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动力之王 > 第430章 好啊

第430章 好啊

 好书推荐:
    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但大刘和小王都不觉得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两人的想法很简单:有操这份闲心的功夫,还不如多洗两辆车——两人来美国也有一段时间了,太清楚这个在费尔南德斯公司兼职的机会是多么的难得。

    可有些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大刘和小王觉得来人跟自己没关系,偏偏事情就找上了门:陈耕直接奔着大刘和小王过来了。

    这其实也好理解,不管是谁,好不容易在异国他乡看到了同胞,当然会开心的上前去聊几句。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那个上去和约书亚先生关系不错的年轻人,大刘和小王心里下意识的有些紧张,不过看到对方和自己同样的黄皮肤、同样柔和的面部线条,最重要的是对方脸上充满善意的笑容,两人心里倒是一下子安定了不少。

    陈耕向大刘和小王伸出手的同时,是一口让两人感到格外亲切的普通话:“能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同胞真是太开心了,不知道两位怎么称呼?”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相同的肤色和相同的母语是最能拉近陌生人之间关系的纽带,听着陈耕嘴里熟悉的、丝毫没有外国人那种生硬感的普通话,大刘和小王心头的紧张顿时放松了下来,赶忙伸出手:“我叫刘向前,这位是我在密歇根大学的同学王福生,我们也很高兴认识您,这位同志……先生,您怎么称呼?”

    对于自己的学校,大刘心里还是颇为自得的:密歇根大学虽然比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等世界顶级高校相比还有些差距,但好歹也是全美排名前30左右的顶级高校,有着“公历常春藤”之称,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等著名高校代表了美国公立大学的最高水平,自己能够考入密歇根大学,这是自己最大的骄傲了。

    “哦,我叫陈耕。”

    “陈耕?”小王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大刘:“大刘,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

    大刘没说话,他整个人都呆住了:陈耕?!

    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更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全美最年轻的亿万富豪、美国四大汽车制造商AMC公司的老板、全国知名的爱国华人……这位陈耕先生身上的名头太多了,多的简直数不过来,甚至自己和小王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个在美国留学的宝贵机会,还要感谢这位陈耕先生,如果不是他成立了一个专门资助华夏留学生的基金,自己也没办法来美国学习。

    再联想到自己刚刚竟然向对方炫耀了自己所在的学习,大刘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看着大刘可爱的表情,陈耕立刻就笑了,他摆摆手道:“密歇根大学是个很不错的学校,嗯……看你们的样子,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嗯,出门在外,大家都是同胞,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大概应该也知道我在美国还算是没给咱们中国人丢脸,所以,如果大家遇到了困难、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大家尽管开口,千万要客气,大家都是中国人,在外面相互帮助是应该的。”

    “……”

    大刘和小王眼睛通红的拼命的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客气的说,眼前这位可算是自己的大恩人呐!

    不同于那些虚无缥缈的承诺,两人能看得出来,再说这番话的时候陈耕是认真的,也是,如果不是真心想要帮自己,陈耕每年花费那么多钱帮大家出国留学干什么?

    到底是年龄大一点的大刘的情绪控制能力好一点,他率先控制住了心情,感激的对陈耕说道:“陈先生,您这话说的……我们都无地自容了,我们在美国这边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都挺好的,比在国内好多了,还天天都能吃到肉!其他我不知道怎么样,可我们几个密歇根大学的同学对现在的条件都非常知足,大家还说抽个机会好好谢谢您、请您吃顿饭呢,”

    说到这,大刘忽然想到眼前这位陈耕先生可是美国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人家能缺自己这口吃的?赶忙改口:“不过大家都知道您忙,也没敢……”

    “好啊,”还没等大刘说完,陈耕就笑着点头道:“我这个人最喜欢别人请我吃饭了,你们什么时候打算请我?”

    听到自家老板的回答,约书亚惊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自己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别人不清楚,约书亚还不清楚么,以自家老板现在的身价、在底特律乃至整个密歇根州的地位和影响力,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有资格请自家老板吃饭的,州议员、州政府的官员还差不多,各市市政厅的主要官员也还算是勉强够格,至于市议员?呵呵……

    可现在,两个随处可见的留学生竟然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约书亚心里头简直羡慕的要死。

    “……”

    大刘和小王也没想到陈耕居然答应了,两人楞了一下,才重重的、使劲的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您看下周一行吗?下周一晚上。”

    “下周一?”陈耕想了想,下周一自己似乎没什么大事,遂点点头:“成啊,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

    大刘和小王顿时喜形于色。

    陈耕随口又问道:“怎么样?你们在这儿工作觉得累不累?影不影响学习?”

    “不累!”

    “一点不影响,就是洗个车,而且一个小时4美元呢,这样的好工作上哪儿找去?”

    在意识到陈耕并不像自己见过的那些大人物一样高高在上、傲气冲天之后,大刘和小王在松了一口气之余,终于不那么紧张了。

    但陈耕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四美元?”

