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579章 一记耳光

第579章 一记耳光

 好书推荐:
    楚河轻轻的推开了房间的门,一张一米五的公主床,靠在墙边,白色的床配着房间粉色的基调,显得安静详和,一个纤瘦的身子蜷卧在床上,清丽的脸上有种雨后的苍白,几颗晶莹的泪珠,挂在脸上,一种莫名的感伤,弥漫在房间里。

    一个粉色的防鸣耳机,戴在耳朵上,阻挡了外界所有的声音,她似乎就像是一个潜在自己梦中,不想走出来的失心人,因为担心外界有太多的伤害。

    楚河满是心疼,估计龙三夫人的事,给龙馨月与龙馨星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可惜,他回来晚了,没有解释的沉沦,让这小女人越发的伤心,这会儿都被伤透了。

    走过去,蹲下来,手伸出,拭去了她脸上的泪水,没有人倾诉的小丫头,只能把满心的悲伤用眼泪发泄,这都是他的错,当初接受她的时候,楚河承诺过,不会再让她难过的。

    虽然楚河的动作已经很轻,但这床上沉睡的小公主,依旧被惊扰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身影,身体猛然的一弹,似乎被吓了一跳。

    楚河立刻叫道:“小星,是我-----”

    龙馨星这一次看清楚了,一双透着几分湿润的眼睛,带着迷茫,无措,还有浓浓的感伤,却是突然间,大声的哭了起来,而且随着哭声,一下子撞了过来,扑进了楚河的怀里。

    “呜呜----老公,你回来了,小星伤心死了,心都伤透了----”

    楚河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她,给她安慰,给她温暖。

    龙馨星像小猫般的,挤在他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楚河不在,她无助的迷茫,觉得被世界抛弃了,现在熟悉的气息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对她们姐妹来说,在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最重要,一个是楚河,一个是母亲龙三夫人,可是突然间,两个人都失去了。

    龙馨月还可以在虚空的训练中发泄,但龙馨星,只能一个人闷闷的承受,都快要痛得死去了,这一个多月来,她如在炼狱之中,痛不欲生。

    哭够了,有了力气,小女人掀掉了耳机,小手拼命的在楚河胸口拍打起来,不停的骂道:“你这混蛋,你太坏了,你太坏了,我与姐姐对你不好么,我们把一切都给了你,你为何还要招惹我妈妈,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在看着我们,都在嘲笑着我们----”

    楚河第一次开口,说道:“不要伤心了,小星,这是我的错,但你要听我解释,看你如此的伤心,我也很心痛的,这件事,我也是出来之后才知道,其中有很多的意外。”

    小女人抬起头来,俏丽绝美的脸上,泛着几许冷漠,说道:“你敢做不敢认,还是不是男人,我妈现在孩子都生下来了,你敢说,这孩子不是你的?”

    楚河看着这小女人真的生气了,无奈的摇头,说道:“小星,我从来没有骗过你,这两年,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做的我为何不敢认,要是我早知道这件事,早就处理了,不会等到现在,也会早就与你们姐妹坦白了,你静下心来,听我从头说起。”

    抱着小女人,楚河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个清楚,虽然他的确有错,但那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该他的承担的责任,他不会推卸。

    “真的么,老公你先前真的不知道?”

    “那一次出了训练之门,我一连昏睡了三天,这事你也知道,只是事后听你们说,我差点伤了龙阿姨,心里还挺愧疚的,却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小星,这事我没有骗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骗如你这般善良的女人。”

    小星似乎接受了楚河的解释,把身子又靠了回来,头埋在胸口里。

    “那现在怎么办,这事一出,我们龙家的声誉被毁了,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昨天回来的时候,龙王已经找过我了,龙家不会再追究龙阿姨的事,必竟他们已经离婚了,自然可以有自己未来的生活。”

    “可是,可是----”

    “不要可是了,这是由我造成的,当然由我一力承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小星,我只求你不要伤心,原谅我,看到你脸上的泪水,我心都快要碎了。”

    “都怪你,都怪你,是你伤害我的心,你这坏人,欺负我们姐妹还欺负我妈,你叫我们以后怎么见面,这一个月来,我都不敢回去,更不敢去见我妈,真的好丢脸,好丢脸。”

    这一次,楚河没有解释,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伤害的确已经造成了,对龙家姐妹来说,这件事就是一种无形的痛,都是楚河的错。

    “龙馨星,我爱你,请你接受我的追求,我是世上最爱你的人-----”那吵杂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楚河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龙馨星一见,立刻解释道:“是何家的何玉歌,我都说了我有未婚夫了,但这人总像牛皮糖一样的缠着,我烦都烦死了,学校因为他的身份也不好得罪,我最近心烦,也懒得理会他,他反倒越来越来劲了。”

    楚河低下头,在小女人小嘴轻轻一吻,依旧这么香甜,虽然被偷袭了,还给了楚河一个白眼,但两人之间的温馨气氛,却是融合了不少。

    “走吧,我们下去,老公帮你解决这个麻烦,我的女人也敢骚扰,这何家的胆子不小啊!”

