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倾世公主之逆天成凰 沈娴 秦如凉 > 第072章 欲先杀之而后快
    <script>readx();</script>    当初是柳眉妩主动提出要香扇做秦如凉的通房丫鬟的,现在若是因为香扇和秦如凉的事大雷霆的话,府里下人怎么想?不就等于向秦如凉宣告她知道昨天晚上的事了吗?

    即便如此,难道就没有别的事来收拾香扇了吗?

    柳眉妩抬了抬下巴,香菱便道:“贱婢,先前夫人穿的衣都是你洗的吧!”

    这确实是香扇洗的,她赖不掉。

    “夫人昨个穿了你洗的衣,不知你究竟动了什么手脚,竟惹得夫人浑身痒,就连脸部也红肿,你个贱婢还不知错?!”

    香扇一愣,抬起头来。难怪柳眉妩今天来戴了面纱。

    柳眉妩神色变了变,见香扇的脸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到底是谁治好她的脸的?!

    可不管是谁,她香扇也活不过今日!

    柳眉妩缓缓取下脸部的面纱,对婆子道:“我自穿了香扇洗的衣后,脸上便出现这等症状。回头若是将军追究下来,这浣洗院里的所有人都难辞其咎。但我不想累及旁人,既然是香扇一人所为,那便由她一人受罚。”

    昨个沈娴在她脸上留下的伤,今天正好可以借以利用。

    婆子岂会听不出话里的意思。

    今个要么香扇一个兜着,要么等将军回来后所有人都得受牵连。

    婆子和另外两个丫鬟当然会选择前者。

    婆子当即过来,几巴掌甩在香扇脸上,啐骂道:“你个天杀的小贱人,居然敢在衣服上蒙害夫人!你是想把我们大家全都害死吗?!”

    香扇被打懵了,婆子又向柳眉妩道:“夫人,这贱蹄子心怀鬼胎,奴婢请求夫人定要严惩不贷!”

    柳眉妩鄙夷地看了眼香扇挣扎的丑态,道:“去叫管家请家法来,先打一百大板,再丢出府去,是死是活看她造化!”

    当初三十大板就能要了人半条命,现在一百大板,就香扇这身子骨,非打死不可。

    香扇面色惨白,她挣扎着想起身,奈何被婆子死死制住,只能恶狠狠地盯着柳眉妩,道:“你不能”

    柳眉妩柔声道:“当初云娥因为熬错了一碗汤将军就活活把她杖毙了,现如今我的脸因为你变成这样,将军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把你也活活杖毙?现在我只是罚你一百大板,你若熬得住便是我给你一条生路,你若熬不住那也是你的命。”

    院里的另外两个丫鬟忙不迭地跑出去请管家来主持家法。

    不想还没跑出院门,便冷不防停了下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玉砚正搀扶着沈娴缓缓踱进了这个小院子。她挺着大肚子,那两个丫鬟再粗鲁,又怎敢轻易往上撞。

    今儿个府里的两位主子都聚集到这个地方来,下人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都堆过来瞧究竟。

    沈娴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全然一副“我就是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眯着眼瞅了香扇一眼,道:“这是在干啥?”

    香扇看见她来,简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眼里的哀求和可怜之色溢于言表。

    柳眉妩脸色很难看,僵硬道:“公主出行不便,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在这附近散步,听到动静,就过来瞧一瞧。眉妩你这是在干什么?”

    “不过是处理个贱婢。”

    “贱婢?”沈娴眯着眼道,“你是说香扇啊?她做错了什么要如此受罚?”

    香菱道:“香扇居心不轨,在浣衣上做手脚企图坑害夫人。”

    “可我明明记得,前不久香扇和眉妩还主仆情深感天动地的。香扇为了眉妩你挨了板子,后来遭将军夺了身子,为了顾全眉妩你,还不惜自毁容貌到这里来当末等丫鬟。这种主仆情意实在难得,香扇怎又会在浣衣时动手脚害眉妩?”

    是个明白人就听得出来。

    除非所谓的主仆情深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香扇和柳眉妩早已积怨。

    那先前柳眉妩的宽容大度,就实在值得深究了。

    沈娴勾着唇角道:“先前眉妩那般为香扇哭诉得肝肠寸断,如今一转眼却要赏她一百大板,眉妩,你这是想送她上西天呢。”

    柳眉妩面纱下的脸有两分狰狞,道:“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丫鬟再怎么命贱,总归也是一条命。既然要叫管家请家法来,当然得弄清事实。香扇若真存心害你,别说一百大板,就是直接当场打死,我也不会阻拦。”

    沈娴顿了顿,又道:“你说香扇害你,害到了什么地方?”

    柳眉妩气得说不出话。

    还是香菱面不改色心不跳道:“夫人的脸因为穿了香扇洗的衣后,红肿难消。”

    沈娴嗤地笑出了声。

    这个中缘由,大家都心知肚明得很。

    沈娴挑眉道:“先前眉妩怎的没事,偏偏在昨个有事?”

    香菱道:“想必她是在等机会。夫人昨日生辰,必要仔细打扮一番,她才在昨日动的手脚。”

    “这事儿将军知道吗?”沈娴问。

    柳眉妩和香菱对视一眼。香菱应1;148471591o54o62道:“将军知道。”

    “那将军应该非常生气,怎的不下令处置她呢?”

    “将军这几日公务繁忙,这件事便全权交给夫人来处理。”

    沈娴神色微凉,嘴上却笑道:“香菱,睁眼说瞎话你可真有一套。将军那么宠爱眉妩,真要知道这件事岂不第一时间下令处置了香扇?昨夜将军根本没回芙蓉苑,所以他应该还不知道吧。”

    柳眉妩脸色剧变,阴狠地瞪着沈娴道:“公主不要胡说,昨夜将军虽回来得晚,可是整夜留宿在芙蓉苑里,今早一早才离开。”

    沈娴摩挲着下巴,道:“可昨晚就巧了,夜里睡不着,我便带着玉砚到花园里散步,刚好去到湖边,看见秦将军正和这香扇腻歪在一起呢。”

    此话一出,柳眉妩脸色煞白。

    她原本还想着把这件事掩盖过去,只要处死了香扇就再没有什么能破坏她和秦如凉。没想到却被沈娴三言两语就抖出来了!

    香扇犹自垂泪,凄楚无比。

    院里院外的下人们全都傻眼了。

    香扇和将军?究竟生了什么?