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太平灵异录 > 第391章 小村庄的奇遇(八)

第391章 小村庄的奇遇(八)

 好书推荐:
    亡命天涯出来没有几天,这宋志浩已然是把自己糟践的都不成人形了。

    吕茂军载着宋志浩,宋志浩破衣烂衫几近赤裸般地坐在三轮车后,目光开始打盹。

    日日夜夜的担惊受怕,哪曾再睡过一次好觉了。

    这宋志浩此时的体会那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时间可以再来过的话,想来他是宁死也不敢再做坏事了的。

    就算是穷,至少也是心安。

    而残酷的现实是宋志浩不但没有一夜暴富,反而是一夜之间就沉沦在了地狱之中。

    ……

    “大兄弟,你是不是从宋圩子那边过来的啊?”吕茂军问道。

    本已快睡着了的宋志浩一个激灵。

    吕茂军笑道:“听说那边出事了?”

    宋志浩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吕茂军到地了。

    吕茂军家的这房屋不小,可吕茂军占地更大,四围都是成了垃圾场了。也没有谁跟他家相邻的,因此吕茂军虽然占地不少,也都是等于是占了自家的土地,倒也没有人来说道什么。

    院子里也都是些废品,一些收购废品的秤砣等工具。这里吕茂军收多了后,过段时间就会有人开着大车子过来批购他这里的废品,倒也是能赚些钱的。

    那宋志浩看着,心中想着,唉!当初自己要是就这样干,干着这样的一些活计想来也是好的,总是比那偷鸡摸狗强多了。可是现在后悔已然是毫无作用了。宋志浩知道,自己一旦被抓,那就是个死。

    此时,吕茂军还有一句无一句地打听宋圩子那边的事情,这让宋志浩起了杀心。

    “来来来,进屋里坐,屋里坐。”吕茂军热情道。

    宋志浩便就走进了屋里,坐在堂屋里。这堂屋一侧只有一厢房,想来里面便就是吕茂军的睡房了。屋内也是不甚干净利落,到处都有些废品盆盆罐罐的。这就两间房屋,可房子很大,坐在里面倒也凉快很多。

    吕茂军洗了个大西瓜,然后端着过来,放在那都有些发霉了的放桌上,拿刀进来,一刀狠狠砍下去,西瓜被切开了。

    宋志浩观察着,渐渐地对环境也了然于胸了。宋志浩的眼角余光不由自主地就看向方桌上的切西瓜的菜刀,似乎怕吕茂军突然发难,也提防着,想来想去,还是要趁着吕茂军没有防备才动手的好。

    这里吕茂军热情招待着宋志浩,宋志浩也是饿极了,一连气地吃着西瓜,竟是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等于是把半个西瓜都吃尽了。

    吕茂军笑呵呵的地道着客套话,把另一半西瓜也切成了牙子。

    宋志浩也不客气。

    “你这招不招工?”宋志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吕茂军:“招啊,怎么不招。怎么,兄弟你想留下来?”

    宋志浩看向吕茂军……

    吕茂军:“行啊,我这正缺人手。”

    宋志浩想着,不如先在他这里安定一段时间,然后搞清楚了他有多少钱,弄清楚了钱在哪儿,到时候再动手,杀人越货走路。总不至于什么都没有捞到就动手吧。

    此时,宋志浩是已然下定了杀人的念头,他不可能留下吕茂军这个活口了。但是现在,宋志浩不打算现在就动手了。

    吕茂军:“兄弟,你要是真想留下来帮忙,可以,没问题,工钱好说。晚上就跟我在这里间的厢房里休息。告诉你,我这里面可还别有一番洞天呢。我这里屋下面可还有一个地下室呢。那里面,别提多爽了。”

    宋志浩一愣。

    吕茂军:“我告诉你,我这里面的地下室里可关着几个妞子呢!一个比一个漂亮!”

    宋志浩嘴巴不动了。

    宋志浩突然瞪大了双眼,看向吕茂军,不曾想自己怎么还进了贼窝呢。

    吕茂军那个眉飞色舞地道:“兄弟,晚上咱俩一人一个爽个够!”

    宋志浩舔了舔嘴唇,终于是开口道:“你这是犯法的。”

    吕茂军哈哈笑道:“是啊,怎么了,难道杀人越货就不犯法了?兄弟,你也甭瞒我了,我知道宋圩子那一票就是你干的。”

    这话一出口,宋志浩当场就蒙了。

    此时宋志浩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无论这个吕茂军是干什么的,哪怕就是同道中人,也要干掉才行。

    吕茂军哈哈笑了起来……“我没有说错吧。不过没关系,在我这绝对安全!”

