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危局
    湖泊之前,周元望着那一脸玩味的武煌,面色也是有点阴沉,在这里撞见武煌,显然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真的是有点倒霉。

    毕竟以周元如今的实力,的确还不是这武煌的对手。

    所以,周元的目光微微闪烁,下一瞬,源气陡然自其脚下爆发开来,而其身影直接是毫不犹豫的掉头疾掠而出。

    眼下,只能先逃了。

    “跑得掉?”然而,武煌瞧得掉头果断逃跑的周元,则是微微一笑,笑容隐隐带着一丝讥诮。

    他脚掌一跺,雄浑的赤红源气自其体内爆发出来,炽热无比,连身旁的河水都是在此时沸腾起来,地面迅速的干裂。

    砰!

    武煌的身形,猛的暴射而出。

    仅仅数个呼吸间,他就直接出现在了周元的后方,手掌赤红,一掌就拍了下去,下方的地面,都是在此时震裂开来。

    “龙步!”

    感受着那武煌的掌风凌冽,周元不敢怠慢,急忙施展龙步。

    他的身形变得有些模糊,那掌风呼啸下来,竟是搽着身体掠了过去。

    砰!

    地面崩裂开来,而周元则是借助着那劲风,狂掠而出。

    一掌落空,武煌依旧不急不缓,身形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跟随,他的脸庞上挂着猫戏老鼠般的笑容,时不时的一掌拍出,便是将周元逼得极为的狼狈。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周元却是屡屡险象环生,好几次都差点被武煌正面击中。

    而周元,显然也是在武煌的追击下,渐渐的有些疲态现出。

    “真是可怜的周家废龙...”武煌单手负于身后,他一步步的走向周元,神态怜悯,道:“不过你放心吧,杀了你后,我也会将你们大周王朝摧毁,你的亲人,都会去陪你的。”

    轰!

    不过,就在他靠近周元的那一瞬间,周元脸庞上疲态陡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寒凌厉,他脚掌一跺,竟是不再后退,反而是闪电般的对着武煌冲去。

    “龙碑手,破天!”

    他手掌拍出,源气滚滚,一掌之下,面前的空气都是爆裂开来。

    “三品源纹,黑金掌纹!”

    在施展出了最强的一招攻势时,周元掌心上,同样有着光纹浮现出来,黑金般的色彩自掌心浮现出来,似乎极为的坚硬同时又具备着杀伤力。

    短短一瞬间,周元爆发出了极为惊人的力量。

    轰!

    汇聚周元全身力量最为凶悍的一掌,便是重重的对着武煌拍了过去。

    武煌的眼神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凝,五指紧握,一拳轰出。

    咚!

    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两人脚下的地面直接是龟裂开来,周元的身躯倒射了出去,脚掌在那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深深痕迹。

    而那武煌,袖口也是炸裂开口,脚步急急的倒退了十数步。

    他的面色,在此时变得极为的阴沉,盯着周元时,杀意涌动:“还真是兔子急了也咬人啊。”

    “不过,你也真正激怒我了!”

    雄浑的赤红源气,犹如一条洪流,自武煌天灵盖呼啸而出,翻滚之间,释放着极为霸道的炽热之意。

    显然,他再不打算猫戏老鼠,而是要下真正的杀手了。

    周元望着这一幕,面色也是愈发的凝重起来,他轻轻摸了摸手指上的银色指环,眼神森冷。

    如果真是到了最坏的情况,他也只能动用银影了,如今的他,已是虚境后期,如果借助银影的力量,必然能够在短时间内甩脱武煌,但唯一不稳定的是,在使用银影后,他不知道会昏迷多久。

    在周身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陷入昏迷,而且地点还是在圣迹之地这种充满着危险的未知地方,那显然也是充满着危机。

    不过...总比现在就死在武煌手中好。

    武煌的身体缓缓的升起,他脚踏源气,目光俯视下来,盯着周元,漠然的道:“真应该让武瑶在这里看看你这幅狼狈的模样,那样的话,想来她就不会再对我是真龙产生什么怀疑了吧?”

    他摇了摇头,不再废话,双手猛然一合,顿时那赤红源气咆哮而下,犹如岩浆洪流,携带着强悍的力量,对着周元冲杀而下。

    洪流呼啸处,虚空都是在微微的震荡。

    赤红洪流充斥眼球,周元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掠过一抹果决之色,手掌一拍乾坤囊,那银色圆球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嗡!

    不过,就在周元要启动银影的那一瞬间,这天地间,忽有一道奇特的声音响彻而起,似是剑吟。

    咻!

    赤红洪流呼啸而下,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忽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自后方暴射而来,锋利无匹的气息自上面散发出来,地面上都被切割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嗡!

    黑影直接是与那呼啸下来的赤红洪流撞击在一起,两者撞击爆发出狂暴的冲击波,将附近的地面,尽数的撕裂。

    烟尘渐渐的消退,周元也是有些惊愕的望着眼前,只见得在他的前方,一柄厚重无锋般的黑色大剑,矗立在地面上。

    剑身微微的颤抖着,释放着凌厉的剑气。

    武煌望着那柄黑色重剑,面色也是一沉,寒声道:“剑瞎子,李纯钧!为何多管闲事?!”

    “剑瞎子?”

    周元心头微动,转过头来,只见得在那远处,有着一道黑衣人影缓步而来,他的步伐不快,但数个呼吸后,却已经来到了周元的前方,立于那柄黑色重剑之后。

    他抬起头,那双目处缠绕着黑布,他看向武煌所在的方向,双掌搭在剑柄上,沙哑的道:“吃人一顿饭,欠人一份情。”

    武煌眼神阴沉,周身赤红源气翻滚,显然心中已然震怒。

    “你走吧,我来拦住他。”那名为李纯钧黑衣青年微微偏头,对着周元道。

    周元手中的银色圆球收入乾坤囊,他看着眼前的人,沉默了一下,道:“谢了。”

    虽然他也有着最后的手段,但如果能够不动用,那自然是最好。

    李纯钧摇摇头,道:“只是还你那顿烤肉的人情而已。”

    周元笑笑,道:“别把他打死了,因为...我想要亲自动手。”

    李纯钧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周元竟然还有这般魄力,他感觉得出来,后者并非是在逞强,而是真的拥有着如此心思。

    于是,他那木然的脸庞上,首次出现了一点微弱的笑意,道:“放心吧,现在我可打不死他。”

    周元笑着点点头,然后抬起头看向面色阴沉的武煌,缓缓的道:“给了你这么大的机会,你都没能杀掉我,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那气运,是假的...”

    周元大笑一声,也不理会那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的武煌,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身影化为一道光泽,迅速的消失在天际之边。

    远远的,似有声音传来。

    “武煌,你这人头,留着我下次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