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太平灵异录 > 第212章 巧遇

第212章 巧遇

 好书推荐:
    “徐蕊,你多大了啊?”我姐问道。

    “我二十一了。”徐蕊道。

    “唉小宝,胡语彤不是也二十一了吗?对了,你今天怎么没有把她带回来啊?”我姐诧异地看向我。

    ……

    饭后,昊子和我家里人又聊了会儿。

    “昊子,下回来可不准你带这么多东西了!否则不让你进门!”我姐道。

    “瞧你说的!傻不傻啊你!”我妈训斥我姐道。

    “婶子,姐跟我开玩笑呢。”昊子笑道。

    “昊子,以后想来就来,想吃你婶子做的饭菜了就带着蕊蕊一起过来。”我妈道。

    “嗯!”徐蕊和昊子异口同声地道。

    “昊子,那你过完年还回去吗?”我妈问道。

    “我哪也不去了,我打算跟小宝混。”昊子笑着看向我。

    我们今晚都喝了不少,我也是脸颊绯红发烫,要不是在我家,想来我和昊子肯定都要喝趴下为止。

    “行!只要你昊子看得起我!”我道,“别说谁跟谁混,你过来帮我就是了。再说了,那地方原本就有你的一份。”

    昊子呵呵笑道:“小宝,放心,我可不是去跟你抢的。”

    “小宝,昊子,你兄弟俩可要好好相处,兄弟合心,其利断金。”我爸道。

    我爸抽着昊子带来的顶级好烟,不断道着好。

    “叔,你放心,我会全力帮好小宝的。”昊子道。

    “昊子,有我的就有你的。”我表态道。

    昊子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发觉昊子变了。

    很多话在这里说都不合适,我给昊子使了个眼色。

    昊子知道我想跟他出去。

    此时,龙龙从昊子跟前跑过去,昊子一把抓过龙龙来抱在怀里,道:“龙龙,叫我昊叔叔。对,叫我好叔叔。”

    龙龙要下来,只得叫了。

    昊子掏出一踏钱来便就塞在了龙龙衣服里。

    “昊子,你这是干什么啊!”姐连忙跑过来,把钱要还给昊子。

    “姐,我这是给龙龙的一点心意。这代表我和蕊蕊的意思。姐!你别这样。”

    我姐非要把钱还给昊子。

    “姐,你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昊子道。

    姐一下子愣住了。

    “姐,收下吧。这不也是昊子的心意嘛。赶明儿他俩结婚的时候,咱不是还要行礼的嘛。”我笑道。

    “行,姐先给你存着。”我姐道。

    “爸妈,姐夫,那我跟昊子回去了。这阵子生意特多,可能多年罕见的大寒,现在又猛然流行疾病,听说病毒还挺厉害的,这天气回升了,可死的人不少。”我道,“那边还很忙。”

    “昊子也去?”我妈问道,“家里有空房,要不昊子你留下来吧,在家里住,怎么能一来就去那边啊。”

    “我工作积极。”昊子笑道,“小宝老板今晚给我试用机会呢。”

    徐蕊也笑道:“叔叔婶子,姐夫姐姐,不麻烦了,我们过去了。”

    “也好,你们年轻人有的聊呢。”我爸很是通情达理地道,“行,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再耽搁就太晚了。”

    ……

    走出来。

    徐蕊挎着昊子的胳膊。

    我和昊子并肩走着。

    “昊子,你后来……”我看向徐蕊。不知道有些话徐蕊能不能听。

    昊子笑了笑:“喝点?”

    “走。”我道。

    走着走着,便走到了“碧海连天”大酒店后门处。

    “进去喝点。”我道。

    昊子:“这么晚了,大酒店只怕也关门谢客了吧。”

    “这大酒店老板是我朋友。”我道,“昊子,咱们这么久了,终于又见面了,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那就回去,殡仪馆那地方我呆着舒服。”昊子道。

    自从昨晚“捉妖事件”过后,葛大帅、关巧云、唐蕾婷和尹思雨我到现在一个都没有见着。胡语彤我也没有见着。原本伤心欲绝的我,因为昊子的出现,暂时情绪改变了不少。

    昊子走时,尹思雨还没有成为我朋友,昊子也不认识尹思雨和胡语彤,我真是有很多话要跟昊子说,很多事情要跟昊子聊聊。所有的事。我终于有了个倾诉对象。

    “要不,我在这里开个房安置徐蕊住下?”我道。

    “郭总,你别客气了。我跟昊子一起过去吧。反正昊子到哪我到哪。”徐蕊道。

    “行。”我道。

    我抬眼看了一下,那正对着我们的大酒店墙壁,那墙壁上的石雕塑像“九尾狐碑图”,一眼看去,显得那么栩栩如生。

    我和昊子穿过巷道,打车回去了。

    ……

    胡语彤听见脚步声想来会是谁呢?要是郭厝该多好。

    胡语彤睁眼一看,却不是郭厝是谁!

