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仙焰 > 第十七章秘术!(求收藏、推荐票、书单)
    一个宗门只有真传弟子才是核心,可见真传弟子对于宗门来说,何等重要。

    真传弟子?

    陈玄一脸古怪的,说道:“道长休要打趣弟子,弟子不过仅是一外门普通弟子而已,何来的真传弟子模样。”

    “呵呵,一位普通外门弟子可以雷火相合?可敢独自降妖除魔!”

    邋遢道人哑然一笑,话音一转继续说道:“这《雷火真法》与玄门道家功法不同,讲究的是自身悟性,同时又要与敌搏斗中悟出诸般玄妙,如此才可真正悟出雷火真意。”

    “至于这清河河神,你自可与那妖族修士一同应对,无须禀报张肃处理。”

    闻言,陈玄脸上一愣,自己与苏青自行处理?不由露出一丝为难,道:“弟子的《雷火真法》层次尚浅,《紫阳心法》又仅是一门基础心法,如何能与苏青一同应对那清河河神!”

    邋遢道人嘿嘿怪笑一声,说道:“你若是连区区清河河神都无法应付,便是得了上品煞气穴位,只怕将来也难凝煞圆满。”

    修士一途,满是艰难苦阻,凝煞、练罡、结丹三关,更是可以决定修士一生道行如何。

    故而修士一途,万万不可退缩半步,不然,定与元神大道无缘。

    “我传你的《雷火真经》乃是神魔宗真传道法之一,一旦将其与紫阳雷法融合一处,俱时足可与清河河神斗上一斗。”邋遢道人伸手一指陈玄眉心之处,传下雷火一术与紫阳雷法融合的秘术。

    “紫阳雷法,亦是雷火一道。雷火一道,亦可衍化紫阳雷法,只要你心思灵巧一些,足可以应对清河河杀。”说完,邋遢道人挥了挥手,让陈玄下去自行领悟雷火二道与紫阳一道中的玄妙。

    陈玄得了一道秘术,自是喜不胜收,不过又想起清河河神的出身来,问道:“道长,可知清河河神与哪位内门弟子或是长老交好!”

    邋遢道人显然不想说起此事,敷衍说道:“许些内门弟子、长老而已,你无需理会,它日若是有人为难与你,自有张肃出面处理。”言罢,邋遢道人轻闭双目,双手结出莲花道印,已然打坐入境。

    见此,陈玄只好转身退出房间,前去与苏青商量,如何应对清河河神一事。

    到了房间门口。

    便见一身黄色衣衫的苏青,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苏小姐,还是先进入房间再说。”陈玄不想让外人知道清河河神一事,免得日后引出祸端。

    “便依公子之言。”苏青微微一笑说道。

    陈玄与苏青二人,一同回到房间,在桌椅上面各自坐下。

    “苏小姐。”

    陈玄露出一丝为难,对着苏青说道:“怕是清河河神一事,只有你我二人亲自应对。”

    “清河河神一身道行高深莫测,公子不必为难,一切自有苏青一人应付即可。”苏青面色如常说道。

    陈玄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苏小姐想象中的那样,而是门中长辈想让我历练一番,在生死搏斗中悟出道法真意,故而只有你我二人一同前去应对清河河神。”

    门中长辈!

    “请恕苏青冒昧,敢问公子宗门是!”苏青闻言心中一动出言问道。

    清河河神与山河剑宗关系不凡,可陈玄口中的门中长辈,竟然让他以清河河神为历练目标,可想而知,陈玄宗门绝非一般的小门小派。

    “不敢欺瞒小姐,在下陈玄,乃是山河剑宗门下弟子。”见苏青面露疑惑,陈玄只有将山河剑宗搬出,打消苏青心中猜疑。

    不过,陈玄只说自己是山河剑宗弟子,而没有说出“外门”二字。

    “山河剑宗?”

