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之噬天神尊 > 第72章 太吓人了
    大会在温吞如水一般的环境中进行着,华国政府的代表是以老王头为代表的七人团队,而古武世家与隐门来人则有数百众。

    大会讨论的是古武世家与隐门如果入世之后所应该遵守的规则,这些规则也是早就已经制定好的。

    第一,古武世家与隐门入世必须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第二,不得轻易伤人,不得出现大规模的群、体事、件。

    第三,古武世家与隐门需在京设立联络处,以备国家召唤。

    第四,国家如果有需要,可以征调古武世家与隐门为国出力,国家酌情给予物资补偿。

    第五,入世之后,需要与国家有关部门联系登记,记录入世的目的与活动范围。

    第六,古武世家与隐门不得轻易在公众面前显露眼自然力量,以免引起公众恐慌。

    第七,古武世家与隐门需要将各自的山门地点、人员结构、人员数量登记造册,国家有关部门会派出专人核实查验,然后归档。

    第八,古武世家与隐门……

    林林总总,一共二十一条规则。这些规则一出,下面顿时哗然。小门派还没什么,但是一些大的隐世大派,个个都是怒容满面。如果这些规则全部实行,那他们的自主权就全部失去,完全成为国家下属部门,被收编。

    这种极其苛刻的条件,让古武世家与隐门都沉默不语,如果这些条件都被答应,那他们就再也没有高高在上的现状,完全沦为国家的附庸。

    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在历史上一些极端强横的王朝,如汉、唐,在王朝达到鼎盛之时,都曾将之归为一统。那时的古武世家与隐门,力量全部被国家所用,便得当时的国家武力极端强横,横扫八荒六合,所向无敌。

    不过自唐之降,千年以来,国家的力量再也没有将手伸入古武世家与隐门之中。弱宋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宋时更是视武人为洪水猛兽,处处设防限制,更是无法让其效力。元朝虽强,但是奈何华夷有别,根本无法令这些古武世家与隐门低头。

    大明王朝建立之初,古武世家与隐门曾鼎力相助,使之横扫群敌,一统海内。但由于明太祖明为屠戮功臣,实为忌惮古武世家与隐门,使得双方分道扬镳,明朝中叶之后,文人抬头,视武人为猪狗。这才让双方完全对立,古武世家与隐门与大明势不两立,最后更是坐视大明被弱小的后金所灭。

    民国时期,为救亡图存,国父孙中山力排众议,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为建立新中华而努力。当国共两党联盟之时,黄埔军校建立之时,乱世武人的地位节节高升,古武世家与隐门这才再次出山合作。

    北伐战争之时,正是双方合作最为密切之时,双方精诚合作之下,北伐大业势如破竹无可抵挡。

    但好景不长,国共双方很快闹翻,古武世家与隐门也分为两个阵营,彼此厮杀不断。当双方矛盾达到顶点之时,便出现龙傲天与数大先天尊者的惊世之战,此战过后,无论国共都对古武世家与隐门大为警惕,于是古武世家与隐门不得不再次归山。

    这数千来参与国家兴衰,无数次大起大落,最后都是黯淡收场的教训。着实让古武世家与隐门对国家的戒心不断的提高,而如今国家再一次露出收编的意思,这些人心中第一反应不再是汉唐时笑傲四海万疆的豪情,而是宋明之时,屡屡被文人出卖的痛恨,随这种痛恨而来的便是深深的愤怒。

    如今与宋明之时朝廷没有能力追问他们的形势不同,国家横空出世有了一个可以毁灭他们的最强王牌,这也是让他们封山自保都做不到。

    与汉唐之时相同,不仅拥有武力,还有可以攻破他们护山大阵的不世阵法师!唯一不同的是,汉唐之时是群星璀璨,一众贤君猛将合力产生的威慑效果,而如今则是一个人便有了这般威势。

    古武世家与隐门的带表们都是一脸的愤怒,但是这种愤怒是沉默的,虽然看似平静,一旦燃烧起来,谁都无法估计会带来如何可怕的场面。

    “你们这么做,是想绝我隐门的未来吗?若是我等不同意这些毁我根基的条款呢?”

    眼见会场中一阵压抑的沉默,似乎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一个身穿黑袍之人站起身来,冷冷的道。

    “你是何人,属于哪个门派?”

    老王头似乎早就预料到有这个场面,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怎么,想杀鸡儆猴吗?我不信你能灭了整个古武世家与隐门!鄙人杜景明,乃北冥派护法长老!”杜景明冷冷一笑,目光森然的看向老王头,话语中的底气却是十足,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

    “北冥派?我知道了。”老王头平静的点点头,并没有摞下什么狠话,平淡的扫视了一眼全场,“还有其他人有意见吗?”