    美国政府规定,劳动人员的最低时薪是4美元,也就是说,除了那些黑工厂之外,一家企业能够给工人开的最低工资就是每小时4美元了,以每周工作5天、每月再多加2天来算,一个那最低月薪的工人的薪水是702美元,换算成年薪大约是8400美元多一点——是有点低,但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美国人的平均年薪是9000多不到一万美元了不是?总要有个比较低的值才能被拉高平均值。

    但陈耕这里又有些不太一样,为了照顾自己的同胞,他特意做出了一条规定:任何一个来做兼职的学生,只要有学生证来证明自己是学生,就可以拿到5美元的兼职时薪。

    之所以会有这么一条规定,还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同胞——只给华夏赴美留学的留学生提供这样的兼职时薪肯定不行,很容易被心里不满的老美以歧视为由给告上法庭,但如果大家的兼职时薪都是这样,那就没问题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是啊,4美元,完全是按照美国政府的规定给的,”大刘连连点头,一副无比知足的样子:“在这里打工,我一个月能赚差不多400美元呢。”

    大刘确实很知足。

    在国内,即便是一名有着10年工龄的老工人师傅,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才30多块钱而已,以官方汇率来算,也才十几美元,而自己现在一个月就能赚到400多美元,除了自己生活必须的开支之外,自己每个月还能攒下差不多300美元。

    300美元啊,几乎相当于一个工人三年的工资……如果是以黑市的兑换比例来算,那就更夸张了……相比于以前那些出国后为了生活甚至不得不刷盘子刷到后半夜、一个月还挣不到100美元的同胞,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大刘很开心,陈耕的眉头却是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他扭头看向约书亚。

    虽然陈耕的目光并不如何严厉,但约书亚却顿时一个哆嗦!

    他已经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明明是每小时5美元的,怎么老板的这两个同胞就只拿了四美元一小时?

    他刚要说话,却不防陈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又笑眯眯的对大刘和小王说道:“从这个星期开始,已经是每小时五美元了啊,你们的小组长没跟你们说?”

    “有这事?”大刘一脸的迷茫。

    “没有啊。”小王同样一脸的迷茫。

    不过迷茫的同时,两人心里更多的还是欣喜:既然承恩说是5美元一小时,那就绝对是五美元一小时,没跑了!

    想到今后自己每个月能多赚差不多100美元,两人心里头美滋滋的。

    “哦,那可能你们组长忘了给你们说了吧,”陈耕点点头,就像是说了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约书亚,回头在门口贴个通告,告诉来兼职的学生们,今后他们的时薪统一调整为五美元一小时。”

    “好……好的……”

    约书亚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哭。

    ……………………

    “说说吧。”陈耕的表情很平静,看上去不像是在发火的样子。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约书亚都快急哭了,作为跟了陈耕差不多有三年的老部下,他太清楚自家老板的脾气和秉性了,很清楚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自己就要倒血霉,但问题是自己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时的标准给大家发的薪水啊,老板,您要相信我……”

    在刚刚大刘说出他的时薪是4美元的时候,约书亚整个人就已经懵了:见鬼,4美元?!

    作为跟着陈耕一起起家的人,约书亚心里非常清楚自家老板对于这些来兼职的人的看重程度,老板说了兼职人员的时薪是五美元一小时,自己也确实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时的标准发下去的,怎么到了刘、王这里就成了4美元?

    他不怀疑是大刘和小王在撒谎,两人在这里兼职也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两人的谦逊和勤快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赏,但如果不是大刘和小王这里出了问题,那么……

    约书亚的眼睛猛的红了,他一下子想到了问题所在!

    “庞德!庞德!老板,庞德是三组的小组长……”

    庞德?

    陈耕一怔,随即松了一口气:只要这件事不是约书亚干的就好。

    他是个比较念旧情的人,如果这件事真的是约书亚干的,这家伙就太让自己失望了,但如果是一个自己没听说过名字的家伙干的……嗯,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你确定?”陈耕凝望着约书亚:“你确定你在这件事当中是干净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约书亚,看在你从一开始就跟在我身边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

    什么机会?

    如果这件事跟他约书亚有关系,现在老老实实的承认了,陈耕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但以后绝对不会有第二次被原谅的机会了。

    约书亚也知道这一点,更知道老板给自己的这个机会有多么难得,他立刻竖起手指,赌咒发誓道:“boss,您知道的,我是个黑人,天天被那些白人看不起,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该死的种族主义者,我向您发誓,以我的母亲、我的祖母以及我的家族的名誉向您发誓,我对这件事真的丝毫不知情,在给那些兼职人员发放薪水的时候,我真的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时的标准给他们发放的。”

    在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之后,约书亚终于放下了心。

    陈耕点点头,按下通话器的按钮同志安妮斯顿,让她把那个叫庞德的家伙带过来。

    ————

    约书亚也知道这一点,更知道老板给自己的这个机会有多么难得,他立刻竖起手指,赌咒发誓道:“boss,您知道的,我是个黑人,天天被那些白人看不起,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该死的种族主义者,我向您发誓,以我的母亲、我的祖母以及我的家族的名誉向您发誓,我对这件事真的丝毫不知情,在给那些兼职人员发放薪水的时候,我真的是按照五美元一小时的标准给他们发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