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博士神探 > 第31章 嫌疑人
    不过在清查近期失踪的独居男子的时候有了新的发现。

    有个居住在名城小区的租客失踪了,报案的是房东。

    由于房子到期,昨晚七点租客与房东约好续签合同,房东去的时候敲了半天门都没回应,打电话也没人接听。当时房东也没在意,心想第二天再过去,却还是没人,也联系不上。直到今天看新闻才知道租客死了!

    警方立刻赶到死者居住的地方,房东以备用钥匙打开房门,门才打开,屋子里一口发霉的汗臭味扑面而来,混合型气味让马兵瞪几名警察不由得皱起眉头。鞋子扔的到处都是,酒瓶随地乱丢,垃圾桶内的垃圾长出大量飞蚊,估计是很久没有倒过垃圾了,地面脏乱不堪,烟头到处都是。

    香烟都是牌子比较驳杂,从家里的香烟盒来看,从几块到几十块的不等。

    仔细勘查,在房间采集到毛发指纹,经过鉴定分析,与死者的身体数据完全一致!

    通过房东描述,颜启搬来一年时间,但是在此期间换了好几份工作,最长的三个月,最短的十天。

    据与他熟识的人讲述,他这个人好吃懒做,有钱的时候,不顾家里老婆和孩子,到外面花天酒地挥霍,而且嗜赌如命。

    家里的用度开支都是靠老婆的工资来维持,没钱的时候,经常打老婆孩子出气。

    他老婆终于是忍无可忍,与他离婚了,自己将三岁大的儿子带走,按时间来算,现在孩子有六岁了。

    然而,离婚之后,颜启仍然阴魂不散,对前妻纠缠不放。

    经过多方走访核实,警方对死者的情况作出如下总结:

    死者没有其他亲人,生性懒惰,嗜酒好赌,生活邋遢,没有责任感,还经常骚扰离婚多年的妻子。

    警方根据这条线索,很快查出死者前妻居住的地方。

    萧丽和马兵现在就是来找颜启的前妻的。

    “说实话,我真不想接这差事!”萧丽抱怨道。

    “你要记住,无论颜启人品如何,现在人死了,我们做警察的就要查出凶手。”

    两人来到302号房门前,马兵按了门铃,室内立刻传来脚步声。

    门打开一条缝,门上依然挂着链子。据熟悉颜启的人透露,死者生前总是对其纠缠不放,何况母子俩还相依为命,这种程度的谨慎理所当然。

    马兵看到屋里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子。

    萧丽微笑道:“您好,请问是韩慧芸女士吗?”

    “你们是什么人?”年轻女子惊讶地仰望着马兵二人,大大的黑眼珠扑闪着,明亮迷人,令人印象深刻。

    韩慧芸是个脸蛋精致的女人,似还不到三十岁,但是他那双手显得格外粗糙,家庭主妇的标准模样,纵然如此,也没磨灭掉她身上的那股灵气。

    望着马兵和萧丽,她露出不安和疑惑的眼神。

    “我们是警察局的人,有个消息通知您。”马兵和萧丽取出警察证给她看。

    “警察……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韩慧芸瞪大眼睛,大大的黑眼珠游移不定。

    “我们可以进去吗?”萧丽说道。

    “进来吧!”韩慧芸犹豫片刻,很快将门打开,让萧丽和马兵进屋。

    ※※※

    楚星河还留在警局,他要等马兵和萧丽回来,询问昨晚他跑下楼后,死而复生的周虹去向。

    宁智杰还是将他安排在之前用过的那个办公室,而他对目前的三个案子,在脑海里不断的分析。

    萧丽和马兵回来了,刚刚向宁智杰汇报了情况,听说楚星河在等他们,所以就马上赶来楚星河的办公室。

    “两位闷闷不乐,是不是抱怨我占用你们休息的时间了?”

    萧丽笑道:“没有。”

    “是今天的案子没有进展吗?”

    马兵皱起眉头,叹息道:“也不算完全没进展,已经锁定了几个嫌疑人。”

    “看来还不错。”楚星河似乎没什么兴趣,随口一说。

    萧丽嘟哝着从旁插嘴:“我认为现在的侦查方向并不正确。”

    楚星河只知道两人去调查了颜启的前妻,从目前死者的情况开看,死者是外地人,在这座城市除了前妻之外,举目无亲,当然只有找到曾经与死者有过婚姻关系的韩慧芸,了解死者更多的信息。这个调查程序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楚星河瞥向萧丽,“你认为正确的方向是什么?”

    “这个我也说不上来……”萧丽面色一红,神态有些窘迫。

    马兵无奈道,“今天走访调查一下来,我对死者前妻的行为不太理解。”

    “那你觉得韩慧芸是嫌疑人了?”萧丽狠狠地瞪着他说。

    “母子俩的生活也确实值得同情,可现在没有足够多的证明可以排除对她的嫌疑。”

    “但你也没有证据证明她是嫌疑人!”

    马兵无奈的笑了笑,道:“说真心话,我也不愿意去怀疑她。”

    “你们两个这样说起来,似乎这个案子还挺复杂的。”楚星河笑嘻嘻地来回审视这对搭档。

    马兵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他接过话道:“没什么复杂的,颜启有个离婚三年的老婆,案发前死者正在打听她的下落。我们正是按照惯例,要确认一下她的不在场证明。”

    “看你们的反应收获似乎并不大。”

    “他不在场证明都很完美。”马兵抓抓头。

    “很完美,您认为是临时设计好的不在场证明?”楚星河目光炯炯的盯着两人。

    萧丽忽然说道:“我倒不觉得她说谎。”

    马兵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们办案讲究真凭实据,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别说这种无凭无据的话。”

    ……

    楚星河耐心的听两人说了半天,总算明白了:“我听明白了,那个有嫌疑的女人,声称她在案发时带着儿子去看电影院,去吃饭对吧?”

    “是的!”马兵回答。

    “电影院人来人往,这的确很难证实。”楚星河说道。

    “那我们还是要去调查证实,也可能犯案后才去唱歌。”马兵回应。

    “这对母子的生活条件如何?”楚星河问。

    “因为当初为了方便带孩子,离婚后她便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我们去她公司核实了情况,她的业绩做得非常好,每月的收入在一万以上,高的时候甚至有四五万。工资收入这块比我们高多了。”马兵苦笑道。

    “昨天是周末,六点到八点看的电影,就算地点再怎么偏僻,那个电影院是个繁华地带,绝对不是杀人的理想时段,况且还得替死者脱衣服,砍掉死者两只手,她这样一个女人只怕很难做到。”萧丽说道。

    “暂时还不清楚,但不排除所有可能,就不能断定她是清白的。”马兵说道。

    “当事人怎么说?”楚星河问。

    “我仔细询问过,都还记得电影情节。”萧丽说道。

    “这点不足以证明什么,很可能她们几天前就看过了。”马兵说道。

    “她提供的电影票存根日期和场次都完全符合!”

    “不过就算这样,依然不能证明看了电影。说不定是从电影院的垃圾桶里捡来的,也可能买了票,却没进电影院。”

    “我们还从那家超市的监控视频中找到了母子二人,那是晚上十点三十八分。”

    楚星河看着两人,不由得暗暗一笑,这对搭档倒是挺不错的,问道:“韩慧芸居住的地方距离发现尸体的地方多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