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豪门妻约:说好不爱你 安静澜 韩泽昊 > 第193章 可一可二不可三

第193章 可一可二不可三

 好书推荐:
    <script>readx();</script>    第193章可一可二不可三

    韩泽昊颀长的身影站在床头,他眸光灼灼地望着床上躺着的安静澜。

    安静澜睡得很熟,完全不知道韩泽昊此刻就站在她的床头凝视着她。

    护士看他一眼,正想问他是患者的什么人,就见乔慕白走了进来。

    护士礼貌地朝乔慕白打招呼:“院长!”

    “嗯,你先出去!”乔慕白把护士支了出去。

    “昨天到底生了什么事啊?怎么会伤得这么重?”乔慕白审视的眼神看着韩泽昊,上上下下地打量她。最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会是,是你动的手吧?”

    韩泽昊吃人的眼神狠狠地瞪一眼乔慕白,冷声道:“滚出去!”

    “哦。”乔慕白立即退出病房,顺手关上门。

    病房里,只剩下韩泽昊与安静澜了。

    韩泽昊的神色柔和了下来,看着安静澜手腕上的青块,他眉头拧了拧,双眸里满是心疼的神色。

    他在床沿坐了下来,伸手轻轻揭开被子。看到安静澜一身蓝白条相间的病号服,想解开来看看她身上的伤,又怕把她吵醒,她赶他走。

    他不知道,安静澜一直是醒的。从他进来病房的那一刻,她就看到他了。她故意装睡而已。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他的手,停了下来。就这么腑着头,眸光深情地望着她。

    看到安静澜手腕上的青块,他眉头拧了拧,双眸里满是心疼的神色。

    他低声道歉:“安安,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身体受了伤,也让你心里受了伤。但我和敏纯,真的是清白的。我们只是被人设计了。这是我们结婚以后,我第二次伤害你了。可一可二不可三,我韩泽昊誓,往后的日子,我会用生命来守护你。”

    “我知道,你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我。我也知道,这一次对你的伤害,远比上一次的伤害更重。是我的错,我混蛋,我不应该为了抢蒋氏的协议而喝酒。”

    “安安,我会向你证明,我是清白的。我也会向你证明,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说完,他腑头,在安静澜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然后转头离去。

    走廊上,乔慕白站在那里,他走过去,冷声道:“帮我照顾好安安!”

    韩泽昊开车离开,一边打电话给钟敏纯:“我决定召开记者招待会,我会宣布我们解除婚约的事情!”

    钟敏纯的声音传来:“阿昊,我们见一面!”

    她的声音很镇定,没有一丝的慌张和紧张。

    “好!”韩泽昊点头。

    咖啡馆。

    钟敏纯一脸温润的笑容:“阿昊,你来了!”

    说着,她从包里取了一个盘,推到韩泽昊面前,说道:“你回去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婚约的事情,我还是坚持时装节以后再解除。那样,不会对安静澜造成任何伤害。你不要急着否决,你先回去看看这段视频!看完以后,有什么想法,给我打电话。”

    钟敏纯说完,拎着包包离开,咖啡都没有喝。

    韩泽昊回去看视频。

    看到视频的内容,他很惊讶。这段视频,正是昨晚上他与钟敏纯在房间里的全过程。大概是因为被敏纯取了下来,里面的内容没有剪辑,显得很凌乱,也很完整。

    他醉得不省人事,被两个男人拖进去扔到床上的时候,敏纯已经没什么意识地躺在床上了。然后那两个男人给他们摆好了暧昧的姿势,再拍了照片,就离开了。

    他和钟敏纯都没有意识,睡得死沉。一直躺在一起,什么事情都没有生。

    他捏着盘,拨通了敏纯的电话。

    钟敏纯的声音传来:“阿昊,看完视频了?”

    “嗯。”韩泽昊沉声应。

    “有什么想法?”钟敏纯问。

    韩泽昊实话实说:“我现在有点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做到不伤害安安。这段视频,可以证明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生。但是,我想,现在的她,是听不进去我的解释的。想必,她也没有耐心看完整个视频。她甚至可能会偏激地认为,是因为我醉得厉害,我们之间才什么事情都没有生。”

    钟敏纯依然像知心姐姐一样,说道:“你先把视频收好,以后再找机会解释,现在的确不是个解释的好时机。伍云妍那边,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我想她一定是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韩泽昊打断:“伍云妍,我已经让人控制起来了,还没来得及审问。”

    钟敏纯一喜:“我想亲自审她。安静澜那边,你不要太着急。你们认识的时间太短,虽然相爱,但感情比较脆弱。安静澜也需要更好地成长,才能陪你走过日后的风风雨雨。阿昊,你的性子太冷静了些,爱情,不是那个样子的。你应该学会表达,你应该更多的对她表达你的爱意,而不是像从前和我相处那样。”