    苏青心中一颤,一脸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公子年纪轻轻,便身怀玄门正宗功法,又会紫阳雷法,这种至阳至刚的道法。”

    “不过,清河河神!”

    “苏小姐无需担心,俱时只要小姐可将清河河神拖延片刻,陈玄自有门中道法降妖除魔。”陈玄呵呵一笑说道。

    “公子可有十足的把握?”苏青问道。

    如果能有十足的把握,自己正可趁机给姐姐报仇雪恨。

    “虽无十足把握,不过,重伤清河河神不难。”

    陈玄没有将话说得太满,万一清河河神真的神通广大,不惧自己的雷法,苏青也好有些心理准备。

    《雷火真经》、紫阳雷法二者相合,只要清河河神没有踏足凝煞一境,便万万不可抵挡。

    天地间唯有剑修可与雷法一较高低,二者一个是一剑破万法,一剑生万意,一个是神雷天生,九天引之,皆可越境杀敌。

    剑修最强的,乃是一柄本命仙剑。

    雷法最强的,乃是对于天地中的雷火真意领悟。

    二者各有千秋,没有上下高低一说。

    一经想起死去的姐姐,苏青不禁心中恨意从生,说道:“只要有着一丝机会,苏青都要前去一试。”

    “放眼大楚王朝周边,也只有山河剑宗弟子胆敢打杀清河河神。”苏青暗自想着。

    “不过,陈某刚刚得传门中秘术,尚未将其融会贯通,还请苏小姐暂且等待数日。”陈玄尴尬一笑说道。

    《雷火真经》十分玄妙,紫阳雷法又是至阳至刚,想要二者融合一处,绝非是一时三刻的事情。

    苏青盈盈一笑,说道:“山河剑宗中的玄功秘术,想来定是玄之又玄,公子尽管一心修行即可,观中一切日常事务自有妾身承担,无需烦劳公子。”

    说完,苏青轻轻躬身对着陈玄行了一个道礼,转身出去给观中道士准备饭菜。

    苏青本是灵狐得道,天生聪慧过人,又时长混迹富商百姓之中,自然懂得进退,不可一直催促陈玄前去寻找清河河神报仇雪恨。

    不然,一旦惹怒观中山河剑宗长老,绝不会有她的好果子吃。

    邋遢道人微微睁开双目,似是远远观望了苏青一眼,道:“灵狐一族中人,果然非是一般妖族修士可比。”说完,便继续闭目打坐起来。

    见苏青转身离去,陈玄双腿一盘,端坐在床铺之上,双手结出雷火二印,暗自运起《雷火真经》,口中则是念道《紫阳心法》,默默参悟两门道法中的共同之处。

    一时,陈玄周身雷火二色光芒耀眼,其中又有丝丝朝阳紫气翻滚,隐隐有着不可思议玄妙,从天而降。

    一面是三十六尊神魔齐齐竖立世间,讲述着神魔肉身一道,神光腾腾,气血冲天。

    一面是九尊青铜巨鼎齐镇天地山河,如同仙神讲道,祥云阵阵,万丈光芒。

    “雷火二道,紫阳横空,千万真言,我心如一。”

    陈玄紫府中的仙鼎忽然现身而出,鼎身轻轻一晃,溢出一丝淡青色仙焰,慢慢落入肉身之上,顿时体内《灵火真经》自主运转起来,一段段晦涩深奥的经文从陈玄口中传出。

    一时,宛若天地中的“道”与“理”,将雷火二道与紫阳一道汇聚一处,顷刻间,天音从外来,如丝丝缕缕,久久不曾散去。

    若有若无香气从陈玄身上飘出,不是花香,也非檀香,而是一种道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智慧。

    青铜仙鼎轻轻一转,飞入紫府之中,丝丝缕缕的仙焰,一时消失不见,只有陈玄一人静静打坐悟道。

    宛若昙花一现,种种神光异像一一消失不见。

    只是,远在山河剑宗中的九尊青铜巨鼎,忽然各自神光一闪,随即寂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