    宋志浩的默认,答案已经彻底清楚了。这个时候,吕茂军也彻底放下了包袱,看来这个人的消失或者存在与否,完全没有什么关系和后患了。

    ……

    吕茂军走进里屋里,打开那里屋的地窖盖子。

    “兄弟,是不是瘙痒难耐了?来,要不咱先玩玩,爽一爽再说。”吕茂军嘿嘿笑道,那一口的大黄牙冒出竟是比垃圾堆里还要恶臭的气味来。

    宋志浩或许还真是好奇了,他走了过来……同时,宋志浩也想好好的观察一下,这个地窖,嗯,很是不错,他是最好的坟地了。埋葬这小子正合适。

    两人各怀鬼胎地朝地下室看去……

    “下去看看?”吕茂军道。

    宋志浩没有做声。

    看着吕茂军那邪气的脸色,诡异的语气,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邪气,宋志浩突然一想,该不是这家伙想要把我困在里面,然后他就去邀功请赏去?

    不过,当吕茂军先自己下去的时候,宋志浩也就跟着下去了。

    宋志浩突然一想,对了!方才那放桌上的菜刀呢?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吕茂军给藏在了身上。

    宋志浩胡思乱想着,突然想到,何不趁这个对着他后背的机会下手呢?

    宋志浩的手,伸向了怀中。

    那破衣烂衫,根本就藏不住什么了,其实吕茂军早就发现他身上别着家伙呢。

    吕茂军下去的很快,宋志浩连忙跟上,到了下面,脚一落地,这吕茂军连忙就往前快步走去。

    一时之间,吕茂军的行为异常诡异起来。

    宋志浩想要下手来着,却发现跟不上节奏了。

    这吕茂军突然发现,这偌大的地下室里,哪有什么女人在,可是透着那土墙上的窟窿,外面就是垃圾场也就是吕茂军家的院子,那些光线的照射下,这土窖里面竟然一地的白骨,一颗人头的颅骨绊在了宋志浩的脚下,宋志浩一时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只见了吕茂军站在对面,笑呵呵地道:“兄弟,你是罪该万死啊。”

    宋志浩也不多想别的了,反正现在这里也就他们俩人,宋志浩自信自己对付眼前这个货色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宋志浩常年的偷鸡摸狗可是练家子,除非是自己真的倒霉遇到了高手,否则就这一般的普通人,可不是他宋志浩的对手。

    而那吕茂军毫无怯意。

    宋志浩从怀中拔出油布包裹着的匕首,那油布都湿透了,匕首抽出来隐隐都发热着。

    宋志浩紧盯着吕茂军。

    吕茂军冷哼了两下:“你这个杀人犯,还不知悔悟?”

    宋志浩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看你是真有病。要么,就是你的胆子太大了。你明知道我是个逃犯,还敢把我往家里带,还敢带我下来,实话告诉你,现在不管你要跟我说什么,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必须要杀了你。没办法,我要活命。”

    吕茂军:“这个愿望只怕很难实现了。”

    宋志浩一步一步走向吕茂军……

    吕茂军也不动弹。

    宋志浩真是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个神经病。反正不管了,杀了再说吧。

    而就当宋志浩刚想要动手的时候,突然,只见了吕茂军身后的墙体上突然凸显出来一个人形的轮廓,然后那个轮廓越来越明显,然后那个轮廓突然被膨胀了起来,直到爆裂,竟是从里面猛然间蹿出来一个东西。

    宋志浩已然是来不及撤退了。

    那东西一把就掐住了宋志浩的脖子,宋志浩自信自己身手了得,却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然后,宋志浩刚要挥起手臂捅刺眼前的这个东西,却看清楚后,一动不敢动了。

    眼前,在那宋志浩的眼前,这个人形的东西绝对不是人!他有着尖尖竖起来的俩耳朵,眼睛也是竖起来的!瞳孔一片漆黑。然后鼻口上只有两个洞洞。嘴巴上的洞显得也很小。无毛,全身通体的无毛,皮肤白皱而带有皮茧,皮厚实而身上无衣衫遮掩。这是个雄体的东西,根脉硕大,肌肉爆棚。

    吕茂军哈哈笑道:“没见过吧,他的名字就叫做凶灵。”

    这凶灵一口扒在了宋志浩的脖子上,然后那嘴部的小口突然撕裂般地胀大,外部牙齿包裹着的里面一排尖牙毕现,圆圆一团地咬在了宋志浩的脖子上的大动脉血管上,只一口,就吸干了宋志浩身上的血液。

    宋志浩开始渐渐地合上双眼,临死前居然是安详了许多。

    ……

    “凶灵!”地窖里突然发出一声来。

    那地狱之物“凶灵”闻声放开了还要打算撕咬的那个宋志浩的尸体后,便就隐身在土墙里去了。

    此时,地窖里开始渐渐有一团黑影模糊出现,然后慢慢又很快地就在人形的黑雾中走出来一个俊朗的后生——李君。

    此物化名为李君。

    吕茂军知道,此李君为鬼君。

    吕茂军和他是怎么碰到一起的呢,原因为吕茂军其实一直都在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常常带一些智障的流浪汉、痴傻者回来,免费给自己干活,到最后要是发觉了对方想跑,便就在这地窖里杀人灭口。有时候流浪者的家属要是还能找上来的话,吕茂军还能勒索一些钱物。不过杀死了的就作罢了。