    “我们的相处方式,不适合你和安静澜。我们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相互了解,所以可以做到相互信任,不会被外界的事情所干扰。你与安静澜不是这样的,你们只是相爱,相互却了解得不那么透彻。所以,只要有一点误会,就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这样的爱情,是不牢固的。”

    韩泽昊认真地听着,像个乖乖的学生。

    “阿昊,你在听吗?”电话里没有一点声音传过来,钟敏纯不由地问道。

    “嗯,我在听,你接着说!”韩泽昊认真道。

    钟敏纯接着说道:“你与安静澜,在不同的环境里长大。安静澜站在你的身边,本身就顶着巨大的压力,所以,她对自己不是很自信。她需要你的鼓励和帮助。”

    “我有经常夸她!”韩泽昊打断钟敏纯,说道。

    钟敏纯震惊地瞪大了眼珠子,她听错了吗?阿昊他竟然会夸人?

    “是真的。”韩泽昊怕钟敏纯不信,说道。

    钟敏纯扬起唇角笑了起来:“阿昊,这是一种进步,你要再接再励。”

    “嗯,还有呢?”韩泽昊虚心地问道。

    钟敏纯内心震憾,果然,这才是爱情啊!

    她不由地问道:“阿昊,从前,你是不是都没有爱过我?”

    她是笑着问的,多少有点调侃的味道。

    韩泽昊的脸色不太自然,不过电话那端的钟敏纯看不到。

    韩泽昊不回答这个问题,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以前和敏纯的相处,与他现在和安安的相处,感觉是不一样的。以前敏纯出差十天半个月,他都不会太思念,只是交代她打电话报平安。现在和安安相处,一天不看到她,他就会很难受。

    他转移话题:“敏纯,你接着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做,才能让安安自信起来?才能让她足够地信任我,才能让她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怀疑我爱她?”

    “生活是靠积累的。爱情,也需要积累和经营,你如果真的那么爱她,只要遵循自己的本心,把爱意表达出来就好了。”钟敏纯笑着说道。

    韩泽昊对着电话颇郑重地点了点头,再说道:“我让人把伍云妍送到6宅去,你去那里审她。”

    “好!”钟敏纯欣然同意。

    挂断电话以后,韩泽昊一直喃喃着一句话,遵循自己的本心,把爱意表达出来。

    他一直都没有表达出来吗?

    他去花店买了一束玫瑰,亲手写了卡片,看到卡片上对不起三个大字,他的脸色黯了黯。他低喃道:“但愿以后再也不要对安安说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实在是让人厌恶。

    他抱着玫瑰去病房。

    安静澜已经醒了。看到他,没有扭过头去。没有闹别扭,只是看着他,没有期待,没有喜色,平静得如同陌生人一般,眼神客气又疏离。

    他准备好的满腔道歉的话,因为她这样疏离的眼神与这样平静的态度,而说不出来。

    他将花递到安静澜面前。

    安静澜没有接,示意护士道:“麻烦你帮我放着!”

    护士把花接了过去,然后退了出去。

    这是乔院长交代的,如果这个男人过来,她就不必在病房里守着。

    “安安,你好些了吗?”韩泽昊问道。

    “嗯,好多了。”安静澜点头,唇角挂着一抹疏离的笑容。那是对陌生人礼貌的笑容。

    笑得灿烂,笑容却不达眼底。

    “安安,对不起!”韩泽昊道歉。

    “没关系啊!”安静澜依然笑着说道。

    韩泽昊觉得浑身不自在,浑身不舒服。可是,明明安安说没关系了啊!

    “安安,对不起!”他再道歉。

    安静澜笑意大了一些:“没关系啊!我不要紧的,医生都说没什么事的,也没有重伤,都是一些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

    “安安,别这样和我说话。”韩泽昊请求的语气。

    “哦。”安静澜哦了一声,索性闭口不言了。

    韩泽昊蓦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深吸一口气。他解释道:“昨天,我醉得不省人事,没有接到你的电话,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不是没事了嘛。”安静澜说得轻描淡写。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压制住险些夺眶而出的泪水。她笑着,极力地掩饰。她的一只手,在被子里,用力地攥着被子。

    她看一眼韩泽昊,说道:“昨天的事情,你不用觉得抱歉。你想要做什么,或者想要说什么,就告诉我吧。”

    她意有所指。她意思是,不必因为她受了伤觉得抱歉,而开不了口提离婚的事情。

    “我可以吗?”韩泽昊深深地看着安静澜,“你不再生我的气了?”

    他意思是,他想要做什么,想要说什么,都可以吗?

    安静澜显然不这么想,以为他真的要说离婚的事。她咬紧牙关,用力地点了点头。

    韩泽昊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他的声音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好听得让她想要沉醉。

    他说:“安安,我爱你!我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