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44章 训练日常
    时间一个月,眨眼之间就过去了,菜鸟的新兵训练,已经慢慢的步入正轨,而且训练严度,也越来越是变强,为了尽快尽好的提升兵员的身体素质,规则严格得有些残酷,但既然选择进入军营,这是必然需要经历的过程。

    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结束,回归营地,早就累瘫,平日一回营地就趴下的众人,此刻却是没有休息的意思,一个个竟然兴高采烈。

    刘震脱下身上的准备,兴奋的拉着楚河的手,说道:“楚河,明天就要实弹练习,进来军营一个月,终于可以打枪了。”

    是的,这些兴奋的人,就是因为教官最后宣布,明天进行实弹射击训练。

    作为一个男人,玩枪是拒绝不了的诱-惑。

    作为八年老兵的记忆,楚河对此当然不陌生,看着兴奋的刘震,他不得不开口提醒:“刘震,射击训练,不仅仅把子弹打出去,光是一个射击姿势的训练,就够你吃一壶的,喜欢打枪?到时候你不要哭。”

    刘震一愣,脸煞的白了,对楚河说的,他现在已经不敢怀疑了,因为好几次没听,却都对了,所以这话一出,不少人也都围了过来。

    “楚河,不会吧,开个枪有什么难的,还要怎么训练?”

    “是啊,是啊,咱们又不是炮兵,只要瞄准就行了,三点一线,谁不会?”

    果然是新兵蛋子,楚河从记忆中知道,光是一个托枪的姿势,就千难万难了,因为需要养成一种条件反射,可以用最快的时间,最准的姿势,射出最致命的子弹,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用枪高手。

    练枪练出满手的厚茧,可不是一句玩笑话。

    士兵手中的枪,就如学生手中的笔,三日不练手生的。

    面对众人的怀疑,楚河并没有解释,只是笑着说道:“这个等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第二天,新兵被带到了靶场,军队的靶场与俱乐部的可不一样,全天候的野外靶场,甚至连地面都没有修整过,一切原生态。

    果然听到教官说道:“射击训练,首先要熟悉枪,若连自己的武器都不熟悉,又怎么可能最佳的使用它,从今天开始,六种枪械,全部训练装卸,新兵达标的要求是三十秒,超过时间,全部不合格。”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大失所望,要不是被严重警告过,作为士兵,只有服从服从,怕早就有人迫不急待的开口抗议了,我们是来射击训练的,不开枪训练个屁啊!

    这会儿没有人敢,教官说一不二,可没有人敢挑衅。

    必竟先前有过这样的例子,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还被开除了。

    按照教官的说法,他不介意挑战,但没有本事却跑出来装B,就该打了。

    在军队里,士兵们祟敬的是实力,强者为尊。

    六种枪械,全部都是军队时常需要用到的,有四支长枪,还有两支短枪,各有各的用途,但作为一个士兵,都需要了解他们的构造,还有各自的用途,甚至子弹,都有三种类型,要是在战场之上,连子弹都弄错,那就搞笑了。

    作为教官,冯成才他可不想自己的手下,出现那样的小丑,所以特别的严格,每一个从他手里出来的新兵,都是最优秀的,过关的条件,不可能降低分毫。

    “楚河,出列。”

    楚河双手放在腰间,快步的跑了前来,敬礼放下。

    还没有说话,一把枪已经被冯成才扔到了他的手里,说道:“来,与大家说说,这把枪的构造,等下展现射击姿势,让我看看,你平日里学了多少。”

    是的,楚河对训练的熟悉,让冯成才很惊讶,在这一批菜鸟兵中,也是最独特的,虽然楚河一向低调,喜欢闷声发大财,但他却是这支新兵部队里,仅少几个没有被处罚过的人,由不得冯成才不注意他。

    就好比,优秀的人就像萤火虫,只要在黑暗中,早晚也会被人注意到。

    楚河不想出这种风头,说实在话,要不是系统梦梦要求,他也不会来军营里吃这些苦,能过就行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是我国自主研发的九五式制步枪,该步枪口径5.8mm,为无托式结构,稳定性好;精确度高,枪身较短,平衡性优良,携带方便使其可全天候作战,5.8毫米弹药可在100米内击穿8毫米钢板,并仍带微弱杀伤力,杀伤力大。”

    “至于它的射击姿势,大家注意我的肩膀,还有我双手握住的位置。”其实这些并不难,必竟几种常用枪械的资料,都可以在部队借阅室里查到的,而且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

    冯成才有些吃惊,要说大学生记住枪的资料,倒不奇怪,但是关于九五制步枪的射击姿势,却是书里找不到的,没有想到,楚河竟然知道。

    立刻又命令道:“进行拆枪训练,楚河,由你第一个。”