    当时胡语彤看见了我。

    眼睁睁看着我跟一个青年和一个女子离去。

    那女子胡语彤感觉好眼熟……

    胡语彤突然心中一禀,糟糕!郭厝身边……那个女子……

    被封在“九尾狐碑图”中的胡语彤竟是还为我担心。

    “郭厝,你要小心!他们可能会害死你的!”胡语彤心中喊道。

    此时,胡语彤也判定出来昊子可能就是那个青年。那个把她镇封于“九尾狐碑图”中的那个法力高强的青年。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胡语彤已然是没有了泪水……饥渴交加,却又无法饮食,而却不死。

    无法动弹,全身麻木已失去了知觉。却意识清醒。

    在于这种痛苦面前,死亡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胡语彤不想这次见我,将很久很久不能再见我一面。

    胡语彤心道不知何时能再看见我,她闭上眼,不再睁开,只要把我的映像深深留在脑海中。只怕不记得我了。

    ……

    西山殡仪馆。

    焚尸炉所在的院落那里,那间房屋还在。这里还是昊子原来住的地方,原来的模样,只是收拾的干干净净,被褥整齐叠着。

    “呦!这还给我留着故居展览呢?”昊子笑道。

    “金城倒是焚尸工呢,我都没有让他住进来。就让他住在门岗室里。”我道。

    徐蕊从后厨拿来菜肴和酒。

    “寝室那边有更好的房间,你们随便挑。”我道。

    “不用,我还是住在这里。对了,你给徐蕊安排下吧。”昊子道。

    “呃……你俩?”我道。

    “别瞎扯,人家只是我女朋友而已。”昊子道。

    徐蕊:“郭总,拜托啦。”

    “我说小蕊,别郭总郭总的,多生分,叫我……”

    我话还未说完,昊子插话:“小宝。你叫他小宝就好。”

    我看向昊子……却转头对徐蕊道:“行,我叫思莹给你安排下。”

    来的时候昊子和徐蕊已经见过了看大门以及焚尸工金城和任职入殓师的思莹了。

    金思莹对于新到来的徐蕊十分热情,非常开心。

    想来也是,多久没新人来了,且人越来越少,金思莹非常寂寞,这又有新伴了,金思莹异常兴奋。

    ……

    哦,原来昊子和徐蕊还没有同房。看来昊子真是“变性”了。

    我们三人吃着简单的熟食,喝着小酒,就着花生米等,聊着。

    很快,昊子这屋里就不是那么干净了。似乎又恢复到了昊子原来那邋遢小屋的模样,不过对于昊子来说,还有种亲切感。

    “昊子,那晚在关店乡徐瓦房村的那个斗笠青年就是你吧?”我道。

    “嗯。”昊子没有犹豫,立即承认了。

    “哦……我说昊子,你能干点正经事不?配阴婚那种事你也干?”我把腿翘在凳子,环抱着大腿,剥着花生皮道。

    昊子标着二郎腿,把一花生壳朝我扔来……“靠!我说小宝,你丫还是强词夺理的那德行是不是?”

    我看行昊子……

    昊子继续地道:“配阴婚的那女人不是从你这里出去的?怎么着你倒打一耙啊?”

    “你怎么知道?”我蹙眉道。

    昊子:“切!我看见你头都疼!”

    我噗嗤一笑:“哈哈,无所谓,我可爽!昊子,别说,你丫真是走桃花运了,怎么就把小蕊给骗到手了?”

    徐蕊脸一下子就红了。

    此时金思莹过来了:“郭大哥,房间收拾好了。”

    徐蕊连忙起身:“郭总,那我先过去了。”

    “嗯,你去休息吧。”昊子道。

    我起身相送。

    ……

    返回来,我照旧那模样坐了下来,看向吊儿郎当的昊子,道:“徐蕊这丫头挺可怜的,你好好对人家。”

    昊子:“要你管?唉我说,怎么着你又开始怜香惜玉了?你别不是……”

    “滚犊子!我说昊子,你是不是不跟我吵架说不出话来?”我道,“徐蕊知道多少事情?”

    昊子:“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对了,唐蕾婷和葛大帅他们怎么样?”

    “唉!”我叹了口气……

    “怎么着?”昊子看向我。

    我:“说来话长啊!对了,先说说你,那晚在南山风景区我们合力狙杀魔怚,那个……魔怚死了。黑螈剑带走你了?”

    昊子:“不似黑螈剑我就死了。指望你?”

    “昊子,你这也怪我?是你接人不熟,说到底还不是萧……”我突然打住了。

    “你想说什么?”昊子看向我。

    我:“萧月……”

    “闭嘴!谁再提萧月,谁是王八羔子!”昊子叫道。

    我端起酒杯来……

    昊子一口干了,我也干了。

    “后来呢?”我道。

    “一言难尽。算了,都是一地鸡毛的琐事,不说了。对了小宝,你呢?你后来呢?”昊子反问道。

    我:“我?怎么说呢,唉!也是鸡毛蒜皮的说不清楚。反正我后来就回来了。”

    “渴了,干!”昊子举杯道。

    我们昂头就一口干了。

    “唐蕾婷跟你现在还没有把事情办了?你可追她多久了你。”昊子道。

    “别提唐蕾婷了。”我道。

    “怎么了?”昊子道。

    我眨巴眨巴眼,想了想……怎么说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