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12节 东林党罪过罄竹难书(一)

第712节 东林党罪过罄竹难书(一)

 好书推荐:
    崇祯皇帝被流寇逼死,帝都失陷,如此不光彩的事情自然得有人负责。

    崇祯皇帝肯定是没有错的,他诛阉党,勤俭勤勉、兢兢业业,在位十七年用尽心力意图复兴明室,奈何天灾人祸,外有流虏与北虏,内有阉党与权臣,导致壮志未酬,壮烈殉国,可谓是气壮山河……以下省略三千字的赞美之词。

    颜常武当然不是发疯,就算崇祯皇帝再昏庸无能,也得捏着鼻子把他给洗白了成为英明之主,这是屁股决定脑袋,不得不为。

    不要低头(认错),(否则)王冠会掉!

    常言道:“官官相护”,同样地,对于上位者来说,“一王不弑他国之王”乃是正理。

    否则,让大家知道了上位者的真实面目,连带着其他的上位者带的光环在臣民间就会彻底地失去光彩!

    哦,原来皇帝也会错,那么其他人都会错喽。

    如此大家就会想:“我原来跟随的是垃圾啊,还值得我为他而战?”

    这点有个实例,譬如钢铁同志在去见了马克思之后,继位的赫鲁晓夫赫光头把他鞭尸,一夜之间,“接手时是一个扶木犁的穷国,离开时留下的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强国”的钢铁同志从万人敬仰的圣人沦落成为万人唾弃的魔鬼。

    1956年2月,赫鲁晓夫这个蠢材居然在苏共二十大作了秘密报告,亲自揭开了斯大林在1930年代搞肃反扩大化、搞个人崇拜以及卫国战争初期因缺乏警惕造成巨大损失的内幕。

    斯大林建立起来的***政权就这样被赫鲁晓夫彻底揭穿。斯大林是魔鬼还是开国先驱成为苏联人民的噩梦。一夜之间苏联人民一下子失去了信仰。斯大林建立起来的精神体系也随之垮台。在失去精神信仰一刹那,百姓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迷迷糊糊觉得斯大林等于独裁***。

    不信他们了!

    后来的毛熊千古就有赫鲁晓夫的重大贡献,他自己否定了自己,不死才怪!

    而崇祯皇帝被干掉后,颜常武一口咬定,崇祯皇帝没错,至少大方向没错。

    错的是其他人,负责任的在朝外是李自成和黄台吉,朝中的自然得找出责任人来。

    阉党完蛋了,他们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锅就得由东林党来背了!

    在对东林党下达的降罪诏令道:

    其罪一、不顾大局,不识大体,逼迫三朝君父,不是为臣之道!

    万历皇帝不上朝,真正的原因是为了避开东林党人,躲清闲去了。随后的天启皇帝之所以“酷爱”木工,原因和他祖父是一样的,也是躲清闲去了。

    崇祯皇帝在打倒阉党后,东林党上台,众正盈朝,然而很快地,崇祯皇帝就把东林党领袖钱谦益给贬谪出了朝廷。

    为什么呢,无它,太过多嘴呱噪,喋喋不休,喜欢上表表现,弹劾这弹劾那,对朝廷政策大加抨击,他们却又拿不出什么象样的方法来解决朝廷面临的问题,眼高手低。

    这就是典型的书生误国,东林党人误国!崇祯上台以后,打击以魏忠贤为代表的宦官势力,把持朝政的全是读书人,读书读多了,而不知变通,关于少数民族的对策,学得都是“尊王攘夷”、“华夷之辨”这类的大道理,而没有实际处理外交事务的能力,更没有指挥军队打胜仗的能力,偏又喜欢指手划脚的。

    同时也不想承担历史责任,因为迁都、议和是需要承担责任的,北京一旦放弃,明王朝的宗庙、陵寝必将会被李自成破坏,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士大夫都重名节,看重虚名,喜欢高调,这种让自己名誉受损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去做。

    结果导致崇祯皇帝倒台,这锅肯定得有人来背,不能由整个文官系统来背,由东林党来背吧!

    其罪二、由于东林党人的干涉,工商税先后三次被废。

    纵观整个明朝,由于朝廷制度的原因,可以说是严重的重农抑商,这也造成了明朝的财政主要以农业税为主。隆庆四年(1570)年左右,明朝每年的财政收入约为3078万两,而其中农业税占比高达81%,工商杂税只占总收入的12%。万历年间,张居正改革税制,开始逐渐加重工商税的征收,然而由于东林党人的干涉,工商税先后三次被废。

    张居正去世:工商税一次被废。万历初年,张居正主持改革,加大了工商税的征收。这极大的触动了江南的工商利益集团,这种情况下,他们拿出真金白银,支持东林党形成。张居正死后,东林党人立即废除了张居正的税收制度。

    万历皇帝去世:工商税二次被废。万历皇帝因国库紧张想从江南征收赋税,但由于遭到掌管外库的户部(文官,东林党!)阻挠,万历只能将征收工商税的人物交给内库。这便是所谓的万历皇帝贪财之谜,而实际上,万历三大征所用的钱,大部分是由内库的工商税进行支撑的。没有这些钱,根本就没有大明的荣光,东林党就是炮党!

    东林党开始在在万历死后再次把持朝政,掌权后的他们立即逼迫泰昌帝废除了各地工商税收,再次导致国库开始吃紧。

    魏忠贤去世:工商税三次被废。由于当时辽东战事吃紧,空虚的国库根本无法应对巨大的军费开支,于是魏忠贤出现了,他再次开整工商税,使得国库又开始充足起来。然而好景不长,天启皇帝死后,在崇祯皇帝支持下魏忠贤迅速倒台,东林党再次掌权。于是工商税再次被废,导致辽东战事吃紧,则是怎么省钱怎么搞,再加上将领的层层盘剥,导致辽东缺饷愈演愈烈,甚至激起兵变,而东林党则将责任全部推到了辽东军官身上,指责其贪污军饷、指挥不当。

    没有了钱,皇帝也成了街道边的乞丐,想做什么事都办不成。

    东林党成天花天酒地,包养秦淮美女,一唱一和,美其名为风流。

    他们哪里舍得自掏腰包支援前线?但是公然拒绝国家大事肯定不明智,所以他们就把看家本领搬出来了,宣称不征收工商业的税赋是先祖皇帝定下的规矩,不可破坏,同时极尽一切手段,攻击毁谤边疆统帅将士有通敌叛国的嫌疑,

    他们掌握了语话权,被污蔑的武将们岂能不怒,之后战争不尽人意,不得不说官兵们因文官而士气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