    “是。”

    楚河没有想到,这教官与他杠上了,要是说些东西,对菜鸟部队来说,很难,但对八年老兵的楚河来说,却是再容易不过了,虽然速度上有些困难,但拆起来并不麻烦。

    一分钟左右,一支完整的枪,已经拆成十多个零件,在那长桌上摆得整整齐齐。

    “用时五十一秒,记得训练速度,现在重新组装起来。”

    “是,教官。”

    楚河把刚才拆完的枪,又一件件的组装起来,这一次耗时就比较多了,最后用时一分十三秒,但对一个新手来说,却已经相当不错了。

    冯成才让楚河归队,这才大声的说道:“还有没有像楚河那样,出来试一试。”

    几百人,没有人敢吭声了,虽然入伍之前,有过各方的了解,但枪械这东西,普通人是摸不到的,要不是刚才楚河表演了一番,这些人根本摸不着头绪,更不要说拆枪与装枪了。

    “既然没有敢,那我再把刚才的拆枪与装枪演示一遍,看清楚,记住,这是一个月的考核内容。”

    “报告教官,我有话说。”

    “说。”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真正的射击,用子弹的那种。”

    冯成才冷冷的笑了,说道:“如果你现在可以把卸枪与装枪达标,我立刻申请射子弹,只有完整的了解了枪,才有资格射击。”

    冯成才不愧是教官,拆枪行云流水,不过几秒钟,那零件就摆了整齐,然后装枪,也不过十多秒钟,拉起保险弹出声音的时候,整支枪已经组装完毕了。

    没有真的射击打枪,很多人都失望不已,接下来的日子,早上早操,练军拳,按照教官的说法,军拳是未来搏杀技巧的基础,谁也不能放松,每日都需要坚持做到,然后是列队跑步,早餐,上午练习拆枪装枪,步骤都学会了,但要提高速度,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做到的。

    至于下午,则开始了搏击训练,这也是众人最喜欢的。

    穿着背心,短裤,在那里击拳飞腿,个个都热汗淋漓,一个动作不好,连续做百次,每一招每一式,都要练得犹如臂使,这样的训练科目密集存在,让每个人每天,都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集合,全部靠拢。”教官命令声又响起。

    这一个多月来,惨痛的经历还是有些作用的,至少这队列,已经初具效用了,教官的命令发出十多秒钟,队伍已经整整齐齐。

    “军拳与搏击已经练了这么久,现在,给你们一个挑战的机会,谁有兴趣,出列陪我过几招?”冯成才难得的用一种友好的表情,询问众人。

    立刻,有人心动了。

    一个身材魁梧,力大体壮的菜鸟上当了,举起了手,叫道:“教官,我来试试。”

    难得有这样出风头的机会,这人可能觉得自己力气大,比教官都壮很多,哪怕是打不赢,也可以走上几招,会倍有面子。

    但楚河分明的看到,两个旁边站立的助教,却是一脸冷漠嘲讽的神色,冯成才可是新七连最强的人,这小子不知厉害,敢与他过招,这一次要不是连长苦苦请求,他才不会来当什么新兵营的教官。

    虐这些菜鸟,有什么意思,至少也虐虐老兵,也能支撑一时半会。

    估计是腻味了,所以才给这些菜鸟机会,送死的机会。

    双手握拳,摆开了阵式,这新兵大声的叫道:“教官,我准备好了。”

    冯成才却是再次问道:“真的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下一刻,冯成才动了,几乎没有人发现他是怎么动的,只知道快,太快了,似乎眼前人一闪,近前的人听到“咔嚓”一声,然后耳边传来一声惨痛的惊叫,那刚才还气势汹汹,准备大战一场的菜鸟新兵,已经飞了出去,在地下滚动着惨叫。

    “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两个助教飞快的冲过去,蹲下身子一探,立刻抬头叫道:“冯副连,他骨折了。”

    “送去医疗室。”

    几个医疗兵拿着抬架过来,很快的把人抬走了。

    冯成才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再次抬头问道:“还有没有人愿意挑战?”

    这一下,沉默了,没有人敢。

    冯成才破口大骂,叫道:“你们是废物么,他虽然不堪一击,但至少有这样的勇气,你们呢,都是懦夫。”

    操,骂我,老子就算是拼着骨折,也要干上一架,刘震就要举手,却是没有想到,站在他身边的楚河,却是率先的把手举起来了。

    “教官,我来试一试吧!”

    被骂了,生气了,被刺激了?都不是,这个沉静无声一个多月的系统,竟然又出声了,虽然声音熟悉,听着悦耳,但是这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发疯。

    “触及新任务,战教官,拒绝任务生死训练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