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帝国之全面战争 > 024 目标
    事后,卡巴斯基先是很丢人的抱着自己的家人痛哭了一顿,然后如同哈巴狗一般对着洪天成各种‘跪舔’感恩,不知对那个便宜上帝发了多少誓言,要为洪天成效忠一辈子什么的……

    卡巴斯基的马屁虽然很忠听,但也仅仅只是顺耳罢了,洪天成听后就忘记了卡巴斯基费劲脑子说的那些赞赏之语。

    当卡巴斯基和他的家人离去后,洪天成望着卡巴斯基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处,情不自禁的感慨道:“真是没想到,一个对同胞和邻居做下那么多丧尽天良事迹的叛徒,竟然真的有勇气为了自己的家人对着自己的脑门扣动扳机,人心不可猜啊……

    不过这样也好,卡巴斯基为了他的家人连死都愿意,只要掌握他家人的生死,卡巴斯基叛逃的几率无疑会大大降低,有这么一个心甘情愿卖命的波兰人做一些事情还是蛮方便的,掌握一家老小可比看住一个精壮的汉子容易得多,这条好狗暂时可以放心使用了。”

    这所谓的考验自然是洪天成为了未来计划做出的一个小小试探,最开始洪天成是真的对卡巴斯基生出了一丝杀心,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一个毫不犹豫对自己同胞同族挥起屠刀的波兰奸,他可以为了活命出卖自己的同胞,自然也可以毫无负罪感的出卖太平军!

    这样的人,在榨取了利用价值后,洪天成将其处理掉也是理所应当的,不过卡巴斯基的表现洪天成一直很满意,所以洪天成就给卡巴斯基留下了一线生机,或者说尝试下是否能抓住卡巴斯基的弱点。

    有弱点的人才利于掌控,那种没有任何牵挂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死亡未必是束缚一个人的有效手段,谁能保证在未来这个人会不会找到脱离自己死亡束缚的办法?

    对于卡巴斯基来说,如果他真的没有牵挂,完全可以趁着太平军全力战斗的时刻偷偷溜走,洪天成不得不为此做一些打算。

    洪天成讨厌自己无法掌控的未知危机!

    好在,卡巴斯基肯为自己家人自杀的举动,打消了洪天成内心的顾虑,用一个人的家人威胁他,手段虽然卑劣了一些,但只要管用就足够了,洪天成要做的事业是复仇和崛起,要是这时候还顾忌所谓的道德典范,他还不如乖乖找艘船回到东方大陆种田过日子……

    洪天成即便自诩为只会喊666的咸鱼,但也是一支有志向的咸鱼,拥有全面战争系统这么逆天的金手指,他要不搞出点大事情来,岂不是连咸鱼都不如了?

    “太平……教义!卡巴斯基的计划虽然可行性极大,但这太平教义老子也不懂啊!全面战争系统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太平教义,那些太平军士卒虽然信奉太平教义,但只是最基础的信徒,让他们传教还不如砍人来的熟练……

    哎,难不成真的需要一点点升级造出来一些太平军正式军官,才能宣传教义么?

    算了,反正我现在兵力才300多,还远没有到打地盘称王称霸的时候,或许等到个人声望达到10以后,新权限的开启能给我一些惊喜。

    战斗获胜能得到个人声望,杀敌和奸淫掳掠能获得罪恶值,嗯,这么一看,我似乎只能走那种战斗不间断的流寇模式了,至少前期我必须要这么走才行。

    好在我拥有全面战争系统补充兵员,不会出现历史上流寇那种军事素养极差的缺陷,炮灰的话裹挟白人平民即可,屠城抢掠就能获得大量的罪恶值,太平教义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

    洪天成脑子里慢慢改善着未来的规划,思索着可行性。

    渐渐地,洪天成的目光瞄向了桌面上绘制的军事草图,手指重重的在中央标记的城镇上点了点:“卡巴斯基说的不错,这片地区的村民几乎都跑光了,应该大部分都聚集在了这座城镇中,这一战必定收获不少,哪怕损失大点我也不会亏本,我计划里的第一步也要依靠这座城镇的人口来实现。”

    洪天成喝了口清水润了润喉咙,对外面的卫兵喊道:“来人,告诉兄弟们,明早出发!”

    由于洪天成这伙人除去太平军士卒外,只有卡巴斯基和他一家子外人,行动效率非常高,卡巴斯基和他家人在太平军士卒面前,自然不敢偷奸耍滑,也是拼了命努力表现着。

    毕竟,卡巴斯基和他家人的伙食质量,还是要看太平军士卒脸色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洪天成这伙鞑靼武装击败乡间民兵联军的事情也传播开来,甚至连日托米尔的大人物都有所耳闻。

    不过,由于洪天成的骚扰范围只局限在村落和聚居点,影响不大,杀死的也是一群波兰贵族眼中的底层贱民,并没有受到足够多的重视,自从乌克兰哥萨克叛乱,来自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和各个地方的哥萨克匪徒,经常光顾波兰人的村落,不知制造了多少惨案!

    要是这种小事波兰贵族们也要带兵去清剿的话,那他们也不用打仗了,天天当剿匪治安大队就够忙乎了……

    只要城镇不被大肆劫掠,波兰贵族们是不会在意的,毕竟,他们需要在意的东西太多太多……

    当然,洪天成并不知晓这一点,而身为普通贱民的卡巴斯基,自然也不可能知晓波兰贵族老爷的想法。

    洪天成急着攻打城镇,是为了掠夺食物,获取罪恶值扩军,全面战争系统虽说十分强大,但那是依靠战争掠夺维持的,要是不打仗不掠夺,用不了多久洪天成就会被打回咸鱼原型……

    卡巴斯基自然是唯洪天成马首是瞻,卡巴斯基见识过最厉害的‘政府军’只是征税官带领的武装税丁,所以他也丝毫没有危机感,无知者者无所畏惧。

    就这样,洪天成一行人士气高昂的开向了目标城镇,城镇跟村落的规模完全是两个概念,洪天成相信,这一次他将获得真正的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