    他与龙馨星姐妹订婚的事,在世家来说不是秘密,何家明明知道还让这何家孙子如此做,想来目的并不简单,怕是故意的找事。

    龙馨星想要劝说什么,但终是没有开口,轻轻的点头答应了。

    牵着龙馨星的手走出来,寂叔早就等在这里,看到两人,立刻招呼:“二小姐,楚河。”

    龙馨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寂叔,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寂叔刚硬的脸上,泛起了几许温和,说道:“没事,只要二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楚河说道:“寂叔,我们走吧,我带小星回馨园别墅住几天,你送送我们。”

    “好。”

    三人走下楼来,外面似乎更加的热闹了,三人的出现,让这热闹瞬间变得静止,是的,因为龙馨星出现了,不仅如此,一个年青的男人,还牵着她的手,那相随相亲的模样,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

    这还在求爱呢,求爱的对象却牵着其他男人的手,这就尴尬了。

    “你是谁?”一声暴吼,那何玉歌就已经冲了过来,一副想杀人的样子。

    楚河连话也懒得说,一记耳光就已经扫了过去,那手掌之中,用了真气,这一耳光落下,眼前碍眼的人,就已经飞了出去,正落在铺好的花堆里,但惨叫声已经响起。

    “杀,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四道身影瞬是纵起,作为何家三少爷,当然有保镖在四周守护,听到命令已经扑了过来,楚河眉头一皱,对这四个扑过来的身影连说话的兴趣也没有,一手牵着龙馨星,一手已经挥了出去,一道冷声的喝叫:“滚”字已经脱口而出。

    四个扑过来的身影,还没有打照面,就已经全部飞了出去,不是断手,就是断脚,落地的那一刻,就已经变成残废了。

    看着那鲜艳的花堆,楚河信手一扫,那花堆瞬间炸开了,炸得肢离破碎,所有的各色花瓣,满天飞舞,楚河就这样的牵着龙馨星的手,从这花瓣扬动的世界里走过,就像是金童玉女一般的,竟然如此的匹配,每个看着两人身影的人,都把如死狗一般瘫软在地面上的何三公子忘记了。

    如此美景,一生难得一见,就像一幅画卷,融入记忆中,一生难忘。

    甚至站在人群中的莫流翠,此刻也是心神恍惚,看着依在楚河身边的龙馨星,一脸的羡慕,为何这女人能找到如此优秀的男人,而她却没有?

    穿过花的世界,两人上了车,寂叔开着车,扬长而去,热闹的求爱场景,在一种难言的寂静中结束,但谁都知道,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莫流翠当然知道,何家三公子如此故意的求爱,有何家老人的意思,相信楚河也能感受得到,所以这会儿,何家三公子已经被废了,一个耳光,让他从此与床结缘。

    但那一瞬间,楚河的强大与霸道,却表现得淋漓尽致,不问缘由,不问身份,只做自己想做的,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吸引。

    “这个男人就是龙馨星的未婚夫么?”女伴轻声的喃语道:“我都有些喜欢他了,流翠,你可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莫流翠沉声的说道:“他叫楚河,京都楚家楚河。“

    楚河这个名字,早就名动京都,但这地世家来说,是一个禁忌,每个人都知道,但却没有人愿意提起来,因为他背后代表的楚家,会改变整个京都的权力结构,对九大顶级世家来说,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是梅彩衣的梅家,也不想京都发生震动,平稳才是大局。

    但当楚河决定入住楚家老宅的时候,有些压抑的情绪,对方的矛盾却是已经开始爆发了,而何家如此的挑衅,这真的只是一个开始。

    楚河并不需要去查探何家是什么意思,明明知道龙馨星是他的未婚妻,还敢让家里人追求,真当他楚河好欺负不成,既然想试探,那就试个够吧!

    京都校园发生的这件事,似乎只是一件小事,当天在校园里就平静了,但在京都世家之间,却是引起了震动,每个老人都知道一件事,失踪数月的楚河,又出现了。

    而且这一次的出现,似乎更加的霸道,行事风格既熟悉又让人害怕,似乎曾经的楚太爷重生了。

    当楚河把龙馨星带到馨园别墅的时候,京都各地的电话信号却是变得密集起来,各大世家的老人,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拨通那些平日里很少拨通的电话,一个个商量着应付接下来形势变化的打算,如一潭死水的京城之局,似乎开始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