    眼见五大隐门之一的北冥派开口明确反对,甚至大有动手的意图之后。部分古武觉得有了靠山便纷纷鼓噪起来,纷纷表示自己的反对之情,跟在后面摇旗呐喊。

    “阿弥陀佛!世上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杜施主只不过说了一句实话而已,难道你们还打算杀人立威不成吗?公道自在人心,众人都不赞同尔等倒行逆施,天下群豪众多,并非个个都是畏惧你们的刀枪!”又有一人站了出来,却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和尚,双手合什,一脸的正气凛然逼人,看了一眼想要说话的老王头,不等他发问便直接道,“老纳长白山普定寺主持金胜,愿为公理而舍掉这具臭皮囊!”

    一听到长白山普定寺,众多古武都觉得精神一振。普定寺虽然声名不如五大隐门,但却被视为五大隐门之下第一门派,甚至很多人都认为,普定寺可能并不会弱于五大隐门中的任何一个。

    也许一个北冥派有些势单力孤,但是两个超级门派联合,应该足以与那个咄咄逼人的徐凌一较长短了吧?众人胆气一壮,喝彩声更加的大了。

    “好样的!”

    “真佛陀!”

    “咱们武人本来就是刀头舔血,怕个逑!”

    众多的支持者也是让杜景明气势更振,他抱拳团团作揖,故作悲愤的道,“事关我等古武的前途未来,杜某不得不争上一争。我相信徐凌尊者身为古武一员,也不会对我等苦难完全视若无睹!”

    “徐前辈!尊者!你若是来了,可要为我们作主啊!我等恭请尊者驾临圣裁!”

    一提到徐凌,原本还在喝彩的古武们顿时没了声音。开玩笑,起起哄是可以的。但是在这连斩了两大尊者的大魔面前,还敢不知死活的叫嚣,那还真是嫌命长了。

    尤其是这些人都是在徐凌的盛名下被逼而来,原本就是对徐凌畏惧三分。此时一听到徐凌名字,在还不知道徐凌的心意之时,谁也不敢乱站队,自己送命事小,连累自己的门派,那一家老小都得完蛋。

    看到这些首鼠两端的家伙们,杜景明与金青都是一脸的鄙视。这些万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们,注定了只能以小事大。

    不过心中有底的杜景明与金青却是丝毫不怯场,继续一脸悲愤的呼唤着徐凌。

    一连呼唤了数次,徐凌始终没有现身,杜景明似乎心中焦急,都有些口不择言了,“徐尊者,你是否还是古武者?为何丝毫不顾念我等古武已经到了生死在望的关头,始终不肯说出只言片语?难道是心中有愧,无颜面对我等?”

    这一番话可是骇人之极,几乎是指着徐凌鼻子大骂对方是国家鹰犬走狗了!按照道理,作为一个尊者,受到如此侮辱之下,定会出来与说这话之人不死不休。杜景明身边顿时一片真空,所有人都远远离开,生怕会被殃及池鱼。

    一时间,众人都处于胆战心惊之中,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徐凌却并没有出现。甚至现场连喝骂杜景明的人都没有,只是一片的寂静。

    许多头脑精明的人,都觉得事情有些不正常了。按常理来说,别说尊者了,就算普通人受了这种侮辱也都不会就这般缩头不出。

    “看来徐凌是真的死了!”

    见到徐凌没有出现,杜景明此时心中完全大定,再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老王头,心中已经完全认定这老家伙是在故作镇定了,决定趁胜追击,张臂大呼道,“徐尊者在哪里?我们要见他!”

    “阿弥陀佛!徐尊者是不是反对你们的倒行逆施,已经被你们害了?”

    金青立即进行补刀,不仅将徐凌揭露了徐凌没有到场的‘事实’,甚至将徐凌遇害的消息捅了出来,将黑锅扔给了华国政府。

    眼见老王头依旧没有反驳的意思,其他人顿时恍然,顿时齐齐鼓噪起来。他们畏惧的是徐凌,并不是华国政府,当下群情汹涌,大有一言不合,便甩手走人的架式。

    一时间,严肃和庄严的大会堂,乱的如同菜市场一般。

    “看来杜景明与这个所谓的金青大师,对徐某还真是牵肠挂肚啊!不知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徐某已经被害了?还是说,有些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在从中捣鬼?”正在场面已经有些无法收拾之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幽幽传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已经吵翻天的现场却是完全无法掩盖,人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一时间,会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从半空缓缓飘落而下的徐凌,大气都不敢透上一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