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圣宫退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圣宫退

 好书推荐:
    咚!

    柴嬴的身影,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地。

    自身黑金丹被碎,柴嬴显然是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如今他体内源气萎靡,显然是再无战斗之力。

    无数道目光沉默的望着那坠落而下,不知死活的身影,整个天地,依旧是那般的死寂。

    一道道视线,汇聚向那道身形挺拔而立,面容平静的年轻身影,这一次,那些各方人马的目光中,显然是多出了一些忌惮之意。

    即便是各宗的圣子,都是在此时收敛了原本的那种居高临下。

    对于周元之前的战绩,各宗圣子之前也是有所耳闻,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首席之间的争斗而已,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就犹如狮虎根本不会在意豺狼之间的厮杀。

    但此时此刻,他们不得不收敛了那种居高临下,因为他们明白过来,这头他们眼中的年轻豺狼,同样是拥有着搏杀狮虎的力量。

    周元,这个苍玄宗的首席,已经堪比圣子!

    这些年中,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一位首席,竟然能够在正面的战斗中,搏杀一位圣子!

    这一刻,那些各宗的圣子,方才是真正的开始重视起周元来。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再不重视的话,说不得下次遇上时,那柴嬴的下场,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当柴嬴不知死活的坠落时,谷口另外一处的战场,也是变得有些尴尬起来,那是赵烛与池雷。

    而此时,不论是赵烛还是池雷,都是面色僵硬的望着那个方向,眼中的惊骇之色,简直让得两人忽然有点惺惺相惜起来。

    显然,两人都是有些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在之前周元毛遂自荐的想要成为候补镇守时,赵烛最为的反对,因为在他看来周元纯粹是想要来混贡献,这种圣子间的争锋,周元一个首席,哪来的资格?

    所以在之前柴嬴冲向周元时,赵烛几乎都已是认定周元下场不妙,但他也是没什么办法,毕竟他同样被缠得分不了心。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当他这边还在竭尽全力的应对池雷的时候,那另外一边的战场,却是已经开始出现了胜负。

    而且那个结果,还是他根本不敢想象的。

    “他怎么可能打败柴嬴?!”

    相同的话语,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自赵烛与池雷的嘴中吐出。

    不过赵烛是震惊与难以置信,而池雷那边,则是多了一丝惊恐之意。

    眼下的局面,顷刻间就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原本他们的打算是柴嬴迅速的解决掉周元,然后便可与他联手做掉赵烛,到时候整个局面的主动性都会落到他们圣宫的手中,苍玄宗不得不服软低头。

    可如今局面出现了偏差,柴嬴不仅没解决掉周元,反而是被解决了于是他们的计划,彻底失败。

    池雷额头上有着冷汗浮现,再也不敢主动的进攻赵烛,反而是开始退后,目光戒备的看向周元与赵烛两人。

    远处,周元待得体内沸腾般的气血渐渐的平息,然后张嘴吐出一团血沫,身体中依旧有着刺痛传出,若是换作常人,此时恐怕早已没了战斗之力。

    不过好在周元修炼了“太乙青木痕”,浓浓的生机自体内弥漫,迅速的修复着伤势。

    他抬起头来,目光锁定了远处的池雷,然后身形一动,几个闪烁间,就已出现在了赵烛身旁。

    “赵烛圣子,还没解决呢?”周元淡笑一声,问道。

    赵烛面色微微发青,哼了一声,如果是以往的话,他必然会喝斥,但此时,他却是明白过来,如今的周元,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首席了

    当他战胜柴嬴的那一刻,他就拥有了成为苍玄宗圣子的资格。

    所以在身份地位上,周元已不比他差,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轻视周元的资本,不论是实力,还是身份

    那池雷瞧得周元来到,面色更为的凝重,周身源气涌动,警惕十足。

    不过周元只是瞧了他一眼,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抬头将目光看向楚青他们所在的方向,因为到了现在,局面已是极为的清晰了。

    如果圣宫不想要将柴嬴与池雷都是栽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们,就该服软了。

    楚青瞧得周元的目光投射而来,也是轻轻点头,旋即视线转向结界之外的姜太神,叹了一口气,道:“姜太神,真是不好意思,看来你费尽心机送进去的两位圣子,没能完成你的任务。”

    姜太神眼皮微垂,面色淡漠,道:“楚青,你未免太得意了一些吧。”

    楚青笑笑,神色懒散的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做选择吧,如果还想继续打,我苍玄宗奉陪便是。”

    如今的局面,主动性落到了他们苍玄宗的手中,圣宫如果继续缠下去,除非他们真要直接不顾一切的死磕。

    但此处各宗云集,在暗处虎视眈眈,恐怕圣宫,并没有死磕的勇气。

    所以姜太神才打算施展手段将柴嬴,池雷二人送入进去,试图从内部打破,令得苍玄宗服软,只是可惜的是,他的打算,如今尽数的落空了。

    如果圣宫还打算继续的拖下去,池雷与柴嬴两位圣子,必然是会损失掉了。

    其实他们的死活,姜太神并不是特别的在意,只是就算他们死了,也不会令得他们圣宫眼下的局面变好一分。

    姜太神双目微闭,片刻后,缓缓的睁开,然后脸庞上的微笑再度浮现,淡声道:“楚青,这一次,我们圣宫认栽了。”

    “这座七彩宝地,与我圣宫无缘。”

    他倒也是果断之人,知晓拖下去也是无用,既然如此,那就选择放弃吧。

    圣宫其他的圣子皆是面色不甘,但却不敢忤逆姜太神之意,于是只能渐渐的收敛了源气,因为他们同样明白,今日这场七彩宝地争夺,他们圣宫已是落入下风。

    楚青见状,也是轻笑一声,然后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便退走吧,待得结束后,你们这两位圣子,我苍玄宗自会放回。”

    姜太神面容平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目光,忽的投向了谷中周元的身影,他双目微眯,淡淡的道:“周元是吗?不错,今日之事,我圣宫记下了。”

    话音落下,他直接是转身脚踏源气掠空而去,根本没有理会那池雷与被重创的柴嬴。

    他倒也并不担心苍玄宗杀了两人,因为正如他不想在这里和苍玄宗死磕一样,苍玄宗同样不敢真的激怒他们。

    詹台清转身跟上,金蟾子那金色竖瞳远远的盯着周元,眼中的森冷与残酷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周元,希望你能活着走出这玄源洞天。”他淡漠一笑,言语之间的杀意,几乎是掩饰不住的席卷而出。

    旋即,他也是转身而去。

    于是短短不过数十息的时间,那圣宫的人马,便是退得干干净净。

    随着圣宫的退去,这片山里间隐匿的各宗人马,也是有些遗憾,他们明白,连圣宫都铩羽而归,这座七彩宝地,已经无人能够染指了。

    于是,那些各宗人马,也是开始退走。

    不过,在临走之前,那些目光,皆是投向山谷中那一道修长挺拔的年轻身影,他们知晓,今日之后,周元之名,将传遍各宗。

    苍玄宗,新圣子,周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