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坍缩
    有时候,在人遭遇了困难和挫折、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的时候,他会骂一句“贼老天瞎了眼”。

    这种行为是纯粹的发泄,看起来无可厚非——但是在瓦罗兰、艾泽拉斯等超凡的世界里,肆意侮辱某些存在,却是纯粹的作死行为。

    比如在瓦罗兰,你就不能对着太阳和月亮比中指。

    而就在刚刚,在罗德的引诱下,烈阳神使对着月亮来了一发烈阳术。

    烈阳神使的本意是给罗德来一发烈阳术,然而激动之下,他忘记了还有投鼠忌器这一说,当烈阳术出手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对准了月亮。

    更尴尬的是,罗德第一时间闪现消失了。

    不用想了,这是红果果的亵渎。

    下一刻,皎洁的月光洒了下来,笼罩住了烈阳神使。

    这并不是报复,只是月亮符文本身的规则——侮辱月亮的,必须受到惩罚。

    烈阳教派和皎月教派本来就是水火不容,太阳符文和月亮符文也曾经争夺过不少下属符文,烈阳神使的亵渎举动直接引来了月亮符文的强烈反噬,让他满眼月光。

    白茫茫一片。

    烈阳神使想要冲破这份来自于月亮的束缚,但是很可惜的是,他办不到。

    银灿灿的月光看起来很温柔,似乎人畜无害——但是在烈阳神使看来,它却编织成了一道大网,将自己完完全全地包裹了起来。

    明明没有人束缚自己,但是烈阳神使却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不由己。

    一举一动都变得迟缓而扭曲。

    更可怕的是,在皎洁的月光之下,烈阳神使失去了对于太阳符文的感应。

    甚至他自己都感觉不到任何太阳的力量。

    烈阳神使所见之处,唯有一片皎洁的白月光。

    烈阳神使慌了——他不知道这是因为月亮的反噬,还是自己真的失去了太阳的眷顾,他想要逃离月光的范围,但是在无法化为流光的情况下,他能做的只有奔跑。

    罗德在一边不再出手,而是静静地看着狼狈的烈阳神使。

    不是为了看笑话,而是寻找一个让他彻底崩溃的机会。

    突如其来的月色让本身就心神不安的烈阳神使暂时性地失了智,罗德贸然动手很有可能起到反效果。

    ……………………

    烈阳神使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月下跑了多久——他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在祖安的废墟之中踉踉跄跄,步履艰难。

    在奔跑的过程之中,烈阳神使一直在向着太阳祈祷,他祈求太阳的力量、祈求太阳的帮助、祈求太阳的宽恕——但是终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如果此时烈阳神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向着月亮祈求宽恕,他很有可能恢复如初——但是在罗德接二连三的刺激下,他满心都是烈阳的力量,哪里还会去想那些!

    烈阳教义有一条名为公正。

    对于做出了亵渎举动的烈阳神使来说,向月亮祈求宽恕并非是错误,可是他却固执地向着太阳祈求力量。

    于是,他越是祈求,越是无助。

    烈阳神使的身上,光辉越来越黯淡——他的双眼之中,代表着太阳符文的璀璨也开始慢慢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幽寂的紫色。

    在错误的方向上一意孤行,越走越远,烈阳神使真正意义上开始失去太阳的眷顾。

    罗德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虚弱。

    轮到我上场了!

    谨慎的罗德悄悄溜出了月光的范围内——毕竟这份亵渎自己也有份,身为引导者,罗德不敢肯定自己这样做会不会也惹来麻烦。

    于是,罗德干脆在月光的范围之外,对着烈阳神使搓火球。

    不是罗德不想来点杀伤力更强的,实在是现在,罗德法力值已经严重不足了。

    “抱歉。”

    一发又一发呼啸的火球脱手而出,拽着长长地尾焰,飞向了还在踉跄奔跑的烈阳神使。

    失去了烈阳之力,烈阳神使不过是一个强壮一些的、甚至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凡人而已。

    前几发火球在他竭尽全力的躲闪下砸在了废墟里,而到了第四发,烈阳神使终究没能躲开。

    “轰!”

    炽热的火球在烈阳神使的胸口炸开,将他直接掀飞了出去。

    代表着神使身份的长袍在火焰之中灰飞烟灭,烈阳神使低头看着自己胸口被灼伤的焦糊处,愣住了。

    多久了?

    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受伤了?

    烈阳,难道真的要弃我于不顾了吗?

    然后,下一发火球呼啸而至。

    “轰!”

    烈阳神使再次被掀飞出去——拉阔尔人强壮的身体使得他虽然狼狈,但是伤口却不致命,但是精神上的打击却让他机会一蹶不振。

    没有了熟悉的烈阳屏障,烈阳神使左手几乎被打断了。

    这下,他眼里的璀璨光辉终于……熄灭了。

    艰难地爬起身来,烈阳神使看向了罗德。

    皎洁的月光下,烈阳神使的双眼却一片模糊和朦胧。

    火球的再次呼啸而至。

    这一次,烈阳神使没有再次被掀飞出去。

    一道紫色的,扭曲如阴影一般的屏障出现在了烈阳神使的周围,火球甚至没能荡起一丝涟漪。

    罗德目瞪口呆。

    如果说之前的烈阳神使像是一轮太阳,灿烂而炽热——那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星星坍缩而成的黑洞。

    幽冷而寂灭。

    仿佛要……吞噬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