    老前一阵子的时候,突然一天晚上门口有了动静,吕茂军以为是进了贼,后来发觉了声响不对,难道是闹鬼了不成?像是吕茂军这种亡命凶残的家伙,可不怕那些脏东西,而那些脏东西道行浅的还怕吕茂军这样的恶人。

    后来地窖里开始发出动静来,吕茂军胆子真是大,偷偷下来一看,竟是发现了那个“凶灵”在吃吕茂军杀了的那人的尸骨。

    吕茂军看见了眼前的一幕后都还没有害怕,起初还以为是什么恶狗不知什么时候窜了进来的。

    吕茂军不能留下那“恶狗”,生怕恶狗也泄露了他的秘密。

    结果当吕茂军提着灯拿着菜刀下来准备杀狗的时候,后悔了。

    这个时候吕茂军才终于是发现了自己面对的可能根本就不是人间的什么生灵。

    而这个时候,李君现身出来,救了吕茂军。

    面对李君,那凶灵十分听话,果然,这凶灵是李君所饲养的地狱之物。

    李君看起来有点受了内伤的感觉,还有那个凶灵,他们打算在此调息,吕茂军大难不死,还把李君这个鬼君奉为神君般供奉了起来。开始常常带陌生的人回来了。也不管痴傻与否,只要是不认识的路人,只要是被吕茂军给遇上了,便就都给带回来。带到这个地狱般的地窖里。

    ……

    “让你办的事情怎样了?”李君问道。

    吕茂军:“快成了。我正打听着呢。要是谁家有个大病小灾的,我立马回来告诉你。”

    “嗯。”李君道,“王奎还疯着?”

    吕茂军:“是啊。”

    李君:“那就好。不需要几天了,我很快就能出去了。到时候就按照我们说的来,嗯,我还差一个人的魂魄就可以大功告成了。抓紧点时间吧。”

    吕茂军:“嗯,没问题。这样的好事我比您可还着急呢。”

    李君嘿嘿哈哈的笑了起来……“是啊,到时候你可就发财了。怎么也比你以前做的那些勾当要强是不是。以前担多大的风险,还没有钱拿。”

    吕茂军连忙跪下,给李君磕头:“神君普度众生,法力无边。我吕茂军这辈子愿意给您当牛做马。”

    李君点了点头。

    ……

    这李君变成人形之后,看起来年岁不大,二十出头的感觉,却有着一股子仙风道骨的味道。

    皮肤细腻滑润,一看就是弱不禁风的感觉,却又给人飘飘欲仙的感觉。

    李君再次化作一团黑烟,消失在了地窖里。

    吕茂军从地窖里上来了。

    ……

    吕茂军和那个李君已经商量好了一个大谋划,那就是装神弄鬼。

    鬼,倒是真的,不过神是装出来了。

    ……

    当人们劳务到下午一两点才能回家歇息吃饭的时候,我早早就收工了。地里的活我不过一会儿就干完了。

    我去得早,天不亮就去,然后趁着没有人发觉的时候,一股神风吹过,完工。

    然后我就回去继续睡回笼觉。

    等到樊晴晴喊我起来吃早饭,我就吃过早饭,再到地里去看看,樊晴晴过来的时候,我一般都是躺在地里草垫子上歇息呢。

    别管我怎么干,反正活完了。

    开始有人找我帮忙干活了,我一律拒绝。废话,我可真不会自己亲自干,那都是法术的结果。我自己嘛,可不能出那把子力气。

    虽然已然是有人开始背后戳我的脊梁骨了,可是樊晴晴根本就不听那一套,樊晴晴丝毫不予理睬,我更加“妄为”起来。

    到了下午,我简直是无事可做了,就去钓鱼……

    这天我又带着鱼回来了。

    我的胆子越来越大,这回不似前两回了,这回我带回来的鱼,简直是……一斤多的都有十几条。其他的就甭提了。还有野生的甲鱼。

    樊晴晴眼睛都看直了。

    樊晴晴转而看向我拎着的那条鱼竿……一根竹竿,一条线,一个针做成的鱼钩。

    樊晴晴:“我虽然没有钓过鱼,可我也知道这……你是怎么做到的?”

    “别废话了,晚上烧一条,炖一条,其他的先养着。明天继续。”我道,跟得胜回朝的大将军似的。

    自然,没有神迹,如何也是做不到的。

    樊晴晴丢下一句:“都能卖了。”便去做饭去了。

    我一想,也是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