这药膳里没有一点药沫,显然是被过滤掉了,单单凭借汤水要想辨别其药性都很难,更别说是知道都由何种药材组成!”

    年轻药剂师的意见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药剂师们纷纷点头,甚至彻底放弃了辨别药材,全身心的投入,享受几百元一份的药膳。

    “废物!这点事儿都办不好,还有脸待在公司享受高薪待遇?”方泰格毕竟年轻,容易义气用事,他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内心的想法,指责药剂师们无能。

    年轻药剂师是鹏济药业从首都医科大学高薪聘请过来的高才生,他哪里受过别人的气,冷冷的盯着方家父子道:“我就这点能耐,老板若是看不上眼可以让我卷铺盖走人,话又说回来,不是我吹牛,我辨别不来的其他人也这样,要是真有人仅凭一点汤水就能知道所用药方,我将这药罐都吞下去!”

    年轻药师在首都医科大学成绩优异,到鹏济药业又被人当老师一样供着,难免有些自傲。

    方泰格沉默了,他也是学习中医的,自然能体会到其中的艰难,除非是瞿若这个开方子的人,否则其他人还真无法知道到方子。

    姜还是老的辣,方父丝毫不为方才的唇枪舌剑所动,脸上依旧饱含着笑容:“吃饭,既然找不出药方就别操心了,这一顿饭好几千块呢,大家好好享用吧!”

    一抬头看到后面的厨房,心中了别样心思:瞿若只会开方子不会做饭,能接触食材的还有其他人吧。

    上次让瞿若为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方子就让瞿若从鹏济药业拿走十万块,这回不需要了......。

    “真行,还带人过来试图辨别药方?”瞿若看着方泰格一行人嘴角露出了莫名的微笑:“别说你们辨别不出来,就算知道药方又如何!”

    “咚咚......”

    百无聊赖的时候瞿若偶尔听到一阵脚步声,原来是王国伟带着十来个人进来了,他率先打招呼道:“瞿大夫,我带着朋友们过来了,这次不是试菜,所有饭钱分毫不欠!”

    王国伟出手阔气,将药膳馆每种菜色都点了个遍,又为朋友们每人叫了一碗滋补烩面,打趣似的对朋友们说道:“这次AA制,每个人都要自己出钱。”

    他的朋友无一不是腰缠万贯的人,这话说出来也就是开个玩笑。

    不料一个肥胖如猪的中年男子脸色却变了:“老王啊,你也知道我家那位母老虎看管的多么严格,我那点私房钱待会儿还有用处,至于这顿饭,还是你请了吧,改日再到我家超市进货,一律给你打八折!”

    徐胖子是一家连锁超市的老板,“稻乡村”偶尔也到他的超市进食材,两家算是合作关系。

    王国伟笑骂道:“徐胖子,你还真敢背着嫂子藏匿私房钱,小心他扒了你的皮!”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徐胖子红着脸坐在下垂首一言不发,好像是被戳重了软肋,看来也是个怕老婆的主儿。

    众人有所有笑,药膳端上来的时候都闭口开始享受美食,更期待药膳给自己带来健康的身体。

    “吱......”

    大门又开了,这次进来的还是熟人,陈教授父女带着殷教授走了进来。

    “爸,你们怎么也过来了......”

    殷灵见到父亲匆忙站了起来,将殷教授三人让到瞿若所在的桌子上。

    “我嘛,你陈伯伯知道美食城新开了一家药膳馆非常好,请我过来吃饭来着,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们了!”殷教授看着女儿满是慈爱:“怎么,你们也来这家药膳馆吃饭啊!”

    “爸,你还不知道吧,药膳馆是瞿若开的!”

    殷灵高兴的做着介绍,就好像是自己的成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