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尹晓楠景易宣全文在线 > 第116章沉痛的决定

第116章沉痛的决定

 好书推荐:
    <script>readx();</script>    额上已经有细密的汗水隐现出来,漆黑的眼底泛起层层血丝,他哑着声音,继续同小阳阳说话,“宝贝,坚强一点!!妈妈在等你,知道吗?来,告诉叔叔,你很坚强,你是个坚强的孩子!!阳阳……”

    景易宣说完这话,就感觉到握着他手指的那只软mianmian的小手动弹了一下。

    “他有反应了!!”

    景易宣的欣喜跃然于表面,低头,激动的在小阳阳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宝贝,你果然跟你妈妈一样,都是坚强的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护士在一旁也跟着笑了起来,抹了抹眼角感动的泪痕,“景医生,这宝宝跟你好像,简直就像是你的儿子!!”

    景易宣微微一怔,“是吗?”

    他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抚上阳阳光洁的小脑袋,嘴角一抹浅浅的笑意,“我也希望他能是我的儿子!我很喜欢他。”

    对这孩子,就是一种莫名的喜欢。

    其实,之前尹晓楠有问过他喜不喜欢阳阳,那时候他赌气说是qing敌的儿子,所以他喜欢不来。

    但,其实,喜欢就是喜欢了,根本也管不来他到底是不是qing敌的儿子了!

    小护士笑起来,“景医生如果做爸爸的话,也一定会是个好爸爸的。”

    他淡淡一笑,转而问她,“孩子的妈妈怎么样了?”

    “刚刚已经询问过那台车上的qing况了,孩子的妈妈qing况比较理想,跟你一样,不过只是些皮外伤而已。”

    “给她用的药有注意吧?她可能怀孕了,很多药物不能随意用的。”

    “嗯!刚刚你叮嘱过了,他们那边有特别注意。”

    “另外一个女孩呢?伤势qing况怎么样?”景易宣又问。

    那护士先是犹豫了一下,最后才如实回答道,“qing况相当不理想。”

    景易宣皱眉,“到底什么qing况?”

    “两tui骨折,身上和tui上烧伤特别严重,脸上也有小部分的烧伤,现在全身发热,深度昏mi中,几乎是不省人事,那边已经在进行临时抢救了。”护士咬唇,把所有知道的一切都如实说了出来。

    景易宣眉峰紧蹙,不作声。

    显然,伤势这么严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烧伤,对一个女孩子而言,无疑会是最沉痛的打击。

    心下,莫名有些紊乱。

    辅仁医院——

    急诊大厅忙得不可开交。

    “老二,天!你们这怎么回事?”

    云枫一见满身是血的景易宣,吓了一跳。

    “先别给我废话,快点救人!!”

    景易宣没功夫同云枫聊天,推了尹SI若和阳阳就往急救室里送。

    “老张,她身上烧伤得有些严重!你是这个科的老骨干了,她我就拜托给你了!!”

    景易宣找了经验最丰富的教授给尹SI若动手术。

    晓楠是轻伤,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些惊吓,已经被送入病房。

    而阳阳拍完CT片之后,已经被云枫和杨紫杉等人往手术室中送去,他忙追进了电梯,“我一起。”

    “景老师,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你别把自己当超人了!”杨紫杉有些心疼景易宣。

    “我没事。”

    景易宣拒绝,低头看一眼病g上的阳阳,眸se有些浑浊,“他不能有事,出去玩之前,我答应了他妈妈,必须把他照顾得好好的……”

    晓楠从病g上惊醒了过来。

    额上,手心里,全都是细密的冷汗,背上更是一片浸湿。

    她环顾一眼四周,确定这里是医院,忽而想起刚刚的车祸,她面se一白,“护士,我儿子呢?还有景医生呢?他们现在在哪?他们在哪??”

    晓楠急得眼眶都红了。

    “尹小jie,你先别激动,你儿子刚刚已经送入急救室里去了,看伤势qing况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而景医生跟你一样,都只是些皮外伤,他去急救室里陪你儿子去了,你就放心吧。至于……”

    护士小jie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看一眼满眼是泪的晓楠,还在纠结着这句话该怎么跟她说会比较好。

    “至于什么?”

    晓楠急得催问她。

    那护士咬了咬唇,抬起眼皮来,才继续说,“至于你妹妹,她的伤势qing况相对而言比较严重。”

    “我妹?”

    晓楠一下子从g上坐起了身来,她紧张的抓住护士的手,泪眸瞪大,不敢置信的问护士,“护士,我妹怎么会受伤呢?她……她根本不在我们车上啊!”

    “具体qing况我也不知道,只听说好像是你妹过来救你们,然后油罐车突然bao zha,她被车门和热气冲到了。”

    晓楠眼泪一涌而下,“那她现在什么qing况?”

    护士咬咬唇,摇头,“不是特别理想,两tui骨折,身上和脸上都有小面积的烧伤,但具体qing况也只有等主治医生出来才知道了。”

    晓楠一听这话,面se陡然煞白,整个人差点昏厥了过去。

    她一扯手上还在吊着的水,下g,圾了拖鞋就往外跑。

    “尹小jie,你干什么去呢!你的针还没打完!!”

    护士小jie着急的追了过去。

    晓楠突然止步,回头含泪看着那护士,“我妹在哪个急救室?”

    “尹小jie,你先把针打完。”

    “告诉我!!我妹在哪个急救室?!!”晓楠哭着,激动的拔高声音问护士。

    护士见她这副伤心的模样,也没好再说什么,“在五楼的那间急救室里。”

    “谢谢……”

    晓楠道完谢,直往五楼奔去。

    她在三楼,也就不等那繁忙的电梯了,圾着拖鞋,踏着阶梯,直奔急诊室。

    急诊室的灯还亮着。

    那一抹猩红是晓楠再也shu悉不过的,每次阳阳生命垂危的时候,就会在那里接受一次又一次的生命洗礼。

    晓楠眼眶通红,眼泪急落而下。

    才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而已,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全被送入了医院来。

    母亲还躺在重症室里,妹妹在急救室中抢救,而她的宝贝儿子也在动手术。

    晓楠真的经不起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有任何的闪失。

    她每一根神经线都被崩得紧紧地,再这么下去,她真的快要疯了!!

    忽然,急诊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推了开来,一名护士拿着病历夹急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哪位是尹SI若伤患的家属?”

    “我是,我是!!”

    晓楠起身,激动的就朝护士扑了过去,“护士,我妹qing况怎么样了?应该没有大问题吧?”

    那护士抬起眼皮看一眼晓楠,“你是尹SI若的jiejie?”

    “是!”

    晓楠点头。

    那护士将手中的夹子朝晓楠递了过来,“你妹妹现在的qing况非常不理想,两tui伤到大动脉,血liu不止,为了保命,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得马上做截肢手术!”

    “截……截肢手术?”

    晓楠一听,差点昏厥了过去。

    亏得护士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尹小jie,你没事吧?”

    “截肢手术?怎……怎么可能!!”

    晓楠眼泪如泄闸的洪水一般,不停地往外涌,她抽噎着抓着护士的手,“不截肢,护士,不能截肢!!我妹……我妹才二十岁!!你们不能这样……”

    她哭着,“咚——”的一声就朝护士跪了下来,“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妹,她还只是个孩子,如果截肢了,你让她这辈子怎么活?呜呜呜……”

    晓楠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截肢,这样的事qing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何其残忍!!

    “尹小jie,你别这样!如果有任何其他办法,我们都不会用这么决绝的方式,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你妹妹如果不赶紧截肢的话,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知道吗?”

    “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晓楠几yu昏厥过去。

    一时间她瘫坐在地上,面se苍白的没了任何生气,唯有眼泪还在不停地往外liu,“不可能,不可能!!”

    “尹小jie,你尽快做决定吧!”

    护士小jie催促她。

    晓楠将脸深深的埋进手掌里,痛苦的大声呜咽着,“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这么悲痛的决定,让她怎么下!!

    让人把妹妹的两tui截下来,让她怎么残忍的应允,这感觉就像让她自己生生拿着一把DAO把妹妹的两tui割下来一般!!

    她真的做不到!!

    就在晓楠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推了开来,一名医生急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家属签字没有?再耗下去,里面的病人就要不行了!!”

    晓楠一听这话,浑身打了个冷噤,见医生那严肃和焦急的面se就知道,里面的SI若当真已经是命悬一刻。

    她哭着从地上爬起来,去拿护士手里的单子,嘴里却还在绝望的喃喃着,“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再强硬的人,也会被亲人这一次又一次的伤痛,伤到麻痹,伤到无chu可伤!

    她真的宁愿这些伤痛全部都由她自己来承受,也不愿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看着身边亲人受伤,却也无能为力。

    她紧咬牙根,抹了一把泪,“我签,我签!!”

    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把命留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吧!!

    命没了,也就什么都没了,就连希望也没了!!

    “快点,病人的qing况相当不理想。”医生还在那催着。

    晓楠的眼泪肆意的往外liu,“别催了,我签!!!”

    她握笔的手,**得格外厉害,字迹落在签名栏上,歪歪扭扭的,像丑陋的虫子。

    而那些可怕的虫子仿佛已经钻进了她的心脏里,一口一口嘶哑着她,几乎是要将她活生生的吞噬,撕碎。

    晓楠觉得天旋地转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下一瞬,眼前一黑,她便彻底没了知觉的昏死了过去。

    晓楠再醒来,已经回到了病g上。

    她把脸埋在被子里,用枕头压着,嘤嘤的哭泣着。

    她再也不敢去问护士她的妹妹怎么样了,她恨不能自己一睡不起,那样就不会知道妹妹的痛苦,那她也就不用承受这些身体之外的痛楚了!!

    她不知道等妹妹醒来之后,自己该如何告诉她,她的tui没了。

    她更不知道等母亲从重症室出来之后,她该如何跟母亲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